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戏剧影视导演专业108部必备影片拉片分析32

2019-06-14 16:48:13

影向编导

 

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戏剧影视导演专业108部必备影片拉片分析

吕克•贝松《这个杀手不太冷》——影视视听语言艺术分析


《这个杀手不太冷》电影中的主人公里昂是导演吕克•贝松虚拟刻画出的一位人物,如果说谁是这个世界上最著名的杀手,那么很多人会异口同声的说“里昂”。在杀手的行业里,往  往人们眼中的高手都是非常低调的,尽管如此,他们的名字还是被人们所熟知,他们的故事还是被人们争相谈论。在世界范围内,论杀手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很少有超过里昂的。电影在上映的初期,许多媒体在宣传的时候都冠以《杀手之王》的美称,一位电影银幕上的杀手主人公形象能如此地深入人心,这不仅体现了饰演者让•雷诺精湛的演技,更体现了电影导演吕克•贝松对电影创作的驾驭能力。


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于 1994 年上映,可以说是导演吕克•贝松的转型之作。在此之前, 吕克•贝松的作品都是一些艺术性较强的小众电影,而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可谓是其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大众电影。作为一部成功的商业电影,吕克•贝松通过对影视视听语言的掌控,将作品表现的更加细腻,这也是众多好莱坞商业电影中非常罕见的,电影中的很多镜头和场景都被一些专业人士或非专业认识拿来分析、研究,让人们更加能够深入了解该部影片的艺术价值。


影片一开始部分,导演吕克•贝松就为主人公里昂制作一个长达 9 分钟的开场秀,勾勒出里昂基本的主人公形象:杀手身份、身手娴熟、讲原则、守承诺、冷酷且又低调,让观众对里昂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随后出场的是故事的女主人公玛蒂尔达,导演用一个俯拍的全景镜头进行了特写,“回字形”楼梯的中控部分当作镜头的北京,镜头中出现一双女式皮鞋。紧接着镜头逐渐上升,画面中出现女主人公的裤子,然后出现的是纤细的手拿着香烟、秀气的脸庞、灵动的双手合秀发,上身的外衣很随意地半掩着右肩。故事接下来,玛蒂尔达和里昂在交谈的过程中,不小心将右脸的伤痕显露出来,这让观众了解到女主人公是一个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女孩,生活过的不是很快乐,但是生性大胆、有主见。在这里,导演吕克•贝松大概用了 30 几秒和几个镜头来勾勒出女主人公玛蒂尔达的人物性格、人物特征和生活面貌, 拍摄手法精炼无比。


接下来的部分是电影中经典的桥段之一,可分为三个部分。其一,是邪恶的警察史丹杀害玛蒂尔达全家的过程,包括她的父亲、母亲、姐姐和弟弟。其二,是玛蒂尔达因为去超市买东西而幸免于难,当玛蒂尔达从超市回来看到自己家门口站着坏警察手下的时候,并且得知家人被杀害的一刹那,她故作镇定的往前走到里昂的门前并按响了门铃乞求里昂开门。其三, 里昂一直用猫眼观看门外发生的一切,在看到玛蒂尔达走向自己的门前乞求就她的时候,里昂一直犹豫不决,在看到站在玛蒂尔达家门口放风警察起疑心的时候,里昂最终打开了门救了玛蒂尔达。这三个经典的桥段,导演用了 6 拍子为主的音乐,演奏的旋律都是小跳和级进, 期间充满着不和谐旋律,多次小三跳的音乐旋律使得电影场景更加的昏暗。在里昂开门解救玛蒂尔达的一瞬间,镜头对准的是玛蒂尔达,当门被打开的瞬间,玛蒂尔达整个人被白色的光线照亮,仿佛在向人们暗示玛蒂尔达的人生将被改变。而此时的音乐也一改之前的灰暗格调,滚擦声打破了之前的昏暗格局,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亮色,上行级进到畅饮“mi”后结束 了这个乐段。“mi”是大调中的中音,和“do”一起共同构成了明亮的大三度。但是在这里,  它是小调的属音,所以只是一个乐段终止。此外,在玛蒂尔达从超市买完东西回来的时候, 电影的镜头逐渐缓慢下来,这让观众能够更清楚地看到她的表情和内心的情感变化,这和事发之前能够形成一定的对比。


在坏警察史丹杀害玛蒂尔达家里四个人的时候,在翻看其全家福照片的时候,发现照片中还有一个小女孩遗漏了,遗漏的这个正式故事的女主人公玛蒂尔达,于是决定找到她并斩草除根。当一直站在门口放风的人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想起来刚刚从门口经过的玛蒂尔达,于是起来疑心来到里昂的门前,而里昂来在门后做了最后的打算,用枪口对准了门外的放风者。就在这个时候,屋里的玛蒂尔达灵机一动打开了电视放出动画片的声音,这让门外的放风者听到以后彻底打消了怀疑。这一段的电影配乐和之前的配乐基本上保持一致,最主要的区别就是结束音调回到了“la”这个主调小调式上,也暗示着电影惊险的剧情到这里将告一段落, 开始要进入新的篇章。就在这时,电影音乐结束的时候传来了警笛声,警察的到来使得史丹一群人迅速离开。在故事情节发展到玛蒂尔达趁里昂出去的时候,想自己单独去报仇的时候也同样出现了。


电影情节发展到尾声的过程中,史丹带领大批警察围剿里昂的时候,在里昂死亡的段落里, 他化妆成为受伤的警察被他人扶下来的时候,被一直在外面的史丹发现了。就当里昂独自一人准备逃出去的时候,心里想着对玛蒂尔达许过的承诺——一起幸福地度过余生之时,史丹用枪指着里昂一直紧跟其后。在里昂还没有跨出门口的时候,在其背后打冷枪,终结了里昂的一生以及他对玛蒂尔达许下的承诺。而此时的史丹觉得自己已经成功地杀害了里昂,里昂送给了史丹一个所谓的指环。这是里昂和玛蒂尔达在一起玩过的“指环游戏”。这个所谓的指环是手榴弹的引针,当史丹发现指环的时候急忙翻开里昂身上的衣服,紧接着就是崩的一声,里昂和史丹也随着爆炸声瞬间灰飞烟灭,里昂也最终为玛蒂尔达报了灭门之仇。


在电影的最后段落里,导演巧妙地运用了视觉上的“移焦”和“方向感缺失”,听觉上大量地使用了弦乐长音作为该乐段的和声,旋律层由钢琴的中高音完成。随着里昂逐渐接近门口的时候,音乐的旋律也呈现整体的上行之势,音区越来越高,暗示着里昂的成功越来越接近了。就当里昂快要达到成功的时候,电影的镜头出现了移焦,史丹邪恶的脸和高举的枪指着里昂同时处于 Z 轴上,镜头将焦距由特写的脸转移到手枪上,这是观众的注意力也随之发生改变。


在表现里昂中弹的时候,导演没有直接用镜头特写显示里昂中枪,而是将镜头慢慢的切回到里昂的视角,随着珍格格画面白光一闪,里昂中枪后徐徐倒在地板上,眼睛一直盯着一米之外的门口。走出大门,里昂就可以兑现对玛蒂尔达许下的承诺,一起幸福的度过余生。而这个镜头似乎在暗示着观众什么叫做咫尺天涯。随着里昂中枪倒地,镜头的音乐都逐渐缓慢下来,此时电影中的滚擦声代表的是枪击声,令人感到寒冷的钢琴伴奏声粒感十足,仿佛就像冰雹打在人们的心头,让观众感到是那么的可惜和绝望。这是导演使用的“方向感缺失”视觉技巧,给观众带来了很强的视觉艺术效果。因为观众们的方向感被打破以后,方向本身就会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观众一般都是习惯从熟悉的视角来观看电影,突然让观众所熟悉的视角发生偏离可以很好地渲染另外一个场景,导演充分抓住观众们的观影心里,很好地运用了视觉上的“方向感缺失”,营造了很好的视觉艺术效果。倒在血泊中的里昂用尽全身最后一口气拉开了手榴弹指环,并将它送给史丹,告诉他这是玛蒂尔达送给他的礼物。在这里,导演又再一次使用了移焦手法,观众们顺着史丹的眼神将目光再次集中到里昂的脸上,说完人生中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里昂是那么地不舍、那么地眷恋玛蒂尔达。


电影的结尾,在吉他的独奏声音里,回归到正常生活的玛蒂尔达手捧里昂最好的“朋友”——电影中里昂经常擦拭的绿色兰花。玛蒂尔达坐在一片平整的绿色草地上,手里用一根木棍在草地上挖出一个坑,并将里昂喜爱的了绿色兰花种在里面。导演多次在电影中用镜头表现绿色兰花,兰花不仅暗示着里昂孤寂、痛苦的过去,也暗示着玛蒂尔达回归正常生活, 开始新的生活。在最后,画面的镜头逐渐转变成俯拍,电影的主题曲《Shape of  My  Heart》逐渐响起,镜头越拉越远,玛蒂尔达和地上的绿色兰花也越来越小,整个的画面被一片平整的绿色草地充满着,寓意着一切都将会重新开始,也给观众留下了无限的遐想。


纵观整个影片,导演创造性地运用了大量的视听语言技巧,打造出了独特的电影视听语言艺术风格,影片不仅具有很好的商业价值,艺术价值也十分高,让观众充分感受到了不一样的视觉享受和审美体验,也为以后的电影创作提供了很好的手法和经验,所以说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是难得一见的商业佳作,值得我们去用心去感受、去体验。

【更多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