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应试必备:电视栏目与节目分析范文4

2019-06-05 17:01:49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电视栏目与节目分析范文

 《吐槽大会》——获取网络综艺节目成功的关键因素

《吐槽大会》是由腾讯视频、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喜剧脱口秀节目,节目  的本质是一场以喜剧脱口秀为表演形式的大型喜剧演出。每一期节目都会邀请一位话题名人, 让他们接受他人调侃以及对自己进行自嘲。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整理数据显示,《吐槽大  会》第一期节目单期收视率达到 21652.2 万,总点击率更是高达 15.9 亿,而同期播放的另一现象级自制网综《奇葩说第四季》总收视只有 7.0 亿。在新媒体快速发展、各类网络自制综艺节目大行其道的环境下,《吐槽大会》成功的原因值得探究。

 

在网络自制综艺节目大行其道的今天,仅仅靠着平台的优势、明星嘉宾的话题带动是远远不够的,能以独特的节目形式和丰富的内容取胜才是一档好节目成功的关键。

 

首先,《吐槽大会》的着眼点在于“吐槽”二字。区别于传统语言类节目嘉宾组成势均力敌的两组阵营,持相反的态度进行发言与谈论,《吐槽大会》的嘉宾以幽默的方式就观众感兴趣的点对“主咖”进行吐槽,作为“主咖”的嘉宾用戏谑或自嘲的方式反驳嘉宾的吐槽。这种人多势众“欺压主咖”的节目形式,不仅具有剑拔弩张的对抗性,而且因为其轻松愉快的语境为节目增添了不少喜剧效果,而“主咖”在面临吐槽时如何既巧妙又直观地反击嘉宾,也成为《吐槽大会》的精彩看点。

 

其次,与以往的网络综艺节目不同的是,《吐槽大会》的嘉宾构成十分多元,嘉宾从事领域广泛,有歌手大张伟、演员李小璐、喜剧演员贾玲和曹云金、主持人王自健等,甚至还有直播行业的主播天佑 MC;嘉宾性格迥异,有性格火辣的女演员宁静,也有央视老牌体育解说员韩乔生;嘉宾年龄跨度广,从 13 岁的儿童演员谢飞机到 65 岁老艺术家唐国强都是节目嘉宾团成员,不同年龄层次的嘉宾势必会吸引不同年龄层次的受众。不同领域不同个性甚至互相不认识的嘉宾们坐在一起相互吐槽,为受众传递着多元化的观点和视角,而正是由于这些不同才让节目有了更独特的色彩。

 

再次,《吐槽大会》打破了众多传统的电视综艺中不平等的局面。池子、李诞等娱乐圈的后辈可以直言不讳地吐槽王刚、唐国强这种老牌艺术家,不用在意辈分所带来的限制,这给观众营造了一种轻松的节目氛围。主持人和嘉宾风格随意,雅文化和俗文化相互碰撞,共同填补雅俗文化之间的鸿沟,使节目塑造出一种“通俗的雅文化”。

 

最后,节目一直贯穿着“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的宗旨,用最精炼的语言提出最犀利的问题,指出最准确的槽点,呈现出“高级黑”的效果,使受众产生共鸣。嘉宾的“互怼和自黑”看似是为了营造节目综艺氛围的玩笑,实际上却是一个直面自我的过程,在自己眼中的 “我”与他人眼中的“我”进行激烈碰撞的时候,就是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进行对决的时候。撕去综艺的外衣,《吐槽大会》实际上是在向这个社会输出一种新颖的思维方式,在戏谑中进行思考,这才是节目最终的意义和目的。

 

弗洛伊德认为,“人的好奇心和窥视欲是性本能的一种,儿童对他人生殖器的好奇及对父母隐私的窥探是成长的正常欲求,当人在童年时窥视欲没有得到满足,成年后便会疯狂地偷窥别人隐私,只要人还有欲望被深深压抑着,就会挖空心思地想要知道别人的隐私,借着别人的隐私宣泄自身的欲望。”人们总是对跟自己生活大相径庭的生活感兴趣,而《吐槽大会》作为脱口秀节目,由于其“吐槽”的性质,将很多明星的隐私在公众面前展现得一览无余,使之具有公众性。例如关于李湘“炫富”、大张伟“抄袭”、曹云金与师傅郭德纲之间的矛盾冲突的真相,都是观众感兴趣的事件,激发了受众的好奇心。

 

此外,相互吐槽这一人际传播中发生的事情以大众传播的形式展现出来,也给人以新鲜感。如刘芸揭露李小璐整容,宁静吐槽李湘“水桶腰”,这些“吐槽”看似十分私人化,但其实无伤 大雅,同时也满足了受众对明星私生活的好奇心,使明星形象更加清晰明了,恰巧这也是好奇心理所在之处,这是因为受众和明星两者往往是分割的独立群体,“阶级或阶层的概念告诉我们,在真实世界中,明星多属于一个富人阶层,而粉丝们则分属不同的社会阶层,并且大多数属于社会的中下层,和谐的表象并不能掩盖差异化的实质。”人们出于窥探明星秘密或隐私的好奇心理,不断驱使着自己想尽办法去搜查明星的个人信息,而《吐槽大会》刚好满足了受众的这一心理。

 

新媒体环境大大改善了传统媒体线性传播、稍纵即逝的缺点,为以往被动的收听者、消费者、接受者或目标对象提供进行“双向交流”的网络平台,在新媒体时代下的搜寻者(seek-er)、咨询者(consultant)、浏览者(browser)、反馈者(re-spondent)、对话者(interlocutor)和交谈者(conversation-alist),逐渐成为引导舆论发挥影响力的主要受众群体。所以,在新媒体时代里,网络综艺节目想要取得更加突出的传播效果,与受众的互动就显得必不可少。

 

“弹幕”的使用在《吐槽大会》中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吐槽团成员李诞在节目里  也拿这个梗开涮主持人张绍刚:“节目上线以后,网友对张绍刚老师恶评如潮,但居然有两条好评,我问张绍刚老师,这是不是他自己花钱请的水军,张老师觉得很生气,‘我哪有钱请水军,那都是我领着老婆孩子自己刷的’。”这种高参与度的互动方式,不仅增强了受众观看节目的趣味性,也拉近了受众与嘉宾之间的距离,而传统综艺节目的单向传播通道不能让观众即时参与到节目当中,也就不能及时接收到受众反馈。网综的高互动性消除了受众与节目之间的“心理距离”,增强了节目在进行价值引导和理论阐述过程中的可信度,同时也满足了受众多角度全方位了解节目的心理。而开放、自由的新媒体交流平台更给制作单位留下了一定改进节目的空间,利用节目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收集受众的建议和兴趣爱好,有利于在节目制作过程中积极调整节目整体风格,使其更加迎合受众心理,达到扩大节目收视群体、提高节目影响力的目标和效果。

 

在市场经济大环境下,网络综艺节目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广告。在传统电视节目广告中,是一个单一的传播类型:电视台播放广告,观众收看广告,但枯燥和灌输型的广告给观众造成审美疲劳,也形成一种条件反射:一播放广告,观众就换台。而《吐槽大会》的广告已经与节目内容本身融为一体,因为节目本身是由一个段子和另一个段子有机组成的,而这些广告, 是不刻意地写在段子里,随着嘉宾语言的“包袱”一个个被抖出来。将广告编入段子中,实现 无缝衔接,丝毫不会引起观众反感,甚至观众会认为这是一种高级幽默。比如李诞在吐槽张绍刚的表演时就无缝插入了广告:“张绍刚老师你想不想成为受欢迎的主持人?你想。我有一个办法你想不想听?不想听也得听。那就是——多喝念慈菴。”

 

电视广告的叙事方式是将具体的商品和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对某种价值观念的追求紧密联系在一起,它用某种商品营造了一种理想的生活方式,这种方式暗示了一种形而上的意义。在《吐槽大会》中,这种意识形态的含义转换也存在。张绍刚吐槽沙宝亮:“沙宝亮,大家都知道,上过蒙面歌王,造型被狂赞。很多人说,上了《蒙面歌王》都看不出这究竟是沙宝亮呢,还是赵又廷。唉?你开什么玩笑,拿 VIVO 柔光自拍,别说是沙宝亮,连我都是赵又廷。” 这种广告的植入会让观众感到共鸣——“我需要一部能把我拍好看的手机”,从而刺激消费, 广告的效益也得到最大化。除了在嘉宾的表演里安插广告,甚至节目的片尾也会用情景短剧的方式当作彩蛋把广告播放出来,比如用开策划会的形式来推荐冠名商京都念慈菴等。当然, 广告插入却不使观众产生厌烦心理的前提还是节目本身有足够的吸引力。

 

在明星真人秀占领综艺江山的时代里,益智类、亲子类、相亲类、户外探险类真人秀轮番上演,而《吐槽大会》以脱口秀的形式出现,无疑是一股清流,也为中国的综艺市场特别是网络综艺市场开拓了新方向。

 

首先,网络脱口秀节目吐槽别人或阐述自己,采用不同的语言形式,具有一定的娱乐价值。如宁静直言不讳地吐槽李湘:“你都是巨星了还谎报资料干啥?你那资料上写着你是水瓶座的,你是水瓶座么?你明明是水桶做的!”诸如此类的语言令观众不禁拍手喝彩,嘉宾们语言犀利,表达耿直,笑点密集,给观众带来了愉悦心情。

 

其次,单纯娱乐的网络综艺节目始终过于单薄,因此脱口秀节目应该传递一定的有内涵的内  容,除了为观众带去欢乐以外,更重要的是要给观众传达正确的价值取向。《吐槽大会》主  咖在对嘉宾吐槽之后,都会发表一些自己的人生态度,网络脱口秀节目需要传递正确价值观, 才能彰显正向的娱乐价值。每一位能在节目里接受吐槽和自嘲的嘉宾都需要拥有强大的内心, 这种坦诚也是观众喜爱这档节目的原因所在。

 

2015 年起,国家广电总局下发一系列政策以控制各大卫视综艺节目的播放量,将卫视综艺节目的播放量下调至每年两档,同时更是严格把控每年引进国内的海外电视节目。对电视行业的严格管控,为各大视频网站的发展提供了条件。在“限娱令”的高压管控下,对于综艺节目具有高度收视需求的用户纷纷转向各大视频网站。在互联网信息极为发达的今天,利用互联网“双向传播”的优势,可以使制作单位在制作一部网络综艺节目时,通过微博、微信公众平台等途径与观众进行良好的沟通,及时了解受众对于节目制作的要求和喜好,在制作过程中才能迎合大众的审美兴趣和市场需求。

 

就目前的环境而言,网络综艺节目面临的不仅仅是各个视频平台的竞争,各档网络综艺节目之间的竞争也会变得更加激烈。观众不仅对节目内容的期待越来越高,市场对于节目附加值方面的潜力的考验也越来越严格。《吐槽大会》制片人贺晓曦说,节目的调整是个优化的过程,“就像你写个程序或者产品,它可能把原来的功能去掉了,但你不能说去掉了就是折扣, 它是个优化。”或许这个优化不仅应体现在内容制作上,需要优化的还有滋养它们的土壤。在网络大环境这块优渥土壤的滋润下,一定会有更多像《吐槽大会》这种符合观众审美的优秀网络综艺节目出现。

【更多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