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喜剧总动员》——互动与融合

2019-07-25 10:35:14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

《喜剧总动员》——互动与融合

喜剧竞技类真人秀节目《喜剧总动员》自 2016 9 10 日于浙江卫视开播以来,连续 10 次收获当日收视冠军,并得到了众多年轻人的喜欢。本文针对这一收视热潮出现的原因进行分析,认为《喜剧总动员》的成功是互联网与多元文化共同作用的结果,即二次元文化是当下喜剧小品获得年轻人喜爱的主要原因,跨界明星成为观众关注的亮点,微博的营销和推广成为观众获得内容的主要渠道,传统文化价值的传承与发扬是此类节目博得高关注度的重要因素。

 

首先,喜剧作为一种大众文化,在互联网的影响下与二次元文化相互交织,形成一种新的喜剧表现方式。这种表现方式最先体现在语言方面。在二次元世界流行的“萌”、“宅”、“腐”、“傲娇”、“高能”等词汇,频频出现在《喜剧总动员》的相声小品中。这些网络用语不仅拉近了青年与节目的距离,同时也增添了节目的时代感和趣味性。

 

其次,耽美文化渗透在人物形象中。“耽美”一词最早出现在日本近代文学中,它追求描写身 体之美、人性之美和艺术之美,常被用在日本的漫画中。赫伯迪格认为:“亚文化群体产生出新的、对抗性的意义,然后商业资本和市场经济把亚文化符号转化和包装为利润丰富的商品,使得亚文化的群体规模得到了扩大,但也削弱了它的颠覆力量。”因此作为二次元文化的组成部分,“耽美文化”追求鲜明的浪漫主义,将诸多男性关系等题材纳入至各个领域。随着网生代需求的增长,带有“耽美文化”的作品越来越具有普遍性。如在王宁表演的《鹿鼎记》 中,西域迷药能够让人听完音乐翩翩起舞而不自知,使得男性跳出了女性所应有的柔美舞姿, 成为了该小品最大的看点。

 

最后,二次元文化改变着喜剧小品的叙事方式。二次元文化展现的是虚拟的架空世界,而当下火热的“穿越”概念正是从二次元文化中衍生出来。在喜剧小品中,这种“穿越”的叙事策略也普遍流行开来,成为一种舞台上的另类表现。如小品《薪火不息》就是用穿越的叙事方式讲述国粹京剧当下所遇到的窘境,提醒国人传承文化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在互联网时代,不但为“造星”提供了更快捷、更广泛的传播渠道,也为明星身份的多重建构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在全媒体网络时代,媒介与媒介之间建立起了一种互动、互融的协作关系。如今的电视节目制作越来越离不开互联网思维,尤其是相关大数据的预测分析。透过大数据,电视综艺节目可以更好地洞察受众的收视习惯、内容偏好、视听需求,及时调整节目走向,更加智能化、精确化地进行内容生产,从而实现最优的运营效果。也正是通过大数据的分析,《喜剧总动员》采用了“明星主演+喜剧人助演”的组合形式,成为该节目的一大看点。

 

在互联网时代,不但为“造星”运动提供了更快捷、更广泛的传播渠道,也为明星身份的多重 建构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在传统的传播环境中,明星的身份相对比较稳定,也比较单一。而在全媒体网络时代,媒介与媒介之间建立起了一种互动、互通、互融的协作关系,媒介的传播方式和传播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单一的明星身份已无法满足明星宣传、促销,甚至是制造和成长的需要。为了增加曝光率,提升知名度,明星们开始频繁出席各种真人秀节目和访谈节目,他们的身份也因此变得复杂起来。这种立体而复杂的身份,也成为受众关注的焦点之一。总体而言,明星对一档节目起着两个非常重要的作用:一是能够吸引他人对节目的投资和资助;二是能为节目稳定一批特定的消费者,保证收视率。换言之,明星为电视节目建立起了一种“品牌价值”和“保证价值”。

 

《喜剧总动员》的首发嘉宾是刘涛、蒋欣、李晨和陈赫,都是近年来活跃在电视荧屏的知名明星,与其搭档的喜剧人沈腾、常远、岳云鹏和贾玲也因在历年春晚以及各类节目中的精彩表演而获得了关注。喜剧小品的表演是一次性且不可重复的,相比于影视剧来说,对演员各方面的素质都有不同的要求,对于跨界的嘉宾而言更具有挑战性。也正因如此,节目的关注度得到了提升。

 

媒介文化构造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和意识形态,制约着我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并把传播和文化凝聚成一个动力学的过程,将其变成我们当代日常生活的仪式和景观。当下竞技类喜剧综艺节目发展也正是基于媒介传播方式的改变而取得了良好成绩。

 

当前,新媒体成为传播的主要途径。根据《第 38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

“截至 2016 6 月,我国网民规模达到 7.10 亿。”而在其中使用手机上网的网民比例,由 2015 年底的  90.1%提升至   92.5%,手机在上网设备中占据主导地位。从手机中的应用软件使用情况来看,微博在社交通讯类排行榜中稳居第三位。在《2015 微博发展报告》中显示:17-33 岁青年群体是微博的主力人群,占总用户的 83%。通过上述数据我们可以得知,作为微博主力的青年群体是节目推广最大的潜在群体,能在微博上抢占至高人气,成为电视节目融合互联网推广的重要环节。

 

善于利用微博中的“舆论领袖”的影响力可以获取更多的受众人群。当下的电视节目推广,  一方面在于制作方的营销,另一方面就是节目内容小样的投放。小样包括预告片、一段节目等短视频,如同生活中的试用品一般,先让用户体验一下再决定是否收看。《喜剧总动员》的推广就是如此,起初微博上的一些大 V 开始转发一些节目中的短视频,并在转发的同时加上一些倾向节目的主观评论,这会使关注大 V 的用户对此产生兴趣。一旦这些用户观看视频后,可能就会被节目吸引,既而在网上查询节目的名称,实现对节目的关注。长此以往, 大 V 用户便潜移默化地激发着潜在的受众人群,最终实现节目的高关注度和高收视率。另一方面微博也是众多明星的聚集地。一旦节目需要推广,参加过节目录制的明星都会参与其中。其粉丝也会紧随其后,形成更为庞大的受众群体。《喜剧总动员》中的影视明星大多都有自己的微博,通过微博和个人的影响力来推广节目制造声势,激发潜在青年受众,这也成为电视节目成功的重要途径。

 

《喜剧总动员》不仅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喜剧精神和人文关怀,还将中国传统喜剧艺术的表现形式发扬光大。“喜剧精神强烈主张主体性的独立价值,鼓励每个主体都能积极地看护好自己的个体特色,以保持社会的多元共生性和整个社会言论的开放性。”正是这样的一种精神促使人们能够发现那些阻碍自己事物的可笑性,从本质上就不敬畏那些不在自己需要范围内的事物,并且相信自己能够在精神上战胜它。喜剧竞技类真人秀节目中的小品大多是以正确先进的审美观点戳穿社会生活中的丑陋一面,从而使人厌恶丑,热爱美。这种强烈主张主体性的喜剧精神融合着时代精神随着节目的热播与大众产生深深的共鸣。

 

喜剧竞技类真人秀中的节目不仅凸显喜剧精神,还具有强烈的人文关怀。《喜剧总动员》中的喜剧小品十分注重当下社会中底层人民的个体的生存方式,用戏谑的语言和夸张的表演彰显创作者的人文立场。纵观喜剧竞技类真人秀节目中获得良好口碑的小品,很多都能够直击心灵,发人深思。如贾玲的《你好,李焕英》,常远的《太想爱你》都是取材于生活,通过小品的形式表达出来,展现小人物的悲欢离合,也让观众在观看的同时能够找到更多的共鸣。喜剧人在表演中形成了各自独特的喜剧品牌,在展现自身扎实表演功底的同时也凸显了喜剧创作者对生活的体验与思考。竞演嘉宾由于自身的明星效应促使其粉丝关注明星所参与的演出形式,通过明星将传统的喜剧表演形式粉丝化,通过电视平台将传统的喜剧形式推广,最终在电网融合的环境中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也经受了市场的考验。

 

尽管还存在一些如插入广告过多、过度消费明星等问题,但以《喜剧总动员》为代表的喜剧竞技类真人秀节目坚守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原则,在针砭时弊、传播社会正能量等方面发挥了作用。在未来的发展中,喜剧竞技类真人秀节目应当继续挖掘优秀文化做为给养,并在互联网思维的引导下,让优秀的作品和文化得以传承发扬。

【更多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