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奔跑吧》——“跑男”们还能跑多远

2019-07-05 11:28:25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

奔跑吧》——“跑男”们还能跑多远

提起《奔跑吧兄弟》这部综艺节目,年轻人可谓耳熟能详。它在第五季播出时更名为《奔跑吧》。《奔跑吧》虽在 7 月初就已完结,但在网络上依旧热度不减。在今年综艺节目整体遇冷的大环境下,《奔跑吧》的电视收视率在同时段节目中拔得头筹,且 12 期节目网络总播放量破 100 亿。同时,第五季节目也在观众中引起了巨大反响,其中,节目中《黄河大合唱》环节激情澎湃,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央的官方微博也纷纷转载并点赞了这期节目视频。可以说,《奔跑吧》赢得了收视和口碑的双丰收。本文主要分析这部“老综艺”的新突破,以及存在的问题。

 

近年来,中国综艺已经打破了原本单一模仿的局面,转向大量从韩国、美国等国家合法引进节目版权的方式。因此,对“洋节目”进行本土化改造就成为必不可少且重要的环节。之前四川卫视引进了韩国 KBS 的王牌节目《两天一夜》,但是中国版《两天一夜》得到最多的评价是“尴尬”,观众普遍认为该节目模仿痕迹较重,缺乏中国的本土特色。而《奔跑吧》节目在本土化这方面做得就比较到位,甚至一些韩版《Running Man》的“老粉”都会觉得中版做得有特点,娱乐性强。之所以产生如此好的反响,正是由于《奔跑吧》抓住了国内受众的喜好, 立足于本国国情,从受众的收视心理和需求出发,对原版节目进行“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的改造,从而创造出符合国内观众喜爱的综艺节目。

 

和前四季相比,这季在节目主题设计上有了很大的突破。

在第一季中,15 期节目除了 3 期“韩”特辑以外,与韩国原版节目相比,有 11 期在节目主题设置方面相重复。比如,2014 11 21 日播出的“穿越世纪的爱”是仿照原版的“命运的一对”,2014 12 19 日播出的“三校争霸赛”是仿照原版的“三校竞赛”。从名字来看,中韩两版节目的相似度就极高。虽然在节目中也融入了一定的中国特色,但是整体结构和主持人的设置都是仿照原版。而这样的模仿也使节目缺少了内在动力和新鲜感,且过于死板的设置不易发挥节目的本土优势。但是在第五季的 12 期节目里,有多期都极具中国特色。比如第一期节目“小城大市”选在了浙江义乌,跑男团与嘉宾们组队分成四组“小商品家族”,在一     天的时间里跨越 30 年,体验义乌商业的变迁发展。首个任务“鸡毛换糖”就生动展现了义乌商业发展史上的一段特殊时期。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小商小贩走南闯北走街串巷,以红糖、草纸等低廉物品,换取百姓家中的鸡毛等废品,从中获取微薄利益。可以说,“鸡毛换糖”  是义乌小商品市场的雏形和基石。第五期节目“保卫黄河”也让不少观众记忆犹新。跑男团与嘉宾贾玲、景甜一起现身革命老区延安,不仅上演了惊险的横渡黄河一幕,更有令人震撼的《黄河大合唱》环节。在音乐家李云迪的伴奏下,跑男团携手 80 位西安合唱团的成员在黄河边为全国观众演唱了振奋人心的红色歌曲《保卫黄河》。可以说,这两期节目的主题设置完全实现了本土化创新,即能反映我国某一时期的特殊文化,唤起观众的共鸣,也能给年轻的观众群体以一定的教育意义。

 

对于综艺节目来说,游戏环节是生命。精彩且具独创性的游戏能立刻吸引观众的视线,也能引发游戏参与者的兴趣。与前几季相比较,第五季的游戏环节有了很多创新。作为原版节目Running Man》的固定游戏环节—撕名牌,在这季中比重减少,并且把“撕”设计得更有看点。比如在第四期中,设计了志玲姐姐大战李沁、迪丽热巴和唐艺昕等“互撕”环节,女嘉宾之间的“比拼”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兴趣。“指压板”游戏环节也是最具韩国特色的游戏环节,在第一季 15 期节目中就多次出现。由此可见,节目在初期内容设置方面还是以模仿为主。虽然这些游戏都是经典,但是不免会使观众产生审美疲劳。在《奔跑吧》中,游戏设置有了突破,除了减少原版的标志性游戏外,还增加了如第九期节目里与滚动的大球比速度,第六期节目用中国特色的腰鼓、扇子作为抢夺工具等环节。

 

综艺节目要想吸引观众的目光,诙谐的视觉效果很重要。如今,综艺节目的字幕制作也逐渐摒弃了生硬刻板的同期声模式,日渐精细化。《Running Man》中,字幕会显示人物的心理状态,比如紧张、荒唐、可爱、害怕,字体通常也较为个性化。有趣的字幕占有一定的比重, 为节目增色不少。同时,字幕制作组也常常以第一人称方式评价亮点,把观众的心声体现在字幕中,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在《奔跑吧》中,字幕特效的水准可谓是“更上一层楼”。第 九期节目中,在成员和奔跑大球竞赛的游戏环节,字幕就多次“说出了”观众的心声,如吐槽 邓超大话连篇的“跑不过,不要找理由”等,节目组适时添加字幕会抛出更多的笑料,加强“梗” 的延续性,使观众看得更明白、更轻松。

 

《奔跑吧》在主持人设置上延续了原版《Running Man》主持群的模式,有 7 名固定的主持人。主持人是节目成功的关键。好的主持人能起到引领作用,相互之间也能默契配合,更能激发嘉宾的积极性。然而对比中韩节目的主持人,就会发现《奔跑吧》在这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在《Running Man》中,刘在石是主持人的核心,而他本身就是知名艺人,被誉为国民主持人,且同时兼顾《无限挑战》等多档热门综艺节目。他在节目中很会调动嘉宾的情绪, 也掌控着整体的节奏和基调。而池石镇、哈哈两位也都是专业的综艺主持人,与刘在石更是有多年的配合经验,他们之间所碰撞出的“火花”虽然很多都是老梗,但依旧会让观众百看不厌。剩余 4 位主持人的身份是演员、歌手,但都经常参加综艺,艺感也已在长期的工作中培养出来。反观中国的《奔跑吧》,7 名主持人的身份都是演员,除了香港艺人王祖蓝有主持综艺的经验之外,其他 6 人对于综艺其实并不熟悉。邓超担任的是刘在石的角色,但他本身并不熟悉综艺的套路,也不擅长调动他人的积极性。因此在五季过后,邓超带出来的笑点依旧很少,并且集中于和成员互相揭短,制造笑点。可喜的是,成员们在五季的磨合中,对于彼此的了解增多,有时互相抖的包袱也深得观众之心。

 

此外,《奔跑吧》在嘉宾选取方面也存在很大的不足。统计第五季跑男,一共请了 31 位嘉宾,但整体“笑果”并不佳,甚至有些观众评论,还不如不请嘉宾。第 11 期中捷友谊赛中,邀请了朱亚文和杨旭文,两人的身份都是演员。整期节目中,两人的存在感并不强,节目后期剪裁要根据整体的效果,将十几个小时的素材剪辑成一个半小时的节目,留下的都是有笑料的, 有看点的,但显然两位嘉宾并不是合格的综艺人,播出版本中两人说过的话屈指可数,而且基本没有笑点。之所以这样,一是和他们本身的职业有关—两人几乎没有参加过真人秀节目, 本身锻炼的机会就少;再加上这期节目是在国外录制,环节设置上留给嘉宾发挥的余地也较少,两人参与度本就不高,更别提给自己创造镜头了。而反观韩国原版的嘉宾,他们更能放得开,也更擅长为自己抢镜头。他们明白,观众喜欢看的就是明星卸下光环后接地气的一面。明星全身心投入游戏,脱下平日光鲜亮丽的外衣,贴近普通人的生活,能够拉近与观众的距离,获得更多关注。

 

价值观是人认定事物、辨别事物的一种思维或价值取向。娱乐节目必然要传递一定的价值导向和审美取向,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和教育功能。单纯地为了娱乐而娱乐,是不会有长久生命力的。若为娱乐披上公益这层温暖的“外衣”,彰显出人文关怀的一面,会使节目呈现出不一样的层次感,增加节目的厚重感和责任感。《Running Man》节目中,常常会与民生联系。

2013 5 5 日正值韩国儿童节,当天播出的那期节目中,便以获胜团队的名义为小朋友送去 1000 双运动鞋。《奔跑吧》作为一档娱乐节目,如何加入民生元素,增添节目的厚重感, 而不是单纯地靠搞笑博取观众目光,值得节目创作团队思考。

 

另外,节目中广告泛滥也是被观众所诟病的。“来一杯安慕希酸奶”、“用 vivo 手机自拍一张”, 看过第五季节目的观众,对于这两句广告词一定不会陌生。它们不仅存在于广告时段,还屡屡出现在节目中,也就是所谓的“硬广”。有些广告甚至还直接用在道具中进行长时间的宣传。为赞助商推广无可厚非,但在节目播出中多次插入广告的形式也会导致不少观众反感。当然, 这种生硬打广告的方式并不只存在于《奔跑吧》中。反观韩国综艺节目处理广告的方式,显然更加专业,更多地考虑了观众的感受。韩国有专门管理电视广告的广播通讯委员会,对于广告播放的数量、节目中介绍的时长等都有明确的规定。所以在《Running Man》中,会经常看到这样的场景:汽车品牌的标志被挡住,主持人如果穿着显眼商标的衣服,其 logo 也会被遮住。

 

整体来说,《奔跑吧》始终在创新中不断进步成长,同时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已经高质量生存了五季的这档综艺节目,要想在下一季取得更好的成绩,唯有改变自身硬伤,继续探索。

【更多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