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应试必备:电视栏目与节目分析范文

2019-05-30 16:10:46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电视栏目与节目分析范文

《笑傲江湖》——喜剧精神 

《笑傲江湖》是上海东方卫视 2014 年推出的大型原创喜剧真人秀,是东方卫视联合欢乐传媒和华录百纳共同制作出品的节目。节目的参赛者都是没有喜剧舞台经验的普通人。这档节目的制作模式强调“节目自编自导自演,笑料源于生活”。在非专业表演模式下,节目不仅凸显其制作的草根性,演出水准也出乎意料,即使是非专业艺人也同样将喜剧演绎得夸张而有趣。同时,节目的收视率促使同类型节目大量上线。可以说,《笑傲江湖》为中国喜剧真人秀节目的制作提供了新的风向标。

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

《笑傲江湖》的出现预示了中国喜剧的未来走向。在《笑傲江湖》出现后,也有相关类型的喜剧真人秀节目。但这些喜剧节目的表演者皆是娱乐明星或专业喜剧演员,他们表演的作品往往与大众真正关注的社会视点存在距离,即便笑料频出,也始终无法触碰到观众生活中真正的痛点和笑点。喜剧终究是来源于生活并表现生活的,因此,从严格的喜剧意义上讲,这类作品不具有《笑傲江湖》所具备的江湖味和草根性。由于突出表演的江湖气息,《笑傲江湖》真正还原了其节目名中“江湖”的含义,而这正是其所强调的喜剧精神。也因此,《笑傲江湖》的推出使得国内电视喜剧类竞技节目达到真正意义上的“百花齐放”。

 

《笑傲江湖》从纯喜剧的定位出发,表现出“观众为先,喜剧至上”的精神,其表演效果与央   视“春晚”喜剧那种见头知尾的贵族化风格呈现出不同的维度,从而在悬念性上大大提升一步。由于表演来自于非专业演员,《笑傲江湖》的每个节目都可以视为不可复制且首尾莫测。同  时,每个想要表演喜剧的人都可以“笑傲江湖”,这是《笑傲江湖》节目之所以精彩纷呈、成   为高收视率之喜剧竞技类节目的原因所在。每位“江湖笑者”无不是在真实的生活中寻找喜剧   的创作素材,观众可以通过一个节目了解一段人生,可以透过一季的整合洞察当今的社会。这种与现实生活紧密联系的风格正是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必须具备的,喜剧当然不能例外。

 

无论是江湖气抑或是精英化的表演,都融合在节目的制作播出当中。《笑傲江湖》是喜剧者的舞台,要求尽可能包含所有喜剧类型,以便充分展现喜剧艺术的多样性。

从节目形式看,《笑傲江湖》几乎涵盖了喜剧的所有类型,诸如脱口秀、相声、小品、哑剧、舞蹈、口技等, 都曾出现在舞台上,从而造就了一批草根喜剧演员。就脱口秀而言,第一季的冠军孙建弘与第三季入围决赛的选手周云鹏,分别借助模仿易中天的具有文化内涵的脱口秀与孩童天真式的幽默脱口秀赢得极高的人气。在相声和小品方面,则相继诞生了第二季冠军白鸽、刘亮夫妇和第三季的冠军卢鑫、玉浩,前者的表演带有东北二人转的特有幽默,后者的相声兼具传统艺术风格与现代创新形式,代表着相声艺术的新势力。他们的夺冠充分证明了小品和相声依然是主流的喜剧类型。

 

而《笑傲江湖》更为强调喜剧的开放性和包容性,这鲜明地体现在非主流类型的喜剧呈现方面。哑剧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在喜剧届,哑剧绝非主流,以至于提起喜剧,重视语言的人们可能不会想起这种无声的表演形式。但是第一季的李奎、第二季的马朋等选手演绎的哑剧却各具风格,对比讽刺、夸张疯狂、戏谑调侃、魔幻搞怪、悲剧温情……哑剧应有的特点。

 

在他们的作品中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这些在惯常喜剧竞技类节目中难中头筹的喜剧节目恰能代表哑剧本身可能具有的喜剧魅力和中国哑剧表演的巨大潜力。如果说三季的冠军和走红选手多靠语言完成华丽转身,那么这些凭借“沉默的幽默”依旧能够换来阵阵掌声的哑剧演员则像衬托月亮的彩云。没有彩云的衬托,月亮的光辉就不会那样充满梦幻神秘。

 

《笑傲江湖》重在发掘民间的喜剧高手,进而通过节目组的运作,将这些民间高手推向电视机前,这便体现了草根演员明星化的过程,也就是从“江湖”走向“殿堂”的过程。按照这个理 解,《笑傲江湖》的参赛选手将不可避免地被分割为两派:殿堂喜剧与江湖喜剧,前者从后者中脱颖而出,走向喜剧的艺术殿堂,而后者虽仍然鲜为人知,却同样享受着喜剧表演所带来的快乐和荣誉。作为殿堂喜剧的表演往往十分精致,其“抖包袱”的能力独一无二,为观众带来了高质量的喜剧体验。但即使是无法通过初赛的江湖喜剧,作为节目制作的重要环节, 同样没有给观众带来乏味感,甚至部分落选的表演节目由于其接地气的风格,道出了百姓心声,播出效果依然令人称赞。

 

就殿堂喜剧而言,孙建弘独树一帜进行人物模仿、基本原创的脱口秀包袱、极有文化内涵的

“上课内容”、独具中国本土文化的中式幽默,让这位冠军能够获得“只差 7 票就全票通过”的殊荣。这是殿堂喜剧的魅力所在,这类喜剧需要演员具备演艺上的特殊素质以及对日常世相的洞察能力。至于江湖喜剧,虽然因过早离开舞台,常常无法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但丝毫不减损娱乐性和话题度。而且就初赛来看,江湖喜剧往往充满着同样多的包袱,只是由于大多数演员经验尚浅,在驾驭语言和表现情节方面有所欠缺,使他们与那些殿堂喜剧的表演者存在差距。但是,这类选手身上仍然体现着强烈的喜剧精神,充分诠释着“生活百般滋味, 人生需要笑对”的节目题旨,代表着江湖喜剧的风格特色,同时也体现出“江湖笑者”的豪气所在。民间喜剧正是为观众娱乐自身提供路径,喜剧绝不是仅能在舞台上表演的,喜剧最广阔的舞台恰在每个人的周围,快乐也绝不是仅能通过“上电视、看电视”达成,因为快乐是可造情绪,民众自得其乐,这是《笑傲江湖》的制作取向。

 

任何一种艺术形式,在人性的高度来看,都是关于艺术的哲学。这不仅因为一切艺术形式都是人创造出来的,还在于人们创造这些艺术形式的终极目的是为了人。在喜剧带来的快乐背后,还有没有更深刻的东西呢?通过《笑傲江湖》的呈现,我们可以更加深刻地领会其背后的人文精神。

 

《笑傲江湖》在给观众带来无限欢乐的同时,还常常插播一些选手在幕后的生活片段。大多数参加节目的选手都有着普通人的艰辛和奋斗,即使面临各种各样的困境,依然能展现出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他们选择喜剧创作的方式,是为了缓解现实生活的苦闷以及现实压力带来的种种磨难。在这一层面上,喜剧作为普通百姓抗拒生活压力的工具,其背后的人文关怀被节目组展现得恰到好处。与此同时,《笑傲江湖》还把喜剧精神从舞台带向诗意的生活。如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在《约翰•克里斯多夫》中说过的名言:“真正的英雄主义, 是明了生活的真相,却依然热爱生活。”这番话洋溢着一种积极向上的喜剧精神,与《笑傲江湖》的喜剧精神有着微妙的相通之处。即面对生活的不易,依然能够笑对生活,并给他人带来欢乐,从而充满诗意和趣味地经营人生。《笑傲江湖》背后的人文关怀恰好表现在这种诗意的态度上。与一般的喜剧作品只在制作包袱时费尽心力不同,《笑傲江湖》通过各种方式借用喜剧的形式去传递人生哲学,教会观众如何在逆境下抗拒悲伤、在悲剧中演绎喜剧。这也正是艺术的使命。艺术不仅仅为人们提供不同方面的愉悦,还要在人生的经验中为人们指引前路,发挥着无法估量的正能量。

《笑傲江湖》为当代喜剧制作提供了一个范本,也向广大观众展示了喜剧制作的总体走向。这档节目旨在呈现纯粹的喜剧,这种为喜剧而喜剧的至上精神,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不同阶层的表演者,并掀起了全民演喜剧的风潮。这与 2005 年《超级女声》所引起的民间歌唱热

潮是类似的。如果说 2005 年的《超级女声》通过电视和手机短信的力量带来了草根阶层的艺术狂欢,那么依靠移动互联网和微博的力量,《笑傲江湖》则带来了第二次的艺术狂欢。而其浓浓的江湖气息也将更深层的草根文化通过屏幕带到不同人群的视域中,增强了草根阶层在传播领域内的话语权,这是其喜剧精神更深刻的一面。

北京编导艺考培训

同时需要指出的是,在这种精神背后,其所彰显的草根哲学,也带来了低俗趣味和恶意歧视, 这又将加重不同社会群体对草根阶层的文化偏见。但无论如何,草根力量在新的时代语境下, 通过移动互联网得到了二次觉醒,《笑傲江湖》节目组只是把这股潮流和精神以喜剧的形式传递开来。《笑傲江湖》重新定义了生活喜剧的概念,助推了中国喜剧的进一步开展。【更多关于编导艺考广电编专业内容请关注“编导艺考网”查看】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