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戏剧影视导演专业108部必备影片拉片分析33

2019-06-17 16:49:01

影向编导

 

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戏剧影视导演专业108部必备影片拉片分析

汤姆•提克威《罗拉快跑》——与时间赛跑挑战命运的后现代影像

 

《罗拉快跑》这部如瑞士钟表般精确高速运行的电影,其快速简捷的节奏、紧张急促的音乐、  强烈直接的视觉效果,使这部电影具有了传统的经典和现代文本中所罕见的一连串形式快感, 同时,这部具有娱乐色彩与叙事智慧的德国电影又借鉴了电脑游戏运行方式和操作技巧,在

 

镜头处理和段落剪辑上也具有了电脑游戏的节奏感、全知视点和主观视点的交叉,在主题表现上,影片中解构化的情节、奇观性的细节、疏离后的价值及其反秩序的倾向性使《罗拉快跑》在表达人文内涵上具有典型的后现代文化特质,在表层上,影片消解了时空的意义,否定了爱情和死亡的价值,但在深层次上,影片在游戏化的叙事风格和荒诞、怪异的情节段落拼贴中,罗拉与时间赛跑,主动接受命运的挑战,所要传递的依旧是对个人努力拚搏永不放弃的肯定和歌颂,这是一部表现手法和思想内涵上创新与深度完美结合的影片,《罗拉快跑》成为 99 年德国影坛大胆的实验之作。

 

《罗拉快跑》表层上是一个爱情故事。罗拉所有的奔跑都是一个原因,她爱曼尼,她要拯救曼尼,爱情是整部电影的叙事依据,罗拉为了在 20 分钟内筹到男友所需要的钱,一路狂奔冲破了所有的障碍,包括一切现实的逻辑,对曼尼的爱,甚至让死去的罗拉复活,重新开始一轮的奔跑和较量。

 

影片在总体结构上,同一个故事,不同的细节,不同的发展,不同的结局,每一个人物在故事不同的走向里都有不同的命运。人的一生本身就充满了变数,有无数偶然和多种可能性。罗拉是不相信命运的现代女性,男友偶然丢钱,生命和爱情受到了威胁,她要把曼尼从困境中解救出来,罗拉在有限的时间内一路狂奔,在奔跑中她不断地与路人相撞,每一个瞬间都蕴含着不同的命运,镜头用快速定格跳切的手法,把一幅幅不同的画格组接在一起,让观众看到了一系列时间碎片中的人的命运,时间碎片中有不测,但又有很多凑巧的机缘。罗拉第一次奔跑向父亲借钱遭到了拒绝,她只好和曼尼去抢劫商店,在冲出商店后她被警察开枪打死了。罗拉不甘心就这样死去,这个命运不是命定的,她对着空中落下的钱袋大叫一声“停”,于是时间倒流,罗拉开始了第二次奔跑。这一次她抢了父亲的银行,满心以为可以拯救曼尼, 不巧在与曼尼相遇时,曼尼却让卡车给撞死了。无论是谁的死亡都是罗拉所不能接受的,于是时间再次回流,她开始了第三次奔跑,这一次她进了赌场,赌博给她带来了好运,她赢回了 10 万马克,命运攥在了她的手中,人的命运在这由人自已来掌控,结局的圆满在影片内外同时得到了实现。影片在面对这种生存的、抑或叙事的困境中选择了一条颇为荒诞的出路, 时光一次次回流,罗拉一次次奔跑,这样一来,时间、现实的概念被消解了,叙事完全进入了电影自身的假定性当中,电影叙事由此传达出一个信念: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问题应该得到更好的解决。

 

在这部影片中,叙事的任务主要由电影画面本身完成,而电影的视觉表意功能体现的异常突出。影片一开始,镜头的闪回、拼接、组合,以及升格、降格镜头的运用,在告诉我们故事的背景,罗拉的男友曼尼丢了黑帮的钱,并揭示出人物丢钱后的绝望,求助时的焦急等待心理状态。而罗拉在得知男友丢钱后,其紧张的心情同样是通过适当的视觉效果表现出来,大量的人物相片一张张飞快变换着,分明是在模拟罗拉思索向谁可以借到钱的思维过程,从中我们感受到了人物紧张焦虑的情绪。同时,影片也用了比较夸张的手法来强调在故事发展过程中,个人的信念和努力所释放出来的巨大能量。如罗拉的尖叫声可以将玻璃震碎,罗拉在急救车上握住梅耶叔叔的手奇迹般地拯救了他的生命。最突出的是在博彩中心的一幕,完全是“精神无敌”的精彩表现。赌盘象征着不知的莫测命运,而罗拉则凭借其发自内心的最虔诚最热烈的祈祷和从全身爆发出的巨大意念力,使无法控制的滚珠顺应她的期望两次稳稳落在她押下的数字上,自此,生命和爱情获得新生,人的价值得到证实和体现,命运被人所掌握,结局由人来决定了。

 

影片在相当程度上借鉴了电脑游戏中的人物、场景设计和游戏规则,如罗拉三次下楼都在一瞬间变成了动画人物,场景也成了动画场景,这种视听混拼形成的目不暇接、耳不暇听的荒诞感快感,这种随意切换和杂糅及叙事方式上的奇想,使影片逻辑的可能与现实的失真被平面化,形成了零散化的后现代叙事方式拼贴成观念错位的情节游戏,营造出一种视觉奇效和平面快感。

 

在电脑游戏中,玩家自然如同“全知的上帝”控制着整场游戏,并是参与游戏发展情节的“主人公”,玩家可以在某些情节中和角色同呼吸、共命运,体验情感波澜和生死存亡的命运,玩家和角色合二为一,从而“进入”游戏,具有面对、经历、体验与思索的主观感受和主观视点。在《罗拉快跑》中也存在着全知视点和主观视点的融合。片头处,罗拉紧张而力求冷静地在脑海里搜索可以求胜的对象,镜头围绕着她进行 360 度旋拍和俯拍,同时快速切入她崩溃或绝望的表情画格,烘托出紧张得令人晕眩的气氛,节奏有缓有急,生动而丰富。在另一个镜头中,当罗拉准备跑过建筑拐角处时,镜头处于她的右前方,并一直把罗拉锁定在画面中心,直至她转过拐角向远处继续跑动,开始时机位是固定的,只让镜头摇拍,而当她转弯时,机位缓慢上升至俯拍,这是一个全知视点,犹如上帝在观看自已所制造的游戏中被迫不停奔跑的女孩。而紧接着的一个镜头是向两列迎面而来的修女急推,并在与修女擦肩而过的时候回转,拍摄了其中一个修女的近景,这无疑是罗拉的主观视点,焦虑地急速从修女们身边穿行时好奇地回头一望,这一段全知视点和主观视点的交切把节奏较为舒缓的俯拍和节奏快速的跟拍结合在一起,使观众从客观和亲身感受两个方面融入故事情节中。

 

在影片中,导演运用多种手法来表现罗拉一次次的奔跑,或是穿越人群,或从一条街转到另一条街,或跑过有方格子的广场,在视觉上表明罗拉到达和越过一个又一个目标物,从而形成罗拉奔跑之快速之坚韧的感觉。特别是在罗拉的第三次奔跑中,影片运用慢镜头、全中近特景的切换,从客观环境和主观心理结合的角度,立体地多层次地表现罗拉快跑的复杂心理和深刻内涵,这一段情节节奏舒缓,表现了罗拉外在狂奔和急速和内心之间的矛盾、困惑和无奈,观众的视点和罗拉的视点再一次完美融合起来。

 

在《罗拉快跑》中,罗拉三次奔跑中时间回流的衔接上,都是运用了“抛起落下”这个动作, 通过前一次奔跑结束钱袋被抛上天空后缓慢落下和下一次奔跑开始电话的抛起到半空又落下这两个相似的动作,将时间的回流巧妙地连接起来,在时光的回流中,相似的的场景、色调与对话,使得三次奔跑在巨大的感伤情绪和情感力量中顺利过渡转换。在影片中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对时空观念的表达,在文本中,时空的绝对性可以被怀疑、被“偶然性”的力量所改变,因此具有被重复、调整和颠覆的假定性和可能性,正如影片中出现的多米诺骨牌,一旦被某一点意外力量触发,就会导致一系列反应,并且推波助澜,无法阻止,无法挽回,除非多米诺骨牌重新摆放,故事从头开始,罗拉再次起跑,而立在十字路口的罗拉,无论向哪个方向迈出一步,等待她的都是不同的命运。

 

影片大胆怀疑时间和空间的权威性,戏谑地表达出“偶然性”对现实时空的绝对影响力。时  间和空间不再具有决定权和杀伤力,相反却被偶然性所牵制。在死亡面前,爱情、信任、价值一切意义都在被消解,死亡意味着结束,意味着不再有开始、过程和结局,意味着失去一切时间和时空的意义。

 

影片中,电影音乐通过听觉间接表现时间的流逝,补充有形的物质时间,渲染情绪,《罗拉快跑》的音乐主要是以配乐出现的画外音乐,开端的音乐是紧张急促的,卡通罗拉对着镜头朝银幕深处跑去,镜头推进,前景不时有时钟闪现,黑暗中不断闪过的圆弧强化了视觉节奏,表明这是一个时间隧道。卡通罗拉在时间隧道里奔跑,象征着从现在奔向未来,预示了罗拉自觉与时间拚搏的命运。紧张激越的背景音乐,如同奏起节奏快速的迪斯科音乐,它定下了整个影片快节奏的主旋律。当罗拉在街上奔跑时,背景音乐开端音乐的回旋表达,始终是快节奏。影片每一段结尾处的音乐处理也各有特色。

如第一次奔跑时罗拉和曼尼在抢劫后逃离时,运用了高速摄影,同时音乐空灵、柔和、舒缓,既表现了他们的纯真、幼稚与无助,又表现出导演对他们的同情和怜爱,如同上帝悲悯地俯视人类,但音乐随后慢慢消失,罗拉和曼尼如无助的孩子一样被围困着,等待着不祥的结局。第二次奔跑中,罗拉拿着从父亲银行中抢劫的钱袋,带着轻松、喜悦的笑容走向曼尼时,音乐显得快乐、温柔、甜蜜,紧接着曼尼被撞死,音乐戛然而止。第三次奔跑,曼尼拉着赢回 10 万马克的罗拉回家,此时的他们拥有健康的生命、充足的金钱、圆满的爱情,拥有了人生最想得到的三种东西,音乐则是铿锵明媚、激昂有力的,完成了对圆满结局的烘托。整部影片节奏鲜明的音乐与钟表时间的走动相协调,表现了生命运动的节律,渲染了影片的紧张而浪漫的气氛。

 

在这部影片中,导演对色彩的象征性运用也是别具特点。罗拉的情感正是通过影片中大量出现的引人注意的红色呈现的。各种色彩中,红色是最刺激人的视觉器官的颜色,也是鲜血的颜色。在影片中红色的运用,首先体现在主人公罗拉身上,导演为了强调罗拉,为了把罗拉从影片众多的人物中突现出来,对红色的运用已达了极限。罗拉的电话是红色的,那只装着钱的袋子是红色的,红色的救护车驶过曼尼的身体,墙壁上的红箭头指示着罗拉奔跑的方向。电影制作者也许认为红色的道具还不足以表现罗拉,所以在影片中把罗拉的头发也染成了红色,于是,红色头发的罗拉,为了爱情,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在纷乱的街道上,在各种黄头发、黑头发、白头发中奔跑,她的红发如同红色火把,燃烧的是罗拉那炽热的爱情之火。罗拉的奇特在于,她的叛逆性中又恰恰交织着时尚感,她的反常规又暗合着当今的某种规则, 她的姿势源于身体之外的因素,但她最终回到了自已,找到了她真正想要的一切。

 

《罗拉快跑》用特技手法、剪辑技艺、MTV 的连镜以及 Techno、Breakbeat 等电子舞曲带来 了一系列形式快感,三个相互解构的情节走向和情节链中互相颠覆分解的内部元素,这种对统一、普遍模式的放弃,使影片反诠释的后现代特质突现无疑,并充分发挥了想像力,成功地将故事、叙事、游戏结合起来,在一个表面荒诞的情节层面下传递出对时空和生死的的质疑和反思,坚信和张扬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力量,是一部巧妙悬置社会思想与现实责任的影片, 是观赏性和艺术性、思想性完美结合的出色电影。

【更多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