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舞出我人生》

2019-08-08 09:31:07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

《舞出我人生》

《舞出我人生》作为 2013 年央视的主打栏目之一,承载了各方的期待。从节目的表现来看,《舞出我人生》不仅在同时段节目中引领风骚,还一度超过了《中国好声音》、《非诚勿扰》和《中国达人秀》等王牌节目。那么,《舞出我人生》的制胜关键在于何处?《舞出我人生》的多元化创新又体现在什么方面?

 

《舞出我人生》由央视和上海灿星公司共同打造,从 2013 4 14 日起,每周日晚 2005 分在央视一套首播。节目由李咏和王冠主持,名嘴周立波则作为“梦想大使”参与节目, 杨丽萍、黄豆豆等著名舞蹈家担任节目评审。此外,节目还邀请了陈冲、杨丞琳、张柏芝、小沈阳和容祖儿等明星作为选手加盟。明星和普通草根两两结伴参与比赛,最终获胜那组的草根选手将获得 50 万元的梦想基金。

 

《舞出我人生》节目分为四个阶段。首先,由明星选手向大家介绍本组的另一名草根选手, 然后再奉献编排的舞蹈;接着,由主持人邀请三位专业评委对该组选手的舞蹈进行点评;然后,草根选手向“梦想大使”周立波说出自己的梦想和愿望;最后,再由三位专业评审和 99位大众评审对该组选手打分,决定该组的去留。最终,经过 12 期节目之后,评选出获得最终胜利的队伍。

 

《舞出我人生》从节目定位、节目制作模式、节目内容和运作机制上均体现出创新意识。笔者将就其多元创新之路进行具体分析。

 

舞蹈真人秀在中国的电视荧屏上并不鲜见。《舞林大会》、《舞动奇迹》都是取得了不俗收视率和关注度的舞蹈真人秀节目。基于差异化和创新化的考虑,《舞出我人生》节目制作方为节目注入了公益元素,将《舞出我人生》定位为公益类舞蹈真人秀。由此,《舞出我人生》成功和《舞林大会》、《舞动奇迹》等同类型节目区隔开了,获得了自己的独特定位。

 

为更好地体现节目的公益主题,《舞出我人生》为节目最终获胜队伍的草根选手提供 50 万元的梦想基金,以帮助其实现梦想和愿望。节目也成立了“红舞鞋艺术教育公益基金”,用于帮助更多有着艺术梦想的年轻人。在节目中,明星选手的任务就是和草根选手合作,帮助他获得最终的成功,实现心中的梦想。而“梦想大使”周立波在节目中的主要任务就是与草根选手进行沟通,引导他说出了心里的愿望和梦想。

 

公益舞蹈真人秀的节目定位使得《舞出我人生》不仅靠优美的舞姿吸引了受众,更靠选手们动人的故事感动了观众。诚如节目的名称“舞出我人生”—舞蹈只是节目的一种展现或者说是显现于外的元素,而节目真正的内核是“人生”,是表象背后感人肺腑的故事和充满浓浓爱意的人心。这种定位正是节目获得成功的最根本原因。

 

《舞出我人生》在节目制作层面的创新表现在其为央视和上海灿星公司的强强联合。随着电视产业的发展,呈现出一种分工化的倾向,电视台开始扮演播出平台的角色,而节目内容的制作和提供则由制作公司承担。

 

由于分工和合作,央视和灿星公司均发挥了自己的最大优势。节目的播出平台是央视一套, 播出时间是每周日晚 2005 分。从收视人群、播出范围、影响系数等角度来比较,央视一套可谓是中国电视行业的最大平台,拥有最为丰厚的资源。《舞出我人生》在这样的平台上播出,已经成功了一半,而且节目的播出时间又属于黄金时段。因此综合来看,《舞出我人生》相当于在中国最大播出平台的黄金时间播出,这样的条件为其后来的成功创造了优越的条件。此外,灿星公司的制作也为节目的品质提供了保证。上海灿星公司一直稳坐国内真人秀节目制作的头把交椅,该公司制作的其他节目还包括了火遍全国的《中国好声音》。央视和上海灿星公司的强强联合为《舞出我人生》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以往舞蹈真人秀的参赛选手都是明星。如《舞林大会、《舞动奇迹》。《舞出我人生》虽也有明星的加盟,但主角却是社会上的普通人。节目让明星选手和草根选手两两组合配对,一同参加节目,与其他“明星-草根”组合进行比拼,决出最终的冠军。参加节目的明星既有时下大红大紫的明星或综艺主持人,比如小沈阳、撒贝宁等;也有老牌明星,比如王姬、吕良伟等;同时还有在网上被炒得很火的名人,比如“雪姨”王琳和“元芳,你怎么看”的现实版真人张子健。这些明星的加盟让节目吸引了众多的观众。

 

与此同时,草根选手亦是吸引观众注意的重要因素。为提升节目效果,参与比赛的选手都有着不同的故事。比如,在汶川地震中失去了女儿也失去了双腿的残疾舞者廖智,为了赢得比赛奖金救治自己患有自闭症姐姐的韩艺傅,为了摘去“富二代”标签的沈昕睿,为了得到父亲认同的反串舞者袁野。这些选手在节目的播出过程中被慢慢故事化和标签化,也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虽然从媒介伦理的角度来说,这种在《中国好声音》中被运用到极致的标签化参赛选手创造的尼克•史蒂文森所谓“媒体奇观”的做法不一定非常可取,但是仅就媒体节目创新或是节目效果层面来分析,这样的做法的确在最大程度上简化了受众对于节目参赛选手的认知过程,让受众很快记住了选手,并对他们各自标签化的故事记忆深刻。此种设定让《舞出我人生》的高收视有了保障。

 

《舞出我人生》在比赛的形式和评审机制的设置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取得了不俗的成绩。首先,就比赛的形式而言,《舞出我人生》比赛共分十二期,其中前两期为大淘汰比赛,本来的 24 组选手将在两期节目中淘汰一半,即只有 12 组选手能够进入第三期。而接下来的每期比赛将淘汰一组选手,直到剩下 5 组选手成为参加最后一期总决赛的五强选手。如此详略得当的赛制安排,既避免了比赛过于冗杂而导致的受众欣赏疲惫,又避免了节目进行过快而使得节目的影响力不能彰显。

 

其次,在比赛的评审机制方面也尝试了创新。以往的比赛主要是专业评审占据主要的话语权, 但是在《舞出我人生》节目中则赋予了现场观众评审的权力。每期比赛,除了杨丽萍、黄豆豆等三位专业评审握有评判机会外,现场的 99 位大众评审亦能决定每组选手的去留。这种评审方式极大地调动了现场观众的参与积极性,也让电视机前的观众感受到更多的代入感, 易引发共鸣。

 

“风险共担,利益共享”是《舞出我人生》节目所采取的联动机制总原则。也就是说,央视  和灿星公司在节目的开发、创新、制作、播出和推广方面,均有各自不同的分工,又有相互的合作,从而使得节目在制作或播出过程中的风险由央视和灿星公司共同承担,同时利益的获取也是二者共同分配。以往的制播分离或者说联动机制都处于一种不平等的状态。比如, 如果一个制作公司的制作能力很强,而且节目的播出前景非常被看好,那么制作公司就很可能绑架播出平台(各大卫视或央视)。但假设播出平台的实力非常强,影响力非常大,那么它们就可能会对节目制作公司提出较为苛刻的要求,甚至损害制作公司的利益而满足自己的利益要求。上述的两种情况时常发生,这也是制播分离在很大程度上没能得到实质进展的原因。

 

在《舞出我人生》的节目运行实践中,央视和灿星公司本着相互尊重、坦诚合作的原则,共同担负节目风险,共同获得节目效益,形成了非常好的合作模式。双方在节目播出之前就设定了一个收视率基线。如果在播出的过程中,节目实际收视率低于这个基线,那么节目所有的制作成本和损失的部分均由灿星公司承担。反之,如果节目的收视率普遍高于这个基线, 那么央视就要提升对于灿星公司的利润给付。

 

综上所述,笔者从节目的定位、制作、模式、内容和运作机制等五个维度入手,分析了《舞出我人生》节目的创新机制。可以说正是基于多元化的创新机制,《舞出我人生》才能获得高收视和高关注度。

【更多2020编导艺考广电编应试必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