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米歇尔•阿扎纳维西于斯《艺术家》——曲高但并不和寡

2019-07-18 09:24:24

影向编导

 

2020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

米歇尔•阿扎纳维西于斯《艺术家》——曲高但并不和寡

 

没有多彩的颜色,没有人物对白的声音,完全是电影处于默片时代的形式,但是在整个观影过程中,我们没有遇到任何的理解阻塞,也没有感到任何的气氛沉闷,这是因为它采用了我们司空见惯并且耳熟能详的好莱坞的叙事方法。《艺术家》是一部绝妙的电影,它的“绝”  在于它采用的复古的电影语言,将我们早已抛弃的东西重新进行运作,达到了文物被发现的价值,这种构思本身就是一种艺术思维。有时候,艺术的独特不仅要超越当今向未来看,也可以回头向后看。它的“妙”在于它讲了一个好莱坞式的故事,剧情的起承转合是典型的戏  剧式电影的模式,观众在接受刺激的同时也得到了情感的安慰。因此,《艺术家》从表面上看非常“曲高”,但由于剧情精彩,抒情动人,很容易为大众所接受,并引来一系列的称赞,所以它并不“和寡”。

 

一个好的故事关键在于能给人制造惊喜,这里有两个途径:一是这个故事本身为人们所罕见; 二是这个故事可以很普通,但是其表达的情感可以很独特。《艺术家》便集中了所有精彩故事的桥段:男女的偶然邂逅,灰姑娘变公主,女人对男人的帮助,误会,最后一分钟营救, 英雄经历磨难获得新生。乔治和米勒的相遇是生活中的一个惊喜,之后米勒从一个普通少女成长为一代巨星满足了大家成名的欲望,乔治因为坚持已见而变得穷困潦倒会唤起人们对英雄的同情,米勒对乔治的不离不弃符合大家心中普遍的善良本性,乔治想要自杀时的紧张状态把剧情和观众都推向了高潮,最后的大团圆结尾留给人们完美的念想。在这个过程中,一只既忠诚又聪明的狗给电影增添了很多乐趣,它使落魄之中的乔治看起来并不那么惨,避免观众的观影情绪受到影响。

 

《艺术家》在形式上的复古是对默片时代的一种致敬,而它的故事也紧紧抓住怀旧这个主题, 表达人们在面对时代变革时的恐慌和恼怒。乔治作为默片的明星,他已经习惯了不说话的状态,也沉浸在人们对他的膜拜之中,当声音走进电影之后,他之前的肢体表演的效果大打折扣,很多剧情信息用声音可以直接传递,不再需要动作的演绎和字幕的辅助了。乔治以为人们仍然喜爱他的默片,其实观众是最健忘的,有声片的出现并不是制片老板的功劳,而是观众的渴求和推动,他们希望荧屏能展现更逼近现实真实的画面。之后,乔治的自尊心使他继续保持对有声片的排斥,并导致自己的生活穷困不堪。在这种情况下,唯有爱可以改变一切。米勒代表的新生力量没有忘记乔治,并帮助乔治走出尴尬和落寞的境地。电影《艺术家》对默片形式的致敬和米勒对乔治的挽救一样,都属于一种爱的怀旧。

 

默片在叙事时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省略原则,它不需要把一个情节完整的拍摄出来,也不需要把两个人的对话完全的用字幕打出来,只要把关键的部分呈现出来就行了。《艺术家》在表现米勒成名的经过时用了几张电影演员表的过渡,在表现乔治拍摄电影时,把写剧本的画面和电影本身的画面叠印在一起,乔治与妻子的关系恶化也是通过几个短镜头来体现的,而电影厂老板从开头到结尾几次面部表情的变化,正好是乔治处境的反映。演员的表演在《艺术家》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在有声片的时代里演绎默片的明星是很难的,杜雅尔丹在影片中的造型模仿了克拉克•盖博,而他的表演也突显出了盖博式的高贵、幽默、潇洒的气质。

 

复古的电影语言,好莱坞经典的叙事技巧,电影中的很多桥段甚至是整个故事基调都是模仿经典电影作品的,总之,《艺术家》的各项元素都是旧的,但是当这些旧元素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便发生了化学反应,在这个缤纷的时代里呈现出不一样的新颖。但是,《艺术家》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它只能有一次好运,却无法引领潮流,因为时代毕竟还在进步,我们可以回忆过去,但不能停止前进的脚步。

【更多2020北京电影学院编导艺考标准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