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超级演说家》——看演说类电视节目的创意与策划

2019-08-03 10:59:30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

《超级演说家》——看演说类电视节目的创意与策划

 

演说类电视节目属于语言类电视节目中的一种,都是以“说话”为节目的主要形态。有所不同的是演说类电视节目以演讲的形式呈现给观众,而不是访谈、表演等其他形式。

 

事实上,演说类的节目或者说和演说有关系的节目很早以前就已经出现了。上个世纪 90 年代初期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一个名叫《全国大专辩论赛》的节目,节目的播出效果简直达到了万人空巷。此后与演说有关的节目陆续出现,但是在节目形态、结构上一直没有什么变化, 更谈不上什么突破了。依然还是以说话或者演说本身已经有的形式存在着,对节目的可视性、新颖性处理的依然较少。

 

《超级演说家》是由北京能量影视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在接力《鲁豫有约》《蚂蚁斗大象》和《壹周立波秀》这几档成功的电视节目之后推出的,2013 8 1 日在安徽卫视进行了首播。节目被标榜为“中国首档原创新锐语言竞技类真人秀节目”,并选择在每周四晚上播出。第二季的超级演说家也于 2014 4 4 日顺利开播。在当前唱歌选秀节目扎堆的背景下,《超级演说家》作为一档原创的演说类电视节目获得了广大电视观众的认同和良好的口碑, 同时也创下了国内语言类节目收视新的高峰,显示了演说类电视节目强大的原创力量。

 

和其他类型的节目相比,《超级演说家》显示出了其“评委风格多样化、选手质量高质化、现场效果戏剧化”的三大特点,这也让《超级演说家》成为了我国国内首档以演讲为主题的竞技真人秀,从此在国内掀起一场“全民演讲”的热潮。

 

与以往节目不同的是,《超级演说家》不是国外热播节目的翻版,而是原创观念下的结晶。在全民娱乐的氛围愈演愈烈的境况下,国内掀起了一场以歌唱为主打节目的“狂欢革命”。为避免娱乐走向“愚乐”,国家广电总局出台了限娱令并有效刹住了一部分电视台继续娱乐的趋势,但是如何在没有翻版没有纯粹娱乐的背景下实现节目的创新成为了许多电视节目制作人思考的问题。而《超级演说家》则突破了原有节目的局限,把电视节目引向另一个领域,使受众看到节目的另一种可能。

 

《超级演说家》以选手们在现场的演讲为节目的主要内容,汇聚了其他选秀节目的某些竞赛机制和结构,既保证了其作为演说类节目“只说不唱”的独特风格,又使得节目内容在形式上 能够吸引观众。另一方面,《超级演说家》也创造了一个倡导“平民草根”、自由发言、畅所欲言的平台,给每一位参赛选手自由表达的舞台和空间,鼓励选手们与观众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故事,勇敢地亮出自己的态度和观点,用真诚的语言、真挚的感情去打动评委和观众。同时,观众也能在节目当中看到与自己的意见相似或一致的观点。这些观点通过参赛的演讲者之口传达出来,能与观众获得共鸣,观众还可以在导师点评的过程中得到很多有关生活、工作等各方面的启发。寓教于乐,才是电视节目的最高境界。

 

《开讲啦》将自己定位为青年电视公开课,改版后的《百家讲坛》将目标受众定位为对中国  传统文化感兴趣、对切身利益密切关注以及在某一领域内知识构成水平相似的人群。而《超  级演说家》以喜欢并希望提高说话能力的人为主要目标受众,相信大多数人对于能说会道或  者擅长演讲、沟通的人,都会表示欣赏和喜欢,也会渴望听到他们说什么以及是怎么说的。这也恰恰证明了说话作为一门艺术或者说是一种工具是有魅力的,更是有需要的。从这个意  义上来说,节目的定位把握住了受众对说话能力提升的兴趣。根据传播学的“使用与满足” 理论来讲,受众也就是电视观众在提高说话能力以及欣赏说话的艺术方面有着“特定的需求”,所以他们在进行媒介接触的时候是带着这样一种基于前面所讲的“特定需求”而产生的“特定   需求动机”来选择和使用媒介,从而使得这些需求得到“满足”。也就是说,受众之所以选择《超级演说家》这档节目,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节目满足了受众对说话能力提升的需要,满足受众的心理需求。

 

在数字科技迅猛发展的时代,很多人只会隔着屏幕通过键盘交流,面对面却无话可说,《超级演说家》把握住了受众对说话能力提升的兴趣。所以在收视热潮背后也开始深入探讨、争论“我为什么不那么会说话”、“演讲究竟意味着什么”、“演讲能够带来什么”等众多话题。

 

从广义上讲,电视媒体的各种节目传播无非都是各类信息,但实质上总体呈现出的是一种文化导向。价值观是人们对于是非、善恶、好坏的评价,价值观决定人们的行为和价值取向。电视节目的传播行为有助于价值观的形成和维护。电视节目传播什么样的观念、什么样的价值取向,客观上起着形成与维护社会规范和价值体系的作用。

 

大众传播媒介对社会和公众具有传播正能量、倡导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责任和意义。而电视作为一种大众媒体,既有引领社会舆论的功能,同时也有娱乐观众的功能。作为一档电视节目《超级演说家》天生就带着娱乐的性质,节目中很多选手的语言睿智而不失风趣,客座嘉宾之间话语的争论高潮迭起,相当有看点。遇到特别优秀的选手,嘉宾之间更是“不念旧情”, 谁也不愿意退让,言语针锋相对,咄咄逼人。在第二季节目中面对一位优秀的选手时,三位导师都想将这名选手纳入麾下,陈鲁豫在节目现场直接表示“我很欣赏你”,而导师李咏则惊叹道“今儿怎么这么露骨啊”。这种情节的安排增加了节目的趣味性和娱乐性,也增强了可视性,节目既严肃认真又不失幽默风趣,更有看点。

 

但除了娱乐性之外,《超级演说家》倡导的更多的是励志、奋斗等主流价值观。选手的演讲内容涉及到了很多社会热点问题和各种具有争议的问题,选手们在谈到自己如何面对人生中出现的困境时,总是乐观向上,懂得感恩和回报,这种胸怀和情感触动着现场和电视机前每一位观众。他们用朴实又满含深情的语言、用心灵向大家传递着正能量,让观众在不知不觉中接受,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们的生活态度和价值取向。这些满满的正能量让观众感觉受益匪浅,收获良多。

 

在节目视角的选择上,《超级演说家》也和以往说教式的节目大有不同,而是选择用一种普通大众都乐于接受的、平民化的视角充分地展现世间百态。过去的语言类节目通常采取名人、学者等成功人士进行讲座的形式,讲述经典古籍或者成功经历,普通大众只能扮演观众的角色。实际上电视观众和演讲者之间是有“鸿沟”的,不仅是身份地位的悬殊更是“知识鸿沟”。但在《超级演说家》这个舞台,那些本来已经拥有话语权的精英们不再登台,而是把“话筒” 交给了那些很少有发言权的群体,也就是“草根阶层”。这种节目视角的创新,使得观众的心理接近性更强,更接地气。

 

除此以外,平民化视角的陈述在某种程度上还可以使话语权转移。选手们不仅可以拥有这个舞台的发言权,甚至在一定情况下还可以拥有这个舞台的话语权。在初选阶段,选手们首先需要通过台下 300 位大众评审的评审,之后如果有两位以上导师选择自己,那么权利就会反转,选手就可以选择理想中的导师。这样普通选手获得更多的权利,这样一来,也满足了一般观众的权利欲望。

 

《超级演说家》作为一档演说类节目有很多创新之处,但实际上也有不足的地方。在节目形态上虽不同于以往的演说类节目,采用了真人秀的形式,但无论是大型演播厅、导师制、晋级制等都与其他歌唱类等选秀节目大体相似。既然是创新,就应该大胆突破。既要突破以往的形式,也要避免“旧瓶装新酒”。如果能做到这点,相信会更好。

【更多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