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许鞍华《桃姐》——视听语言分析

2019-08-14 10:04:46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

许鞍华《桃姐》——视听语言分析

一、影片背景

《桃姐》是 2011 年由许鞍华执导的文艺电影,改编自真人真事。这部影片上映之后不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而且拿下许多奖项。故事讲述了少爷罗杰与在他家侍奉了数十年的老用人桃姐之间的故事。桃姐从罗杰的爷爷那一代开始就一直照顾着这一家人,并且罗杰也是桃姐一手带大的。桃姐一天天老去,一次意外昏倒,被罗杰送到医院。醒来之后的桃姐,在得知自己中风之后向罗杰提出自己想住到老人院去。罗杰经常去看望她,并且常带她出去散步, 两人关系也比之前更加亲近。桃姐努力想要恢复身体但终究没有成功,在经历了各种病痛还是离开人世,最终罗杰为桃姐操办了后事。这部片子节奏平淡,但却相当真实。

 

二、手持拍摄

手持拍摄可以把观众迅速带入故事情节中。比如在影片《桃姐》的开始,桃姐在房间里吃药, 突然身体不适、头晕目眩的场景中,强烈的晃动除了可以创造紧张眩晕的观影效果,也可以表现出桃姐当时的身体状态,让观众可以通过镜头语言来感知到桃姐的头晕目眩;同时摄像机把被摄主体放在视觉中心,尽可能贴近被拍摄主体,给主体最大的面积、良好的照明、醒目的位置,让观众可以观察到被拍摄主体的细节。

 

手持拍摄也可以创造出逼真的主观视觉,来增强真实感。比如《桃姐》中另外一组镜头,画面切入出差回家的罗杰,同样也是手持拍摄,罗杰出差回家从喊门到之后猛烈地拍门,寓意着事态的变化。镜头从手持的窥视远镜头拉到近景,就好像有旁观者在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迅速使观众进入剧情。同时,手持拍摄可以使观众清晰地看到罗杰的面目表情,增强画面的紧张感,表现出现场的真实性,推动剧情的发展,为之后桃姐住进老人院作铺垫。最后,运用这样的拍摄手法更加契合剧本所定位的现实题材。

三、构图分析

在影片《桃姐》中,画面构图的运用,呈现出最佳的拍摄视角,能够使观众明了被拍摄物体之间的关系,不再需要运用台词来解释镜头所表达的内容,更加深入地表现出导演想要传达的思想感情;也为桃姐和罗杰的关系进展起到了良好的辅助推动作用,在凸显主题的同时使影片表现形式更加自然,更具有连贯性、真实性。

 

电影的人物画面构图,通过调节画面面积的大小更加完美地呈现被拍摄者之间的关系。电影刚开始,桃姐给即将出差的罗杰做午饭,罗杰坐在画面的正中间,而桃姐则是在忙来忙去地端菜、上菜,留在画面左侧三分之一的位置,并且人物处于侧身状态。这样的画面面积让我们了解两人关系的不对等。而且从画面的坐姿、神态动作,罗杰在吃饭,桃姐却在忙前忙后, 画面的语言也就表现了两人的身份关系。

 

画面中,前景和后景在构图中也可呈现人物关系,并且侧面反映出人物性格。桃姐在罗杰吃过午饭后,自己才开始在厨房吃午饭。这个镜头罗杰在前景,而桃姐则是在画面最远的厨房一角,这样一坐一站、一远一近的画面构图,显得桃姐越发渺小。镜头不仅能够反映出桃姐勤勤恳恳、谨守本分的人物性格,而且在对罗杰的关心上,处于一种想要关心但又碍于自己身份,在表达关心的方式上显得生硬又纠结的内心情感。

 

在影视画面中,镜头构图代表着不同的意义,但是每个镜头所要表现的内容都是存在实际意义的。通过画面空间的构成,来展现导演想要表达出的人物内心的情感活动。

 

桃姐由于中风被送到医院去,罗杰去探望她的场景中,桃姐躺在病床上,而罗杰却坐在床尾旁边的凳子上,两人的距离可以说是十分遥远。并且两人在交流的时候,镜头也是来回切换, 没有共享画面空间也就代表着没有共享心理空间。这一处场景中,沉默的时间更多一些。桃姐想要吃饭,可是由于受到中风的影响,手没有办法拿餐具,但又不想麻烦罗杰,这里突显出了桃姐觉得自己身份卑微,做任何事情都是小心翼翼,不给他人添麻烦。这时的画面中, 两人的关系依旧是主仆,并没有过多的心理沟通,但是可以推动剧情发展,为两人之后的关系发展埋下伏笔。

 

四、道具寓意

道具,时常被认为是影视作品中与影视画面、故事情节、人物有联系的一切物品。

 

《桃姐》中,猫的反复出现有着深刻的含义,可以说猫是贯穿影片的重要角色。猫的第一次出现,是桃姐在照顾罗杰吃饭的时候对猫的百般呵护,仅次于对罗杰的照顾,并且在画面中, 镜头从猫在吃食物的画面切换到下一个镜头时,运用了相似物体转场,而这个相似物体转场切换到了罗杰在吃饭的镜头,导演想要更深一层地表现出罗杰和猫对于桃姐来说,都是内心割舍不下的“孩子”。

 

猫的第二次出现,是桃姐晕倒在家,罗杰在门外拍门,而镜头却转向了猫孤立在凳子上,望向窗外。随着罗杰的声音逐渐急切,之后猫跳下凳子,音乐起。这个画面把猫灵性化,这里猫隐喻着门外的罗杰,把猫似“孩子”刻画得更加深刻。

 

猫的第三次出现,是罗杰从老人院把桃姐接回家收拾衣物时,把暂时寄养在别人家的猫带了回来,给桃姐意外的惊喜。桃姐在离开家回老人院之前对猫的一番“言语”,更像是对孩子的叮嘱,也能侧面地表现出桃姐自身也是在他人家寄住,更是懂得其中的辛酸,让旁观者更加了解导演想要刻画的桃姐的人物性格。

 

猫的第四次出现,是桃姐一人在老人院过年时的场景,罗杰把猫送到老人院去陪桃姐。而这里猫的出现更加升华了之前的寓意,不再单指“孩子”,导演更想要表达出桃姐是一个无儿无女的老人,而猫是她的一种精神寄托。老人感到孤独、无望,而猫能够给予他们安慰。这里指的不再是桃姐个人,而是处于这一阶段老年人。在现实生活中,老人与猫在一起是我们常遇见的场景,导演用猫来贯穿影片,可以说是贴近生活,把老年人的孤独感在镜头下放大化,引起我们的深思。

 

影片中出现了许多铁架子为前景的画面。桃姐刚住进老人院时,不习惯老人院的生活。在桃姐拄着拐杖蹒跚着回房间的画面中,我们不难发现,镜头在拍摄时,铁架子位于画面的前景中,而镜头通过铁架子对桃姐进行背面拍摄,这个镜头让被拍摄人物禁锢在一个框架当中, 随着桃姐的蹒跚前行,桃姐显得越发渺小、脆弱。铁架子这个实物是冰冷的,更像是导演在寓意着这个社会对于人类老去的一种藐视,无论运用什么办法都逃离不了这样的束缚,让属于旁观者的观众显得更加无能为力。

 

整部影片中,老人院的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但每个人身上的故事,导演并没有过多讲述, 而是一笔带过。这些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故事,给了观众更多的想象空间。

 

《桃姐》这部影片,延续了许鞍华导演一贯的现实主义风格,内容的表达并不会让人感觉煽情、做作,更多的是对现下社会老年人问题的关注与反思。桃姐给人的感觉不是一位仆人, 她对罗杰带有更深一层的亲情,她的形象更像是一位母亲。导演在影片中表达了罗杰与桃姐之间的亲情,同时影片对老人院其他人物的描写不多,但出现的人物都具有社会典型性。笔者认为,影片除了想要表达罗杰与桃姐之间的情感主题外,更想要展现对于人生的思考和探寻。

 

影片拍摄手法较为纪实平稳、客观理性,导演通过冷静、张合有度的镜头语言,表现出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然。电影中一个个社会典型性的小故事由碎片的生活细节构成。每一个故事的表达,并非为了批判社会生活,而是为了让观众通过片中细节的深度剖析、理性思考,能够清晰地发现自己周围处于老龄化阶段的人群,从而引发思考,激起观众应有的社会责任意识。

【更多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