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戏剧影视导演专业108部必备影片拉片分析38

2019-06-26 17:23:46

影向编导

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戏剧影视导演专业108部必备影片拉片分析

岩井俊二《情书》——物哀美

《情书》被众影评人视为日本新电影运动中最重要的作品。影片主要描写了博子深爱着逝去多年未婚夫,对他的怀念有增无减。一次在整理遗物中找到亡夫中学时期的旧址,毅然寄去一封信抒发自己的心情。但万万没有想到,这封信竟寄到了一个与自己心上人同姓名的女子手上。影片通过博子给死去的情人的一封信和那个女子的回信,把博子的回忆思路带进了情人的中学时代,再现了随着年龄增长而被忘却的中学时代的气氛与心境。挖掘出了一份埋藏的暗恋,成就了一段新的爱情。电影无论是在剧情、画面、背景音乐还是象征性表达上都体现了日本传统的物哀精神和余情美。

 

“物哀”为日本所特有的美学概念,最早见于日本古代歌谣,指各种情感引发的感叹之声, 以后进而表达“同情共感,优美纤细的怜惜之情。”作为日本美学概念提出的,则是江户时 代的学者本居宣长。“物哀”的内容含赞赏、亲爱、共鸣、同情、可怜、悲伤的广泛的含义, 而且其感动的对象超出人和物,扩大为社会世相,包括对人的感动、对自然的感动和对世相的感动三个层次。这种日本美,强调在人的各种感情中只有苦闷、忧愁、悲哀才是使人感受最深的。因而在日本电影中,也常常可以感受到人物感情的委婉含蓄、心理刻画的纤细深刻, 有一种清纯而朦胧的艺术美感。在 20 世纪 90 年代崛起的日本新锐导演中,岩井俊二最好地继承了这种美学传统,《情书》则是他的代表作。

 

一、博子崇高爱情的悲剧美

北京大学戴锦华教授曾引述美国女作家麦卡勒斯的名作《伤心咖啡馆之歌》中的语句来表达自己对影片的看法,即“爱者与被爱者其实置身在两个世界中,爱一个人,犹如爱一棵树、一块石头。”

 

影片一开始,首先呈现在银幕上的是博子在雪地里仰望天空的画面,纯净唯美,但又带着淡淡的感伤。在漫天的雪地中,博子静静伫立的一会,像是在沉思,也像是在告别,然后镜头转换,博子走入景深出的村庄。银幕下方出现了影片的名字——情书。从一开始,影片的基调就是唯美带有感伤。在男藤井树三周年祭上,观众依然能够看到她深深的悲哀。但是,这种悲哀却是徒劳的。如此痴情的女子却得不到未婚夫相应的感情回应。甚至于,男藤井树对她的求婚也是那样的牵强。博子在影片中是这样说的:“那个人并没有向我求过婚。他把我叫到摩耶山的掬星台,手里拿着戒指盒,却始终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夜景。大约过了两个钟头,时间久了,我觉得他可怜了,没有办法,所以我才说:请跟我结婚吧!然后他马上就答应了。”

 

博子的爱情可以说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岩井俊二很细腻地描写了博子对于未婚夫的爱,对未婚夫的执着,然而这份爱却是个悲剧。观众被博子的纯情和爱恋所打动,这个爱情悲剧上升到了崇高美的高度。所以最后在苍茫的雪地上,当太阳冉冉升起时,辽阔的大自然预示着新的生机和希望,博子一遍一遍哭着喊着、重复着“你好吗”的时候,观众内心产生震动,对于博子表示深深的同情,同时也会产生哀伤、惋惜的感情,体现出了物哀思想中对人的感动。

 

二、小樽白色世界中的哀情

岩井俊二在艺术领域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多面手。作为横滨国立大学油画专业的毕业生,岩井俊二的绘画也颇具功力。这使得影片的构图和色彩上具有非常鲜明的岩井俊二特色。

 

画面是电影的第一要素。《情书》是一部用画面及其他因素“撰写”的出色作品。博子在雪地中的呼喊,图书馆中随风飘动的白色窗帘、若隐若现的男藤井树,和医院中重病的女藤井树在走廊上对于父亲的死亡的回顾,交叉蒙太奇闪回了她与男藤井树的中学生活,等等,这些画面大都拍摄得唯美,有韵味。《情书》主色调以白色为主。日本人崇尚白色,以白色为贵,白色象征着纯洁、高雅、坚贞。《情书》中,雪这个天然道具在片中多次出现。雪结合了白色和易融的双重特质,与日本人的感伤性格非常契合。白雪是贯穿整个影片的背景和色彩基调,这不仅仅反映了影片女主人公的悲痛心情,也是对那段没有言说的短暂而青涩的初恋的真实写照。而北海道小樽的雪景最为著名,白雪使环境变得极其单纯,充满了纯洁宁静的美感,这为男女藤井树之间简单而含蓄的初恋故事设置了最佳背景。

 

在这部影片中,背景音乐的叙事功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背景音乐就像含情脉脉的电影语言, 几乎构成了影片中的每一个细节,没有狂风暴雨,没有汹涌澎湃,也没有一泻千里,每一个细微之处,就像是涓涓细流,点点滴滴都流进人的心头。音乐的细腻、淡雅、还夹带哀伤与整部影片的风格丝丝相扣,紧密联合,共同推动了影片的叙事。

 

岩井俊二在《情书》中颇为成功地运用了气氛音乐,出色地创造了一种轻柔飘渺、朦朦胧胧的美感。这种似见而又未见、似成而又不成中隐含着淡淡忧愁的气息,令人心头滋生出一种哀婉,恰到好处地诠释了那种既朦胧又淡淡地弥漫于两人之间的情怀:纯真而稚拙,在美丽中混着些许挣扎、无言、创痛、独自蜕变……

 

三、世事无常——死亡的感悟

女藤井树刚开始是以重感冒的状态出现的,她的感冒一直延续了差不多整部影片。她不去医院看病,对于医院她有着深深地恐惧,因为自己的父亲就是患了重感冒而在医院里不治而亡的,影片中的那只蜻蜓是女藤井树对于生命脆弱的理解。因为父亲的死,母亲和爷爷心里一直都有芥蒂,当女藤井树昏倒在地时,关于如何送女藤井去医院,他们发生了争吵。因为这与当年女藤井树爸爸的情况相似,年迈的爷爷肯定自己可以背着孙女用 40 分钟去医院,而藤井树的妈妈却坚持等救护车来。导演着重在这个问题上设置了戏剧冲突,以着重强化对生命的珍贵表达。几经周旋,最终 78 岁的爷爷背着女藤井树,在漫天的雪花中,奋力奔跑,用了 38 分钟换回了女藤井树的生命,同时也解开了母亲和爷爷之间的积怨。

导演透过一家人与死亡斗争的细致描写,来见证生命的可贵。而男藤井树的死更是整个电影展开的前提, 博子的未婚夫藤井树在一次山难中身亡,博子的痴情和执着揭开了男藤井树的那段细腻、美妙,但是隐藏很深的爱恋。影片没有刻意地表现死亡的残酷和恐怖,在影片中死亡更像是生者对死者的回忆与怀念。

 

四、托物寄情——追忆似水流年

《情书》用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流年》来揭示了一段埋藏多年的挚爱。寻找失落的时间,一段至纯的真情,死亡造成永恒的失去,失去后带来特殊的怀念,成为故事的主旋律。

《追忆似水流年》是法国意识流作者普鲁斯特的一部自传体长篇小说。在影片《情书》中, 这本书是连接男藤井树和女藤井树的重要线索。普鲁斯特以他特有的敏感捕抓了情感上最难以察觉的细微之处。“我们努力追忆往事,总是枉费心机,绞尽脑汁都无济于事。往事藏在脑海之外,实非心力所能及,它藏在某种我们意想不到的东西之中,藏在那件东西所给我们的感觉之中,而那件东西在我们死亡之前能否遇到,则全凭偶然。或者我们到死也碰不到。”

 

在这部关于回忆的电影里,导演对线索的把握重新再现了曾经发生在两个少年身上的故事。女藤井树在一遍遍地回忆之中,记录下了她和男藤井树在中学时代的点点滴滴,这些在当时看来比较狼狈的回忆,加深了女藤井树对男藤井树的了解,重新审视了自己与男藤井树的过去,她在病床上那一声声“你好吗”,寄托了对亡人的追忆与思念。在影片的结尾处,学妹们带着这本书来找女藤井树,并不断地提醒她看看书卡的背面,她缓缓翻过这熟悉的书卡, 终于发现了隐藏多年的秘密——书卡背后画着她当年的肖像:一袭学生装,还有清纯的脸庞。这个埋藏了几十年的秘密终于被发现了,写满了藤井树名字的书卡,也是满载着少年的暗恋与羞涩。她终于找回了那段失落的时光,可是那个人已不再世界上了。一切的一切都恍若隔世。《追忆似水流年》在片中不仅仅是一本书,更是影片在象征性表达,死者已矣,但是在追忆的过程中,死亡带给生者的是活下去的信念和希望。

【更多2020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