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应试必备:电视栏目与节目分析范文13

2019-06-22 14:41:44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电视栏目与节目分析范文

《中国有嘻哈》

2017 年的中国电视市场中,曾风光无限的综艺节目已表现出深深的疲态,众多王牌节目的收视乃至口碑均不尽如人意,甚至出现了大幅倒退,其中以音乐选秀类节目尤为明显。此时, 一档筹备过程中并不被业内看好的网播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却意外地在暑期成为年度“爆款”,不仅创下了数以亿计的网络播放量,并将网络中的热烈讨论带到现实中来,使嘻哈(Hip Hop)音乐这种源自美国街头文化的音乐曲种在中国被更多人所知。本文将从定位、市场等几个角度对该节目的火爆原因做一个简单的梳理,为目前我国身处发展瓶颈的音乐选秀节目给出建议意见。

 

按时间划分来看,我国的音乐选秀类节目大致历经了以《超级女声》为代表的素人选拔、以《中国好声音》为代表的选手竞唱、以《我是歌手》为代表的明星竞赛及以《中国好歌曲》为代表原创音乐竞赛几个阶段。可以发现,这些在不同时期热播的音乐选秀节目体现了一个不断从业余走向专业、对音乐要求不断提高的过程,这不仅是节目制作方根据市场规律而不断升级的正常结果,也表明了随着我国观众欣赏水平的不断提升,对音乐节目的要求也更加专业化、细分化。

 

《中国有嘻哈》的节目主题—嘻哈音乐,产生于 20 世纪 70 年代的美国纽约市街头,是嘻哈文化中的一部分,以快节奏的道白式饶舌歌为主体,用以表达歌手或是悲伤或是愤怒的桀骜情绪。凭借强烈的个人化风格以及反主流的情绪播撒,得到了渴望追求自我认同的美国平民青少年的拥趸,于今日几乎霸占了美国热门音乐的全部榜单,逐渐形成一种潮流在全球扩散。

 

但是在我国,尽管嘻哈风格的着装、饰品均已蔚然成风,但因其歌词中包含了较多的负面词汇,所表达的主题也并不积极向上,嘻哈音乐还是多以一种半地下的状态存在于各地的酒吧或是网络直播平台中,拥有一批忠实且较有消费能力的受众。《中国有嘻哈》就是瞄准了这一失衡状态,将嘻哈歌曲这一在国内本已开花结果,但却从未被我国社会主流重视的音乐形式,搬到一个较为世俗化的播放平台,并努力寻找与其相适应的“爆点”。这一方面满足了嘻哈音乐死忠粉的情感认同与收视欲望,牢固了自己的收视基本盘;另一方面也试图通过扩大嘻哈音乐的影响力,使其与偶像、潮流等因素画上等价符号,让众多之前并不注意此类音乐乃至潮流的观众对其产生兴趣。由于准确的市场定位,节目播出以后迅速在中文网络世界中掀起轰动,引发广泛的讨论热潮,不仅像其他音乐选秀节目一样,捧红了包括导师、选手在内的一大批人,也让更多的人对嘻哈这种音乐形式有了较为明确的认知,对嘻哈文化有了全面的了解。

 

与其他音乐选秀类节目不同,与其说《中国有嘻哈》是一档通过优胜劣汰选拔胜利者的比赛, 不如说其是一个中国嘻哈音乐歌手的线上聚会。这些来参赛的歌手因为国内并不算大的嘻哈音乐市场,大多彼此认识,甚至由于嘻哈音乐的特殊性,往往早已唇枪舌剑交手多回。这些身着奇装异服,佩带着金链、墨镜等繁杂饰物,摆着独特的手势,说着行业黑话的选手们已形成了一个独有的文化小圈子,有着自己的江湖。他们易怒、自信,喜欢通过标榜自己的成功来压制对手,在这些歌手看来,嘻哈已经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有着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崇高地位,任何有悖于他们理解的行为都会引发这些歌手的怒气。很多选手参加《中国有嘻哈》的目的,就是想要通过这次节目,为他们所信仰的“地下嘻哈文化”正名。而选手之间通过限时编词、现场演唱来互相对决(diss),也是嘻哈音乐中很重要的一个组成环节。凡此种种,充满火药味的节目气氛几乎不需要导演组特意引导,便会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节目中有一位地下说唱歌手,为了替自己被淘汰的好兄弟鸣不平,在舞台上愤怒地扔掉了用以晋级的金项链,而这个动作迅速被镜头所捕捉,成为当场节目中的一个经典场面。但这叛逆与违抗的个性也仅仅是演出的一部分,表演一结束这位选手依然将金项链捡起来,因评委们给他晋级的机会而连连道谢。但是并不是每个选手都能有这样的机会,为了表示自己在第一轮就被淘汰的愤怒,选手 TY 不仅在现场“呛声”,甚至还在微博中连续发布新曲向导师张震岳开炮, 内容之尖刻甚至到了人身攻击的程度,将节目的热度从线上扩散到线下。

 

而为了保持这种火热气氛,《中国有嘻哈》的导演组更是聪明甚至“险恶”地利用歌手们易怒的情绪,在选手的选择中有意地划分了两大阵营。一部分是在国内各个城市的地下嘻哈音乐市场中成名的本土歌手,另一部分则是国内外娱乐公司有目的培养的预备偶像,两者往往在场上成为互相较量的对手,如此泾渭分明的阵营设置在国内选秀类节目中可谓少见。毫无疑问,这种设置成功地激起了本土歌手的愤怒。本土嘻哈歌手依附于各个城市,通过不断试错、探索,逐渐自我成长起来的生存状态,让他们的作品中包含着浓郁的地域性和鲜明的独立性, 在他们看来,通过包装、训练等手段登上舞台的偶像歌手不仅心中没有对嘻哈的真挚热爱, 其背后所包含的国际化、模式化、商业化的运营方式和偶像文化,也已经开始侵蚀、威胁到了自己心中的精神图腾。于是才有了在第二期节目中,本土说唱歌手对台上正表演的偶像练习生们发出巨大的嘘声,甚至在台下当面出言嘲讽,更有人放出狠话要将他们全都淘汰回家。诚然,节目中出现倾向如此明显的对抗,必然是导演组的有意设置和后期制作为了增加话题度而刻意渲染的节目效果,但“地下嘻哈文化”对“偶像文化”的敌视也确实是客观存在的,而 这种敌视出现的深层原因,可以说是两种文化乃至理念的碰撞,而碰撞必然带出火花,这也正中了导演的“下怀”。

 

作为一档只在网络播出的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的营销方式堪称行业样本。作为节目的独家战略合作伙伴,新浪微博对于节目的走红可以说是鼎力相助,真正做到了共生共荣。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节目在微博上开展了较多的营销动作,利用微博在传播广度和速度上的优势,让《中  国有嘻哈》迅速成为了网络热门讨论话题。如节目刚开始时,就以坐拥 2500 万粉丝的流量偶像吴亦凡作为节目初始的营销热点,而他的“你会 freestyle 吗?”也确实通过节目的病毒式营销,迅速成为流行语,圆满完成了节目赋予自己的招客任务。在微博中,仅“freestyle”的 微博话题阅读量就已经达到 1.3 亿,掀起了节目第一波的讨论热潮。其他三位导师潘玮柏、张震岳、热狗在之后的比赛中也频频冒出金句,被节目方有技巧地剪辑出各种带有槽点的片  段,在微博和微信等社交媒体中引起刷屏。新浪还邀请众多在微博中落户的明星为节目以及  选手宣传,进一步增强整档节目的号召力。而通过节目内容和网络的催化,《中国有嘻哈》  还产生了很多热门讨论的子话题,让在中国悄然发展多年的嘻哈地下文化大规模浮出地平线, 第一次正式进入了大众的视线。

 

另一方面,不仅在宣传上,节目绑定了微博,在赛制上,节目也与微博渠道紧密勾连。作为合作媒体,新浪微博用户可以每天在官方的话题排行榜上为喜欢的选手进行投票。这使得参赛选手不仅需要导师的认可和现场观众的支持,还可以通过微博网友的投票晋级、复活乃至冲击最后的总冠军。据官方公布数据:截止 8 19 日,全网投票达到 4645 +,其中微博

投票渠道占比 10%,平均每日登录微博投票专区用户超 35 万,最高一日投票数超 10 万。这种网络互动,不仅提升了微博用户的参与感和粘性,投票后可以转发微博为选手进行拉票, 也对节目在微博上引起了二次传播。

 

《中国有嘻哈》的成功可以说是新媒体对于传统媒体的又一次攻城略地,总结这档节目的成功经验可以归类为:找准目标受众、选对节目爆点、改进营销方式。而以《中国有嘻哈》为榜样,一系列以民谣、摇滚、街舞为主题的选秀节目亦在蓄势待发。此类制作及营销模式是否能够使音乐选秀类节目重新焕发生机,还需要观众的认可和时间的验证。

【更多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