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等着我》——公益类电视节目特色分析

2019-07-30 10:42:16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

《等着我》——公益类电视节目特色分析

 

中央电视台大型寻人节目《等着我》助众多寻人者圆梦,替普通老百姓办好事。虽然形式简单,无高颜值,无娱乐性,却无数次让人感动流泪,赢得如潮好评和较高的收视。细究原因在于节目具有鲜明的慈善性、感恩性、真实性、情感性和普法性,深深触动观众,传递浓浓暖意。笔者认为该节目肩负的社会责任和人文关怀,对播洒希望、促进和谐、引导大众、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具有积极的作用。

 

“寻亲人、觅友人、找恩人”,积聚众多社会力量给寻人者无偿帮助是节目的公益善举。《等着我》无偿帮助的对象很多,包括从被拐卖、走失的孩子与亲生父母的互相寻找,离家出走者、恩人、老师、闺蜜、恋人,战友、烈士亲属、入党介绍人等。

 

据统计,《等着我》自 2014 4 月在央视开播以来,已在栏目官方网站上拥有注册会员868378名,发布寻人信息 111270 条,搜集线索 15299 条,无偿帮助求助者 6000 名,使近千个家庭实现团圆,寻人成功率高达 60%。《等着我》全国网平均收视率为 2.06,最高收视率为 2.42,已连续两次被点名表扬。

 

美国心理学家米尔格兰姆提出六度分割理论,认为世界上任意两个人之间建立联系,最多只需要 6 个人。理论上看人与人之间并不遥远,但实际上让两者建立联系,如大海捞针般不易。是什么力量将首尾两端串连在一起呢?是社会力量!是无私奉献!节目是中央电视台与全国纸媒、广播、网络等全媒体平台的强强联合,在公安部和民政部的大力支持下,携手众多企事业单位及十万名志愿者、寻人助力团历尽艰辛,甚至跋山涉水,四处奔波努力完成。它建立在计算机、电讯技术基础上,利用互联网、QQ、微博、微信、电话等,新媒体、大数据分析也给力助推,便于搜索获取信息,联系寻找目标。

 

集万千社会之力,圆无助弱小之梦,整个环节不收费用,切实帮助寻人者。演播厅里录制的视频仅仅是冰山出水的部分,幕后却是万千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无怨付出,这是《等着我》慈善公益性的突出表现。对于普通人而言,竭尽所能数年寻人都可能无果而终,但《等着我》在短时间内就神奇地将对象找到或有所收获,特别是时代久远、距离遥远、跨国寻亲节目皆能完成,更是社会正能量的最好诠释。援藏送光明 18 勇士求团聚,古稀老人陈永泰寻找跟父亲一起牺牲的烈士遗属,独自守墓 67 年的郭初辉老人寻找赵俊烈士的遗属,山西小伙赵亚飞坚持查阅资料,让严熹烈士的遗骨还乡等一一如愿实现。

 

对弱势群体的资助也是节目宗旨。很多寻亲者或家人家境困难,或老弱伤残,或患有疾病。节目不仅帮他们团聚,还给他们救济。由先前的主持人、嘉宾捐款到形成公益机制是逐步推进的。为了使扶贫成为常态,节目联合多个基金,一是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的“授渔计划”  缘梦基金,主要是资助残障重病、贫困失学或突出贡献者;二是中国爱国拥军促进会的关爱老兵基金,主要是帮扶战功卓著或生活困难、伤残患病的老兵。感谢中华儿慈会、天天正能量基金,当然还有今世缘酒业、宝贝回家网站、新华网公益频道、zaker、一点资讯、秒拍、一站式家庭 o2o 服务平台等,共同打造爱心公益交互平台。

 

台湾作家龙应台说:“检验一个国家与城市文明的标准是对待弱者的态度。”从这个角度上讲,《等着我》关爱草根,功德无量。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感恩是中华传统美德。但当下,在市场化社会环境里,难免人情冷漠、人际功利化,甚至还有欺骗、讹诈发生,被“碰瓷”闹心,受“扶不扶”所困。节目中却常常看到几十年念念不忘帮助、救命的恩人,见面之后的满足感、幸福感令人动容。

 

《等着我》肇始于 2010 12 18 日央视大型寻亲晚会《等着我—中俄跨国寻亲大型公益节目》,晚会主旨之一就是感谢帮助过中国的苏联朋友。报恩主题延续至今,重庆的谭忠惠、魏映祥母子自愿为苏联援华飞行员格里戈利烈士守陵 50 年;武汉九旬老太蔡德庄为完成丈夫黄康宇的遗愿,寻找前苏联烈士的家属及好友的照片、资料,丰富苏联空军烈士墓旁边纪念坛的内容以祭奠、缅怀英雄。

 

编导们还适时策划、举行特别节目,如建党 95 周年、七一建党节、国庆节、“九•一八”事变、致敬革命老英雄、唐山大地震 40 周年、清明节、“五一劳动节”、端午节感恩专题,多有知恩必报的鲜活实例。节目施爱行善,宣扬美德,延续温暖,净化灵魂。

 

《等着我》充满纯洁的爱国情、骨肉情、感恩情、战友情、朋友情、爱恋情,展现当事者的受害、屈辱、痛苦、思念、感激时的表情,他们久别重逢时的满足喜悦,未见挂念者时的失望惋惜,也深深感染着观众产生同情共鸣。笔者每看一次也会热泪盈眶,相比他人的艰辛不幸,更倍加珍惜平安宁静的美好生活,感恩惜福,活好当下。

 

镜头完整再现家庭残缺、亲人离散、无奈无助者的痛哭流涕。梁绍波痛失女儿时捶足顿胸, 嚎啕嘶吼;刘爱叶未见失散 11 年儿子王强时撕心裂肺的哭喊;孙彪因智障弟弟走失向父母下跪致歉。节目也给寻爱者提供表白机会,新疆伊犁的62 岁李娟寻找44 年前的恋人刘福生, 周巧玉寻找飞行途中一见钟情的史铭阳,大胆求爱被张春蔚点赞为“志无邪”。青岛姑娘王晓 寻找 10 年前韩国男友徐晟钧;土耳其六旬男子拉士特寻找 19 年前钟情的惠安女子陈丽华。

 

大舍情怀推动着人间的和谐共融,也能传递升华,延展长存,有些人在寻亲过程中,收留、照看流浪者,例如贺赞旺苦寻聋哑妈妈的路上,把遇到 40 位流浪在外的聋哑妈妈的信息传到 DNA 公益寻亲网;吕顺芳寻找亲妹妹的途中帮助近 300 位“上海孤儿”找到了亲人,还创办吕大姐寻亲网。他们的事迹令人感动。

 

摒弃炒作,去除虚假,《等着我》以真实示人,呈现真实人物、事件、服装、容颜、语言, 记录人物的真情实感。不虚构美好,不粉饰太平,不拔高人性,它不掩饰现实的问题和矛盾, 人性的邪恶、人心的丑陋、人世的苦难,人生的凄苦,间接展现拐卖儿童、贩卖妇女、夫妻离异、遗弃病婴、虐待家人、抛弃家庭、离家出走、天灾疾祸、贫穷饥寒、愚昧落后、战争伤亡等苦难。有些求助者是历史的见证者、战争参与者,他们提供了珍贵的照片、奖章、物品。寻人团在行动的视频短片真实可信。

 

丢失、离家的宝贝得以与亲人团聚,很多老兵找到战友、首长皆真实可查。为烈士守墓 34 载老兵的张顺京,81 岁孟庆铭希望找到 3 个牺牲战友的家属。82 岁胡远树,寻找在国民党监狱里的救命恩人胡晓章。身经百战的刘玉玺骑行 5 万公里寻找失踪战友。89 岁的荆在香奶奶万里寻子隋传好,93 岁老兵张道干寻找时任领导、入党见证人马振藻和杨美田夫妻,94 岁老人寻找参加日军投降仪式的战友及史料,94 岁梁天文寻找杨朝礼政委后人。

 

求助者大多有坎坷经历,没有明星的光鲜亮丽,甚至吐词不清晰,发音不标准,镜头并不回避他们伤痛的回忆、残疾的身体、衰老的面容、惆怅的神情,而是静静记录他们倾诉苦痛, 充分尊重平凡人的权利、诉求,成全他们的心愿。

 

《等着我》的普法性是指节目能形象生动展现出诸如拐卖妇女儿童、遗弃、家暴等违法活动给当事人造成的巨大伤害,引导人们如何保护妇女儿童,减少被拐卖悲剧发生,如何报警求助,将 DNA 及时入库,给违法乱纪者以惩罚威慑。节目传递法制观念,具有教育性、劝善警示性。

 

通过当事人的述说或资料,观众看到支离破碎的家庭、骨肉分离的悲惨、四处寻觅的凄苦、痛苦的眼泪,控诉那些拐卖妇女儿童丧尽天良的丑陋行为。将心比心,推己及人。希望戳心的场面能感染不法分子,提醒他们趁早打消邪念,及时回头投案自首,须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节目公布宝贝回家志愿者电话  4006666892、寻亲热线  4006501836,通过专业指导,增强百姓的监护责任、防范意识,让失亲家属尽快报警,将DNA 入库,以便早日比对寻找。

 

陈士渠常向观众提示,当儿童失踪后需要马上做的两件事:第一是立即报警,第二是采血进行 DNA 信息检测入库备份,以便与失踪者比对。通过基因库已找回 3700 多名失散多年的孩子。相信会有更多的父母运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孩子。

 

节目《等着我》聚群力,促团圆,增和谐,表感恩,圆梦想,暖人心,是充满人文关怀的好作品。

【更多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