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应试必备: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应试必备15

2019-07-01 14:58:54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应试必备: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应试必备

《中国新歌声》——看电视音乐真人秀节目的突破与创新

中国音乐真人秀节目不仅为观众带来了美妙的视听体验,同时也为无数音乐爱好者提供了一个展现音乐才华、实现音乐梦想的平台,成为综艺真人秀节目中的“佼佼者”。但在“霸屏”模 式开启之际,大同小异的节目形式、缺乏新意的节目内容与观众的审美能力和音乐诉求背道而驰,音乐真人秀节目进入发展的冰冻期,因无法吸引观众而走上停播道路的节目不在少数。而于 2012 年首播的大型音乐真人秀节目《中国新歌声》则以一种全新的节目模式打破了音乐真人秀节目多年的沉寂。

 

纵观中国以往部分音乐真人秀节目,虽打着亲民的招牌,实行的却是有门槛的规定。为了节目收视效果,严格把控选手质量成为节目组的重要任务,选手在年龄、外貌、学历、专业及身体状况方面的差异都有可能成为“音乐”的附加条件,现实生活中无数满腹才华、满腔热情的音乐才子往往因为这种选秀方式而被拒之门外,让人不胜惋惜。

 

《中国新歌声》为了打破这一陈规,让所有选手都拥有公平的发声机会,选择以“盲选”形式 对选手进行选拔,杜绝了以貌取人、选手内定等不公平现象的发生。而“双向选择”这一独特的选择方式,不仅改变了以往真人秀节目中选手的被动地位,也体现了节目以人为本的初衷。

 

在《中国新歌声》的舞台上,只要选手有一副好嗓子,只要他的梦想与音乐有关,他就有发声的权利。随着节目的发展,为迎合观众的审美要求和音乐诉求,节目组进行了多方面的改良,其对于“梦想”这一抽象概念的坚持与升华,再次点燃了每一位观众与选手内心深处对音乐的渴望。这个舞台始终向每一位爱好音乐的人敞开,这也与“为中国乐坛的发展塑造一批有梦想、有才华的音乐人”这一节目宗旨相契合。本着一切努力都为这一宗旨服务的目的,《中国新歌声》的发展也迈向了新高度。

 

在收视率的影响下,不少音乐节目的定位变得模糊,音乐的重要性没能得到充分体现。为了呈现较为完美的节目效果,节目组对选手质量进行严格把关,这种做法一方面影响了节目的音乐专业性,另一方面也将一些无背景、无颜值,却实力雄厚的音乐唱将拒之门外。《中国新歌声》为其提供了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也是节目区别于其他音乐真人秀节目的明显优势。

 

《中国新歌声》本着公平公正的选拔宗旨,以“盲选”的形式对选手进行选拔,这在中国音乐真人秀节目中是史无前例的。不以选手的颜值博眼球、不以选手的背景博话题,而是引导音乐节目逐渐回归本源。节目中,四位导师转身进行盲听,再选择出自己认为最具感染力及特色的好声音,使传统的“看”音乐回归到“听”音乐,是节目之所以能够超越同类节目的重要原因。

 

《中国新歌声》节目播出至今已有三年,在此期间,也有不少音乐真人秀节目不断登上荧屏, 但就其收视率与观众反响来看,依旧没有任何一档音乐真人秀节目能够与其平分秋色。细究节目取得巨大成功的原因,在于独特的制作手法与创新的制作理念。

 

对于电视音乐节目而言,音乐的立意必不可少,但画面美感对于观众而言同样至关重要。《中国新歌声》就从节目画面与声音两大方面着手,为观众打造了一场视听盛宴。

 

首先,全方位的镜头抓取方式使节目情节流畅、画面质感得以有效提升。《中国好歌声》的录制极其讲究,为了能全方位无死角地呈现选手的状态,节目组安排的机位多达 26 个,除了拍摄节目现场的 16 个机位外,还有 10 个机位对选手场外生活状态进行实时跟拍。节目舞台仿佛一个巨大的直播现场,选手的表演、导师心动又纠结的表情、台下观众的尖叫、家人朋友期待又紧张的神情,都能够被摄像机镜头捕捉到。

 

而场外机位所拍摄到的画面则通过后期的剪辑,以花絮的方式出现在选手简介的 VCR 当中。与普通电视节目的拍摄相比,这种兼具 VCR 录像与多种时空穿梭拍摄的手法更为细腻,台前幕后的细节展示也更为全面。无论是从拍摄手法还是剪辑风格来看,其都与细致、全面的电影制作手法更为接近。

 

其次,叙事手段的频繁使用强化了节目的故事性,使观众产生心灵共鸣。追梦之路可谓道阻且长,来到节目现场的每一位选手都有一段鲜为人知却充满艰辛的故事。为了加深观众对选手的了解程度,也为了观众能够读懂选手歌声中的故事,《中国新歌声》节目组特意安排了VCR简述选手背景的环节。从节目叙事结构来看,选手人生经历的呈现与选手演唱环节的时间基本相同,也就是说,节目大大加强了故事性叙述的部分。这种叙事手段的运用,一方面有助于消减观众与选手的心灵距离,另一方面,也能带动观众情绪,达到音乐性与故事性的完美融合。这与电影的叙事手段一般无二。

 

最后,悬念的制造起到了引人入胜的作用。电视节目制造悬念的目的无非是激发观众的好奇心,吸引观众继续观看。悬念制造对逻辑性较强的电视剧而言并没有什么难度,但对以音乐表现力为主的音乐真人秀节目而言却并不简单。以往的音乐节目制造悬念的方式,多是借助主持人及评委委婉的语言,而《中国新歌声》节目则借助于“盲选”。这种选拔方式不仅有助于节目的公平性,也有助于制造悬念。选手的外形及声音、导师是否愿意转身、会有几位导师转身、何时转身,都是观众心中大大的疑问,亟待节目逐一揭晓,这也是观众坚持观看的强大动力。这种环环紧扣的悬念制作手法也是节目电影化制作的重要体现。

 

创新是一切事物发展的源泉,只有紧跟时代潮流并推陈出新,一档节目才能在五花八门的节目类型中赢得一席之地。对于同一类型的电视节目而言,创新更是制胜法宝。《中国新歌声》之所以能够在音乐真人秀节目发展进入瓶颈之际一炮走红,与节目自身制作理念的创新有着莫大的关系。节目制作模式的选择、赛制的革新、营销策略的转变,是其最终获得成功的主要原因。

 

第一,制播分离模式有助于多方共赢。制播分离模式讲求的是在制作方与播出方的默契配合下营造更为惊艳的节目效果,但这种制作模式在中国电视市场并不常见。一直以来,我国的制播分离模式普遍停留在形式层面,真正从体制方面进行革新的节目可谓凤毛麟角,而节目的改革也屡屡以失败告终。由灿星制作公司与浙江卫视联手打造的《中国新歌声》,可谓电视节目制播分离的典范。

 

细究中国其他电视节目制播分离模式失败的根源,不难看出,电视台与制作公司未进行及时沟通是主因。而《中国新歌声》的制作公司在节目制作完成后并未迅速结束节目交流,浙江卫视也并未彻底买断节目版权。换句话说,双方选择了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合作方式,也正是这种大胆的合作方式为节目赢得了巨大成功。

 

此外,节目的制作方与播出方还制定了一个收益约定,即低于此约定利润,浙江卫视将对灿星公司进行一定的赔偿,高于此约定利润则两方分红。这种约定一则杜绝了电视台压价、制作公司节约制作成本现象的发生;再则也使制作方在双方利益共赢目标的驱动下,保证音响设备、伴奏乐队的质量,进而提高节目质量。

 

第二,低调入市、高调跟进的营销策略保证了节目收视率。一般而言,一档节目若想赢得更多观众的关注,必须有一个相对缜密的营销思路。例如,一部电影在上映前,往往会通过贴海报、播花絮、举办发布会等一系列宣传方式,将电影热度与话题量引到最高点,以尽可能多地引发大众关注。而《中国新歌声》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节目组在播出前期并未进行大肆宣传,甚至不少观众对节目概貌一无所知,网络关注度与话题量排名也与第一名相差甚远。

 

节目播出第一期后,随即产生的微博效应引发了观众的广泛关注,官方宣传紧随其后,《中国新歌声》几乎是一夜成名。节目组一反常态的宣传方式,加大了观众观看前后的心理落差, 有利于节目在微博上形成舆论,继而引起大众注意。细看节目的宣传轨迹,与低调入市、高调跟进的宣传思路极为相符。从这种宣传模式所引起的关注度来看,这种思路非常成功。这也从另一层面反映出,灿星制作公司无论是在制作水准上,亦或是营销策略方面,都较为成熟,值得其他制作公司学习。

 

综上所述,电视音乐真人秀节目泛滥的背景下,音乐节目要想打破僵局、重回荧屏,就必须走创新突破之路。突破之法讲求的是打破陈规、推陈出新,将节目中与大众审美不符、影响节目定位的环节进行调整;而创新之法则对节目组的制作理念、创新能力提出了相应的要求。只有深谙创新突破之道的音乐真人秀节目,才是真正符合大众音乐诉求与视觉诉求的优质节目。

【更多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应试必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