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应试必备:电视栏目与节目分析范文12

2019-06-21 15:02:51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电视栏目与节目分析范文

《中华好故事》第四季——文化节目品牌的创新实践

浩如烟海的五千年中华历史文明,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彰显民族精神和弘扬传统美德的经典故事,凝聚国人智慧,散发国学魅力。这些宝贵的精神财富是文化类电视节目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在层出不穷的人文综艺节目中,由浙江卫视原创的《中华好故事》(第四季)以更新颖的模式、更强势的姿态回归大众视野,再度令“电视国学”成为社会热点,主导着话题走向。

 

“文以地生辉,地以文益秀。”地处人文气质深厚的西子湖畔,浙江卫视的人文基因与生俱来。作为浙江卫视唯一一档文化综艺节目,《中华好故事》一直把传播中华优秀文化、传递社会正能量视为职责所在。2014 年首播,三年四季节目,面对不断发展变化的新时代背景、新传播形式、新信息载体而能够维持长久的生命力,这对《中华好故事》来说并非易事,也是任何一档原创人文节目都必须面对的巨大挑战。如果对传统文化的经典文本没有独到的见解,对学识背后的人文情怀没有深刻的理解,是很难触碰到国学内涵的精髓的。如何利用新的传播手段对经典文本进行创新表达?如何以电视语言呈现引起观众的兴趣和关注?如何才能讲好中华故事?这背后凝聚着《中华好故事》制作团队的思考、求索、创新和突破。

 

相较于往季,第四季节目通过三个层面的“颠覆性”改版,延续了对中华传统文化在现代传播背景下如何创新的探索。

 

讲好中国故事,永远离不开人。人是故事的主题,人也应当成为文化的传播者。

 

当一个个中华文化的爱好者站上《中华好故事》的舞台,讲述他们与书、与人、与文化的故事时,他们便成为传播者。他们选择的那本书、他们关注的那些人、他们所研习的那些经典文本,无不散发出独特的人格魅力,也许能成就一个个平民文化偶像的诞生。这是第四季《中华好故事》第一个“颠覆性”的改变——关于“人”的变化。

 

节目一改前三季以在校中学生为主体的模式,不设年龄身份限制,面向全社会招募参赛选手。本季节目共汇聚了 28 位来自天南海北、各行各业的读书人,有 70 岁的退休工人,有 9 岁的小学生;有在中国的外国商人,也有在海外求学的中国留学生;有小学老师,也有相关专业的在校大学生……拓展了能直接参与节目的人群,在节目中便自然而然地涌现出新的悬念:      当一些非同质化的个体聚集在一起时,势必会因巨大的差异性引出许多话题,真人秀编剧法则中那些必须具备的冲突、矛盾、理解和包容等线性发展元素便带着先天的优势出现。比起前三季以群像出现的中学生们,这些个性化人物本身就自带话题性和关注度。

 

为了打造更多的文化达人,节目组提升了题目的针对性、目的性。比如,在海选中表现异常抢眼的“水浒学神”——香港树仁大学罗墨轩,以 20 岁的年纪专攻历史故事,写出了《三国, 我来了》、《隋唐,我来了》等多部专著;不仅对《水浒传》极熟,更对《西游记》、《三国演义》中的情节如数家珍。节目组便有意在争冠赛阶段准备了“按顺序列出《西游记》中的八十一难”这道题。说单个劫难容易,按顺序就非常之难了,何况还是在舞台上的限定时间里。然而正是这道题,让本季《中华好故事》出现了最为华彩的段落:罗墨轩以一己之力按顺序背到第十八难,使得导师钱文忠都情不自禁膜拜赞叹。

 

在喜爱读书、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的共性下,《中华好故事》为观众推送出各有所学各具特点的平民群像。节目借书见人,既展露参赛者各自不同的才情气质,又引出他们真实生动、富有教益的生活故事。这些当今社会大量存在的读书人的典型代表,用出色的才情、优雅的风采、愉悦的志趣、积极向上的经历,启迪正确的生活追求,弘扬健康的社会风尚。这样的传播更接地气,具有更好的群众性和生活温度。

 

一档电视节目要创立品牌,必须在两个层面有所建树:向内——有具备较高传播价值的核心内容;向外——有具备较高传播度与辨识度的节目标识。相较于往季,第四季的《中华好故事》围绕打造节目品牌的目标,做了进一步的探索与尝试。

 

作为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书在文化发展中起到不可撼动的作用。书也是人们日常生活学习的必备之物。而当下社会,大众更倾向于选择快消式电子文化,书籍的重要性和地位大不如前。《中华好故事》努力以娱乐化的电视节目形式唤醒观众对于书的关注。

 

每个人都有自己成长过程中最喜欢的一本书,节目组正是利用这种共性经验,找到节目的新切入点。第四季《中华好故事》在海选赛阶段设定了“一本书”的概念:每个参赛者都带一本有关传统文化的图书来到节目中,这本书可以是《诗经》、《论语》等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读本,也可以是《唐宋名家词选》、《明朝那点事》等历史文化通俗读物,更可以是触动参赛者性灵的“启蒙之书”。

 

选手开始答题时,都会说一句固定的台词:“这本书难不倒我。”一定程度的“狂妄”感,先入为主吸引注意力。这种颇具仪式感的环节强化了书与人的关系,而不同生活和教育背景的人会如何解读手中的这本书,讲好那些关于中华文化的故事,如何“难不倒”,更是让观众多了几分探寻书中妙处的兴趣。这或许能够激发出观众对书的再认识,书与人的关系因而变得更加深刻。社交媒体上有网友留言说,“《中华好故事》里面的这本书我也想读……”从“看人读书”到“我想读、我要读”,这种“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作用,也是节目形态升级之后符合传播规律的一种良性反馈。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书和人结合在一起,有时候能叙写出一部关于命运的华丽史诗。“这本书难不倒我”并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也不是一场生冷的考试,而是《中华好故事》用电视手法对于书、对于传统文化的关注和探索,以及对于知识、对于人生的思考和感悟。

 

同时,在外化形态的直观表达上,节目也充分利用书具有的深厚历史感与文化厚重感的形态——竹简——作为视觉呈现的主要意象。舞台主背景就像是一卷展开的竹简,正中的 LED 大屏由传统的云纹演化出线条装饰,当大屏向上升起,一位位读书人手捧图书向观众款款走来。背后,是由书名组成的汉字墙,与导师席背后的汉字墙遥相呼应。书籍成为他们的依托,文化成为他们精气神的重要来源,选手的答题桌下,便是一卷卷艺术化的竹简,那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奥妙仿佛触手可及。在天圆地方的整体舞美结构内,书以竹简的外化意象成为连通过去和当下的时空隧道,搭建起古人和今人的情感桥梁。

 

这季节目更加明确了“书”的双重作用:既作为传播节目核心内容的载体,同时又是节目外  化形态意象的直观表达。

 

人是故事的主体,书是故事的载体,在《中华好故事》中,题是故事的表现方式。人的能力依托题而体现,书的内容依托题而展现,题是这档节目的核心表现形式。

 

《中华好故事》用答题的形式,将历史文化与现实观照相结合,将时政热点、社会话题、流行元素巧妙注入题目内容,通过古代人文知识与当今时代生活的穿越融通,以今怀古、借古喻今,在强化历史与现实关联的同时亦增强了传播的趣味性和品质感。

 

第四季节目的题目设计努力打通“书籍”和“电视”两大不同传播载体的任督二脉,以人文气质为内核,将传统文化和大众娱乐巧妙结合,将娱乐化、知识化和互联网化三大电视传播要义加以充分体现。

 

如以“跳槽”次数为题,让选手对《三国演义》中的人物进行排序,进而引出关于实现个人价值和信守道德诚信的有益探讨;以探寻当好“东道主”的历史出处、对“梁山好汉”进行体育竞技能力排名,来融合宣传 G20 杭州峰会、里约奥运会等时代盛会;以孔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思想阐释,解读仁爱思想与环保理念的悠久传承;以《青青河边草》、《当》、《鸳鸯锦》等流行歌曲的《诗经》出处,品味古今共通的诗情美好;以屠呦呦、梅兰芳、琼瑶等名人的取名,介绍“男《楚辞》、女《诗经》”的取名习俗,感悟中华儿女可贵的文化传承和精神寄托。

 

此外,题目还紧扣新媒体网络传播环境,让曹操与刘备微信煮酒论英雄;让嵇康用电子邮件发绝交书而避免了当面的小尴尬;让古代老美男独孤信的风流侧帽成了网络爆款……出其不意变化万千的题目形态,不仅激发选手的斗志,随时给观众带来惊喜,更令见多识广的导师击节叫好。郦波表示做过很多节目,这么有意思的题目却是第一次见到。

 

题目的巧妙设计,为传统文化在新时代背景、新传播形式和新信息载体大背景下的宣传弘扬, 找到了共通共鸣的结合点。通过《中华好故事》这样的平台,能把古人的智慧传播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观众有回味,让中华文化的传播具有更好的时代意义,也变得更为通俗易懂且时尚活泼。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指出,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 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浙江卫视站在了时代的制高点,扛起文化传播重任,面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性,通过不断创新突破,努力用最新的传播手段,创造出趣味的、人文的、易于观众接受的节目形式,这就是具有独特的品牌文化风格的《中华好故事》节目。在第四季节目制作中,我们依然保持初心,将人文知识与现实关怀相结合,以开阔的人文视野、丰富的文化类型,诚心诚意制作出了这档有“精神回味”的文化节目。

 

不忘初心,文化至上。做一档能让观众在浮躁的娱乐化社会下抛弃杂念,静下心来欣赏纯粹的、美好的、感动的人文国学节目,是有情怀的媒体人职责所在,更是一个大台文化和社会责任的担当。

  • 【更多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