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蒙面唱将猜猜猜》——音乐类真人秀节目中的探索

2019-07-24 10:21:11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

《蒙面唱将猜猜猜》——音乐类真人秀节目中的探索

 

2016 年,音乐真人秀节目《蒙面唱将猜猜猜》是江苏卫视从韩国 MBC 电视台引进的同名音乐挑战类真人秀节目,在创造可观收视率的同时,也开创了国内悬疑竞猜类音乐真人秀的先河。第二季《蒙面唱将》由江苏卫视和灿星制作,节目对整体架构进行了改进,增加了娱乐性、悬念性和戏剧冲突。

 

在《中国好声音》(后更名《中国新歌声》)和《我是歌手》带来的音乐真人秀第一波热潮退去后,内地音乐真人秀节目出现了明显同质化趋向,收视率也遭冷遇。笔者拟从《蒙面唱将》的主观纵向自身突破与客观横向同类突围两方面进行解析,以期为我国未来音乐类真人秀节目再创作提供科学合理的理论参考。

 

《蒙面唱将》的自我突破主要体现在与上一季的对比上,突破点在如下几个方面。

 

名字中的“猜猜猜”强化了竞猜元素,同时,赛制也进行了升级,节目分为上下半场,共出  6 位歌手:上半场歌手两两合唱,猜评团选出一位进入下半场;下半场歌手独唱后,观众在猜评团给出的名单范围内投票竞猜,被猜中的揭面,未猜中的下期继续出场,由此悬念陡生。

 

针对 2015 年面具遮蔽不足、歌手自身小动作暴露身份等问题,《蒙面唱将》进行了改进,歌手外形全覆盖。面具设计和代号凸显创意,“帮我消消黑眼圈”熊猫面具上的小绿芽,“尖耳朵的阿凡达妹妹”造型搭配弓箭,极具舞台感。“傻白甜的红桃皇后”、“进击的女帝”、“铁皮人”等二次元化的名称也非常贴近年轻观众。为防止歌手肢体动作暴露身份,选手有坐着被抬上来的,也有直接上台摆造型的。观众只能听唱法、辨音色。升级的趣味性、娱乐性颇受大众认可。

 

林宥嘉此前只在湖南、浙江等四家卫视的四档节目中出现过五次,曝光量不高,又是阔别四年现身;而此后的杨乃文也是打破了“不综艺”的定律,由此制造了不间断的话题热度。瞿颖尽管也在首期揭面,但令观众感叹的还是其唱功。在《跨界歌王》这样的跨界反串类节目出现之后,跨界明星在《蒙面唱将》的出现显得十分应景。有些歌手充分满足了“观众熟知、唱功了得、声音难辨识”的节目需求,比如多次登上微博热搜榜的“阿凡达妹妹”谭晶,其学院派功底、端庄气质、多样的唱法让她刚刚出现时身份成谜,引发了网民猜想。

 

猜评团作为激发戏剧冲突的重要载体,不仅引导悬念氛围的营造,也注入类似脱口秀新鲜幽默的元素,同时在现场制造话题,强化风格时也展现了更好的叙事节奏。本季猜评团由陶晶莹、大张伟、Ella、沈南、王尼玛等知名“段子手”组成,同时又新添了机器人小 V,主打逻辑推理,其背后是一个数据库,能够帮助猜评团分析歌手声纹,以缩小身份范围。

 

嘉宾阵容横跨娱乐圈各领域、极具话题感,也吸纳了多层次的观众群体,而节目中的多方互动更丰富了叙事节奏的变化和戏剧化冲突。猜评团提供的名单也可能起误导作用,增加节目戏剧性。节目虽然有脚本设计感,也曝光了猜评团现场的提词器,但这些都不妨碍猜评团互相插科打诨的效果以及“王尼玛摘头套”这种噱头的成功。

 

《蒙面唱将》在电视和微博双平台上采用了多种交叉植入,在节目播出前中后期将双端互动进行了深度融合。节目播出前,通过官微以及众多综艺微博账号发布节目预告,成为吸引网络青年高知观众群体的重要平台。通过推广话题热点引起网友关注。节目播出时,电视端借主持人口播、浮动广告、花字二维码等形式,引导观众使用微博搜索关键词,指向微博互动。微博端则将互动入口前置在微博“蒙面唱将猜猜猜”搜索结果页,观众在收看节目的同时搜索关键词“蒙面唱将猜猜猜”就可以触发实时互动,参与实时竞猜并分享竞猜结果。搜索面具名称还可以获取节目信息,参与网友讨论,充分调动用户参与内容消费的积极性。随后在电视端再次反馈微博搜索热度,刺激更多用户参与微博互动。双端共同提升关注度以及用户的交叉使用黏度。节目播出后,利用微博互动、节目短视频和明星直播等方式延续热度。明星第一时间发布微博或通过“一直播”平台和网友互动,带来更多节目相关内容,通过新媒体平台不断发布周边信息,将播后热度推向新一轮高潮的同时也扩展收视群。

 

作为音乐真人秀,《蒙面唱将》的音乐性和专业性仍然是决定节目水平的重要标尺之一。音乐制作人梁翘柏担任音乐总监,并在现场配备 28 人乐队。猜评团成员也大多是专业歌手, 确保了音乐呈现和点评的专业性。

 

《蒙面唱将》能够在因同质化现象严重而导致下滑的音乐类真人秀中异军突起实属难得。其根本原因就是节目特点鲜明。其突围而出的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经过多年本土化的尝试,《蒙面唱将》在拥有版权的同时也开始不断改良,首次将竞猜理念植入音乐真人秀节目,充分利用猎奇心理吸引大众。《中国好声音》与《我想和你唱》同是素人选秀,《我是歌手》和《跨界歌王》同是明星竞秀,其主打理念都集中在挖掘声音元素方面,而《蒙面唱将》在此之外独特的猜评定位,成就了节目收视需求方面的不可替代性。

 

《蒙面唱将》从第一期开始就延续了上一季的高用户黏度,这主要还是由于竞猜类音乐真人秀定位的独特性保留住了固定的用户群体,同时,多媒体多平台也推广了多种形式的观众互动。

 

除了重视微博渠道之外,王尼玛和王尼美的现身也代表着节目期待吸纳网民用户群体的意向,

 

暴走漫画作为知名动漫品牌,在网络上具有较高认可度和知名度,而王尼玛作为网红,其背后也隐藏着一大批网络用户,再加上乐视的网络视频平台加持,使得《蒙面唱将》脱离了单一电视媒体的传播形式。

 

节目在播出的前中后期通过各种方式赚足话题性。节目开播之前,微博上流出的嘉宾名单, Ella Selina 的名字同时在列,SHE 的合体传闻成为《蒙面唱将》第一个关注点和记忆点。而首期节目中,林宥嘉的登场再次成为热搜话题,虽然其极具辨识度的嗓音成为“送分题”, 但其较低的曝光度以及“四年回归”的噱头都提升了节目的话题性。《蒙面唱将》首期 0.86 的收视率算不上傲人,但却成为很多观众开始关注的开端,实力派歌手的加盟也提升了节目整体的音乐性、娱乐性和专业性。

 

以“阿凡达妹妹”为代表的歌手则成为节目播出之后全民猜猜猜热潮的开端,通过微博、直播搭建起的观众互动平台第一时间留住了关注热度,而“阿凡达妹妹”这样迟迟未解的谜题则通过成为全民话题继续在播出之间的空窗期提升热度,通过嘉宾名单的选择和赛制、内容的架构,《蒙面唱将》成功确立了高于其他音乐类真人秀的话题热度。

 

《蒙面唱将》猜评团中除了戴着头套造型独特的王尼玛和王尼美赚足眼球之外,最为新奇的莫过于机器人小 V,其内部数据库不仅储存了 600 多个歌手的 2000 多首歌曲信息,更是在后期加入了歌手组合的声纹资料,小 V 可以迅速进行搜索,并准确计算出声音与歌手的匹配度,为猜评团嘉宾提供意见。

 

华帝公司研发了机器人小 V AI 系统,而小 V 的语音交互技术也已应用于华帝生产的吸油烟机上,作为一种创新的赞助商植入方式,兼具企业特色的小 V 在节目中并无违和感,与明星嘉宾的互动也是亮点十足。在满足广告商需求的同时,小 V 也成功融入戏剧冲突之中, 而其在节目结束之后与众多媒体记者进行了互动,直白的回答俨然娱乐圈的一股清流,不仅成为节目亮点,更贡献了话题热度,小 V 的成功不仅代表着 AI 技术的进步,更是综艺节目虚拟和智能主持介入模式的有益尝试。

 

《蒙面唱将》的悬疑元素植入使得其在同类型电视节目中脱颖而出,而其与网络平台的深度融合不仅扩展了收视群体,也保证了线上线下、节目全过程的话题性、关注度。其成功不仅是对节目架构和形式的创意扩展,更是基于对全媒体多屏特点的深度理解应用。在内地真人秀节目引进高潮之后,已经出现了一批优秀原创综艺节目;在网络渠道也出现了《火星情报局》、《奇葩说》等各类型原创综艺节目。今后,节目形式和内容的革新将成为内地综艺节目发展的原动力,而网络平台也将蜕变为电视用户输出源和高效的电视影响力延展渠道。《蒙面唱将》在音乐类真人秀中的突破和突围是综艺节目在版权引进后新模式发展方向的探索, 也是全媒体融合方法在传统电视产业框架内的突围。

【更多2020编导艺考传媒广电编专业应试必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