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罗伯托•贝尼尼《美丽人生》——影片表现手法解析

2019-07-11 14:00:03

影向编导

 

2020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

罗伯托•贝尼尼《美丽人生》——影片表现手法解析

 

传统意义上对于悲剧的定义,迥异于广义上的”悲观主义”;所谓悲观主义,似乎是忽略了生命的一种庄严的责任感,将其弃于深渊而不顾的消极人生态度。相反,悲剧是一种对生命强有力的刺激。悲剧的内核会让人们更加深刻领悟生命的真谛和自己应该如何对生命负责的使命感与责任感。这亦是悲剧存在的意义所在。在电影艺术中,通过演绎悲剧来对电影的主题加以深化,是极为常见的艺术手法。而为了加深悲剧的效果,电影就在很多情况下为了达到艺术层面的实现而脱离了现实的层面,有时候甚至摒弃了现实去追求情感上的升华。影片《美丽人生》中,对于现实性的”牺牲”则是通过喜剧的演绎来表达和实现的,并在导演罗  布托•贝尼尼不落窠臼的”游戏式”的故事情节中完成的。同以往那种血腥残酷,缺乏人文    关怀,对于战争直白描述的多数战争题材的影片相比较,《美丽人生》则在艺术层面寻求到一种能够温暖灵魂的温情”喜剧”的抒发点,并将战争中那些惨烈和人道主义的丧失掩盖在  一场游戏里的乐观态度之中。从一个小人物的生活出发,讲述给我们他如何凭借着乐观的生

 

活态度一个人战胜了那个黑暗而又强大的纳粹集中营,同时让儿子以后的人生能够不为这段经历所影响。他用生命诠释了人性在黑暗中所散发出的光芒和美丽,给我们呈现出一场美丽人生的精彩故事。通过这种喜剧,实则给我们演绎一场有血有泪的故事,超脱了现实主义的层面实现一种艺术上的升华。这种喜剧式的乐观能够敌过外在任何的黑暗与残酷,不同于对血腥赤裸的呈现沉重的惯用方法,更加能够让悲剧变得庄严而又有意义,亦能显示出人性的坚强和美丽。

 

影片主要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在悲惨环境中发生的”喜剧”故事。在众多对于二战犹太集中营描写的电影中,极为经典的便是《辛德勒的名单》。而与之风格和表现手法都有另辟蹊径之举的《美丽人生》,则是出其不意地用喜剧的手段在这些悲惨和荒凉中提炼出不少感动人心的成分,不断地挖掘出新鲜的元素,使得人性的美好和世间那种要用心寻求便能够找得到的温暖,让观影者在满是鲜血和死亡的恐怖氛围笼罩下的纳粹集中营里,看到了一段感人至深的美丽人生。

 

影片以这种独特奇妙的演绎手法,使得悲剧题材中无时不让人感知到泪中有笑、笑中亦含泪  的悲喜剧色彩。使得二战题材的影片不再局限于以往血泪的昭示和鞭挞,而是转向了爱、人  性美好等阳光的元素,独树一帜,使人印象深刻。影片的背景设立在二战时期德国人对犹太  人发动全面的捕杀的危难环境中,从一个犹太小人物的真实而丰富的生活出发,叙述了他的  命运的轨迹。即便同《辛德勒的名单》在题材上有着共同的历史背景,在风格等其他方面两  者都差异巨大,它所带给观众的内心和灵魂的震撼并不是那些真实的再现完成,而是通过对  比的手法,近乎反差式呈现的。多元化的内容丰富的对比让情节更为起伏跌宕,牵扯观众的  情感世界的起伏。一方面是纳粹集中营的机枪和毒气室,另一端却是父亲和儿子的欢笑和游  戏;一面是随时面临血腥和死亡的恐惧,另一面却是父亲对儿子乐观开朗、积极向上的无限  父爱以及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儿子明天美好的人生。即便在血腥的杀戮和惨无人道的环境里, 乐观的父亲仍旧能够找到一片没有战争硝烟的精神世界,在那里演绎着自己的美丽人生以及  儿子今后生命历程中的美丽人生。而在这种阳光开朗的心态下,纳粹如同纸老虎一般变得再  也没有了力量。人性的光辉和真切的父爱面前,那种杀戮和惨无人道变得那样可笑和渺小, 再也激发不起任何惶恐和畏惧。唯有人性,才能够获取敌过世间其他一切的强大力量。

 

一、透过游戏性的语言和故事情节来反衬人物悲剧式的命运

影片《美丽人生》中的语言艺术总体上呈现出轻松、诙谐幽默的特点,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影片不仅仅通过对白来对故事情节以及画面里的内容加以彰显,更重要的是对于人物性格和形象上的展示,对于最终人物悲剧的命运的解释加以反衬和突出,让悲剧的命运更加深入人心。

 

纵观大部分经典的喜剧影片,大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主人公的命运不同于常人,大都充满了冒险和传奇色彩。然而无论在哪个时代什么环境中,人物的性格同社会之间都会有许多矛盾冲突和局限性,尤其是喜剧影片中的”传奇”性人物,通常具有不同于凡人的人生经历, 在命运的手中同外在周遭环境形成主观与客观并存、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不寻常的内在联系。即便他们大都有着乐观豁达的性格特征,却又在实现梦想时候面对现实生活表现出无力和无奈,故而生命的历程中总是充斥着苦涩和悲凉的色调。

 

影片中一个典型的镜头便是在基度的儿子乔西亚在路过一家商店的时候,看到商店门口挂着一个牌子上写着”犹太人和狗禁止入内”的时候,他问爸爸为何犹太人和狗不得入内。基度的回答是:“那是因为他们不想让犹太人和狗进去而已。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和不喜欢的东西。每个人的喜好又都不一样,就像那家五金店,那里边的人不喜欢西班牙人和马;那里是一家药店,昨天我和一个朋友想进去的时候,我们抱着一只袋鼠,人家就不让我们进去,说他们不喜欢袋鼠。而我们家也有不喜欢的东西,我们不喜欢蜘蛛……基度用了一种孩童式的幽默的语言来对孩子解释了世界上这种与生俱来亦改变不了的不平等性  以及犹太人生来的屈辱性的待遇,从而使得乔西亚幼小的心灵没有早早就蒙受灰暗的阴影, 使得他纯洁的心灵没有在种族歧视的灰暗的外在环境下变得不再单纯和充满希望与美好,为了他未来更好的成长注入了阳光一样的积极的力量。在轻松诙谐的调侃中,我们却读懂影片所要表现的悲剧性的内核:二战期间犹太人遭受的不公正的待遇,人性的泯灭和道德价值的沦丧,从而揭示了二战期间影片中人物的悲惨的命运。正如俄国作家果戈理所说的一样,要透过有目共睹的笑,来揭示世人看不见的眼泪。影片还有一处典型的场景:在基度和乔西亚被送往纳粹集中营之后,基度担心在纳粹集中营的经历会在儿子幼小的心中留下难以抹去的阴影和伤痕,从而对他今后的成长造成难以抹去的伤害,于是为了巧妙地掩饰真相,基度对儿子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告诉他他们在一起玩一个游戏,并十分勇敢地在德国纳粹军官面前充当翻译,他把在德军纳粹集中营的经历对乔西亚翻译成了一场游戏,并用幽默而丰富的语言向儿子叙述了所谓的”游戏规则”:谁先得到一千分谁就能得到一架坦克”;“在游戏中得分最低的那个人将会被用一张贴有‘蠢驴’的标记贴在他的后背上。”这些孩童般 的游戏话语,同外在他们即将面临的可怕而又黑暗,随时可能丢掉性命的纳粹集中营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这种幽默的喜剧背后,他们的生命时时刻刻受到着威胁,父亲却仍旧乐观地用自己乐观的生活态度保护着儿子幼小的心灵免于纳粹的伤害,这或许可以被称之为悲剧式伟大吧。

 

二、对比手法的运用,使事物的特征生动,富有表现力和感染力

在对比中不断凸显原有的特征,让影片的情节与情感同时得到强化。从而实现美丽变得更加光彩夺目,丑陋更加难见天日。影片《美丽人生》中还有上述未提到的多处对比的手法:如原本和睦安宁的幸福生活同在德军纳粹集中营的暗无天日的生活的对比;主人公外在的平凡和内在的精神的高贵的对比,更好诠释出人生的真谛和生命的价值意义所在。影片主要给我们演绎的是发生在一个小人物小家庭的平凡故事同那个黑暗残酷、毫无人性的岁月的屠杀与战争之间的对比以及那种最为打动我们内心的、贯穿整部影片里处处流淌的温情和人性的美好同现实对人性的忽略甚至是践踏、璀璨之间的鲜明的对比。从而使得影片在一系列的对比中,将人性的美好的、闪光的成分雕刻得玲珑而又精致,让人难以忘怀。使得影片在黑暗残酷的背景下,在不变的悲剧内核的引导下,仍旧能感知到汩汩流淌的人间真情,让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更加珍惜眼前的幸福的生活,不忘感恩。影片《美丽人生》向我们揭示了生命本来就具有的智慧和爱的正能量,并在我们的思想中留下了一道能够将未来人生照得通亮的光束。就像贝尼尼所说的这部电影的片名的来由:来自于里昂•托洛茨基——一位俄国与国 际历史上地位显赫的历史革命家在流放期间所说的那句震撼人心满是正能量的话,面对预知到的真实的死亡,他凝望着在花园中漫步的妻子,在纸上写下:无论结果怎么样,生命都是如此的美丽。这亦是人生美丽的真实而又永恒的含义,是生命的真谛和意义。我们无法选择甚至很多时候在外在环境的归束下无法选择我们的生命形式和人生轨迹。但是只要你有爱, 知道生命的尽头,你的人生都是美丽的。就像布鲁克林《有棵树》开篇的那句,你有可能永远无法跟上生命匆匆的脚步,实现自己年轻的时候对自己许下的那些美好的期望,但是只要你活着、奋斗着、感激着生命给我们的一切馈赠——好的不好的,那便是一种实现,你的人生亦是美丽的。

 

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事物有多美好,这种毁灭就有多彻底,悲剧就会多震撼人心。影片《美丽人生》却自始至终给我们一种温暖的色调,即便我们很早就预感到这个故事的悲剧的内核。这种悲剧式毁灭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中很多的时代年月里,是一种人性本善同外在冲突之间的矛盾性所导致的必然结果。美好又常常是人间喜剧,是人们终生追求的快乐和幸福。然而值得深信的是,这种毁灭始终是值得推敲且有意义的。就如同影片中主人公基度到死亡之前的所有生命时间里,给儿子的人生所造就的美好一样,让他在今后的生命中始终有着对生命本身的热爱,父爱的光辉下,他终将拥有一个灿烂美丽的人生。

【更多2020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