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导培训课件:2020北京影向编导培训班课程教材:编导艺考培训材料分享

2019-05-21 11:26:56

影向编导

 

timg (11) 拷贝.jpg

吴宇森电影

 吴宇森中学时代经常从课堂上溜出来跑到电影院去看电影,他最喜欢的是好莱坞的黑帮片,西部片以及黄金时期的歌舞片。这些电影的共同点是画面都充满了动感。

  吴宇森最崇拜的导演是法国暴力导演皮埃尔·迈尔维勒,此人的作品在暴力中透着浓郁的人情味。但对吴宇森影响最大的人却是拍过《野战群》的萨姆·佩金法,可以说,吴宇森电影中对慢镜的运用以及让角色在圣歌中进行搏命激战的处理方式都是山姆电影语言的发扬光大。

吴宇森是继李小龙、成龙之后,进入好莱坞的第三位华人明星。

timg (12).jpg

进入影视圈

1971年,吴宇森到邵氏影业公司跟随当时最著名的动作片导演张彻拍片。张彻的作品在当时的电影市场中横行无阻,吴宇森从中也学到了许多专业技巧。

之后他到嘉禾担任导演长达十年(1973-1983)。在这十年间他拍了许多完全讨好市场的喜剧,《铁汉柔情》(1973年)、《女子跆拳群英会》(1976)、《少林门》 (1976) 、《大煞星与小妹头》(1978)、《豪侠》(1979)、《滑稽时代》(1980)、《八彩林亚珍》(1982)等喜剧电影。这段时期被他自己称作“喜剧的十年 ”。

曲折之路

70年代末,他曾受聘于中国电影工作室做制片助理和剧本检查员。在这期间 美国的新生代导演萨姆·佩金法给了他很多灵感,作品中的暴力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83年事业沉入谷底,被外放到台湾沉寂了将近三年。在1985年加入了徐克的“电影工作室”。1986年在徐克的帮助下,成功执导了《英雄本色》,该片奠定了吴宇森的暴力美学的电影风格,以至后来的《英雄本色2(1987)和《喋血双雄》(1989)都沿袭了这一风格。

巅峰

    1、《英雄本色》不仅是吴宇森的人生转折点, 也是香港电影的一座丰碑。

这部大场面、高质量的作品震撼了所有观众和影人。这部影片还为香港电影发现了一大批人才,比如徐克、张国荣以及当年同样失意影坛,被称做“票房毒药”的周润发。一群失意、蛰伏的男人征服了命运,相互迸发出了无比耀眼的光芒。

    2、《喋血双雄》——最重要的代表作。

主题意义:无法用任何东西来衡量的友情、惺惺相惜的江湖兄弟和各自不可动摇的做人原则。

吴宇森用极为自信的手法让暴力世界中弥漫出无法言语的浪漫,华丽而控制自如的镜头、精练的对白以及舞蹈般的枪战动作令人为之倾倒。

片尾在教堂里的生死决战,可以代表暴力美学的精髓:烛光中映出的圣母像,背景中掠过的白鸽,一对最不应成为朋友的生死之交,共同执行着自己心目中的正义。 

闯荡好莱坞

1993年环球电影公司投资请吴宇森执导尚格·云顿主演的《终极标靶》。

影片中虽然也有圣歌中飞舞的白鸽,但却少了那份一贯的诗意,它更象一部尚格·云顿的动作片。因此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终极标靶》并不是真正的吴宇森电影。

代表作:《断箭》

1996年,他接手20世纪福克斯公司的《断箭》。《断箭》最吸引人的就是饰演奸角的约翰·特拉沃尔塔模仿周润发的每一个动作,从玩世不恭的笑容到吸烟姿势,都极具神韵。同时,吴宇森设计的动作戏和各种细节令人应接不暇。

本片是吴宇森第一次按照美国电影的套路大展拳脚,此时他已真正把握了好莱坞动作片的命脉。

代表作:《变脸》 吴宇森在片中找到了东西方世界共同崇尚的那种“人道精神”和“家庭观念”,并着重刻画了女性角色的刚强和温柔,这一点百分之百地受到了女性观众的认可。

与以往处理人物的风格一样,该片的主人公亦处于正邪之间。片中约翰·特拉沃尔塔与尼古拉斯·凯奇,本来一个代表善、一个代表恶,但经过交换面孔后他们基本上成了同一个人的两种性格。

电影特点

他通常被称为“暴力美学大师”,实际上他的电影在暴力这层外衣下,着重描写的是人物之间的情谊以及人与时代的关系。他善于借物抒情,寓情于物,像在他电影里经常出现的“白鸽”,“教堂”都是美好的象征。

暴力美学

   概念:“暴力美学”原指起源于中国香港,在日本发展成熟,后又传入美国的一种电影艺术趣味和形式探索。最通俗的说法就是,将暴力的动作场面仪式化。

吴宇森“英雄系列”影片的出现使得他以暴力为题材的影片不再被当成是“暴力影片”来看,因为他给全世界观众提供了一种审视暴力的全新视角——东方美学视角,第一次使暴力成为了一种“有意味的形式” 

特征和内涵

展示攻击性力量,展示夸张的、非常规的暴力行为。

文艺作品中,暴力的呈现可划分为两种不同形态:一是暴力在经过形式化的改造后,其攻击性得以软化,暴力变得容易被接受;另一种情况是比较直接地展现暴力过程以及血腥效果,渲染暴力的感官刺激性。

吴宇森式“暴力美学”

   1、吴宇森对暴力的呈现,并非是对残忍痛苦的夸张,也不是依赖现代高科技手段而形成的特异造型或者象战争片一样的宏伟场面。

   2、吴氏“暴力美学”的精髓,在于将暴力作为一种审美对象加以抒情式的摹写。他将长镜头与视角多变的镜头剪辑相结合,在紧张激烈的动作场面中有意拉长时空,形成“动作场面的长镜头”。

   3、他将以往动作电影中似乎并不少见的打斗、枪战和追逐场面重新打散,以超现实的方式重新排列组合,同时在气氛上极力加以铺垫和渲染,还常常喜欢配以古典音乐。

  1、营造画面镜头的意境美感

《英雄本色》中,当周润发扮演的角色最后被乱枪击中时,慢镜头表现他身上的弹孔不断涌出鲜血,身体缓慢地前后摆动,就好象是一种奇异而优雅的舞蹈。

《喋血双雄》中“教堂决战”一场,激烈的枪战通过教堂里飞掠的白鸽、忽明忽灭的蜡烛和庄严的圣母像的渲染,气氛凄美华丽,更是成为吴宇森电影中的经典场面。

 这样通过把视听造型刻意把影片营造成画面优美、音响丰富、色彩强烈的交响音画。使观众体验到的不是死亡的痛苦,而是暴力被“陌生化”后所形成的独特的诗意。

  2、传达人性的光辉和伟大

 在吴宇森的暴力美学中通过暴力动作的视觉场面向我们传递暴力的背后都折射出深沉的情感和醉人的人文关怀。

   在《喋血双雄》中,周润发扮演的“小庄”和李修贤扮演的“李鹰”,二人惺惺相惜的那种感情早就已经淡化了影片的暴力色彩,这是一种暴力世界的浪漫。

正像吴宇森所说:“这是我最想用镜头来表达出的东西,哲学式的电影,骑士般的主角,也表达了我心中的理想。” 

吴宇森电影中的经典

  1、“白鸽”  ——表现暴力美学的一个重要符号

白鸽是美好事物的象征,它是一个淡化暴力的符号,这是将暴力转化为美学的一种方式。

  白鸽在血雨腥风中飞翔,和平在纷争中展翅,鸽子不再单纯代表着暴力的美学化,而是寄托着一种暴力之中对暴力的鞭挞。  吴宇森展示暴力却不崇尚暴力所以白鸽就成了点睛之笔。

  2、风衣        

不论是在吴宇森的古装戏还是现代戏中,我们都能够看到那些宽大的,随风飘舞的风衣,即便是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但是通过镜头组接让他飘舞而产生美感,不但增强了画面的动感,而且更将暴力的血腥味道同化吸收,使之成为了暴力美学的一大特色

  3、手枪        

手枪是吴宇森电影里传统的道具,也是吴宇森电影的灵魂。他的电影里没有绝对的邪恶和正义,两者总是充满激情地交织在一起,枪在英雄手里捍卫着正义和尊严,哪怕是一支左轮手枪,似乎也装着千百发子弹,于是枪林弹雨中英雄和英雄的故事闪闪发光。

  4、音乐        

    吴宇森的电影是可以用耳朵听的电影,因为有了音乐,暴力不再是血腥,人性的柔美随处可见。

吴氏暴力美学之杰作----喋血双雄

讲述了一个杀手和一个正义的警察之间所发生的故事,杀手很重情义,警察很重道义!在他们发生一系列事情之后产生了一种情谊,为了正义为了道义!一种对正义的伸张!男人之间的豪情,充满着一种英雄情怀!

运用的手法

一、渲染暴力场面

  1对比——视觉效果

 本片中多次运用了对比的手法来突出视觉效果,其中包括节奏对比、色彩对比和气氛对比。

  2杀人场面——华丽优雅的舞蹈性

把杀人的场面做的很艺术化、形式化和符号化,为此他总是通过剪辑、音乐、节奏、降格等几个方面入手把杀人的场面渲染的华丽优雅具有舞蹈性

二、吴宇森的符号

教堂、白鸽、圣像与烛光在吴宇森的电影中总会不时的出现或是为了渲染气氛或是为了变换节奏。

三、深层次的内涵

通过表层的暴力来表现出深层次的内涵,比如他的电影中总是充满着情谊,男人之间的豪情,兄弟之间的亲情等,情谊总是他着重描写的东西。

四、细节

冷色调是本片的主色调,背景始终都是冷冷的淡淡的蓝色而且片中许多的灯光采用的都是蓝色。

五、音乐

音乐总是有一种淡淡哀伤的情绪,但是却又非常好的配合了画面,使之本身就很有冲击力的画面更加丰富。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