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周星驰《喜剧之王》——每个人都在演戏

2019-08-19 15:02:57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

周星驰《喜剧之王》——每个人都在演戏

 

《喜剧之王》并不仅仅是一部励志电影,更不仅仅是爱情片。和很多主角最终逆袭的小人物奋斗故事不一样,尹天仇在将要演男主角的时候,梦寐以求的东西突然从指缝间溜走,就因为他当着杜鹃儿的面,告诉柳飘飘,他愿意养她。

 

这个转折点,使得《喜剧之王》超越了一般的励志电影,触及到了价值观的选择。

 

或者说,它拷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尹天仇怀才不遇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仅仅是因为演技不够吗?实际上当他给与一个让杜娟儿失望的回答后,我们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在柳飘飘问尹天仇“是不是真的要养我”的时候,尹天仇自己可能不知道,他面临着一个电  影中两善择一的难题:选择真,还是选择功成名就?而他不假思索就选择了直面自己真挚的情感。

 

在回头去看,《喜剧之王》选择了以演戏作为梦想的载体,其实不仅仅是因为周星驰是个演员,为了把《喜剧之王》拍成个人自传。从电影艺术的角度来讲,《喜剧之王》其实借着演戏这个载体,探讨了戏与真的主题。

 

《喜剧之王》里,每个人都在演戏。

洪爷刚读完大学的小弟要去收保护费,所以让周星驰指导他如何在造型和气场上更像黑社会。

 

言行举止豪放粗俗的柳飘飘要投客人所好,所以必须装作清纯女学生。于是妈咪就带着一帮小姐去找尹天仇学演戏。

 

吴孟达作为卧底,更是每天都在演戏。他说自己比所谓的演员更专业,更加高尚、更加有技巧,没有剧本,但绝对不会 NG。所以,他才应该拿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这一切会让人想起“人生如此,全靠演技”这句话。生活跟电影一样,有游戏规则,不管你喜不喜欢,它都给你分配了相应的角色,而你对此浑然不觉。

 

当你第一次跟眼前这个男孩子约会,就算情不自禁地想把跟他上床,却也还是要故作矜持。而对面这个男孩子再猴急要跟你上床,也还是要先假装绅士。

那些在追女孩子时每天送早餐,嘘寒问暖的男孩子,有多少是出于自然的情感在做这些事的? 也许大部分都只是觉得,他应该扮演一个追求者的角色,而角色的对白和行为就是如此。

 

好多时候,爱情追逐,都只是在按照固定的程序进行而已。

 

柳飘飘和尹天仇也是如此。他们情不自禁,却只能以“涂润唇膏”这样拙劣的借口来接吻。  一夜风流后,一个搜刮了整个屋子,把全副身家付给对方当嫖资,一个拿了嫖资后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谢谢老板。”

 

大部分人在生活里都不是好的演员,因为你总被分配到不擅长的角色,并且,生活的戏不能NG,演不好就要承担后果。

收保护费时横不起来,就要被打到流鼻血。在客人面前扮不了清纯,就可能会被退单。做卧底时演得不好,更是要有生命危险。

在电影里,你演完可以走出来。张曼玉演了妓女,但生活里没人会认为他是妓女。可在生活中,你要当黑社会,就必须从里到外都是黑社会,全身心地投入。

戏常常意味着伪,而有的人却坚持真,所以怎么都演不好。

从电影专业的角度来讲,尹天仇也许是个好的演员,有丰富的理论知识。但在生活里,他并不是个好的演员。

当他演死尸的时候,却总是不想死,而是以自己所理解的方式去演绎,结果挨了杜娟儿一顿骂。

在教小混混怎么演绎痛的时候,尹天仇居然引用俄国戏剧理论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理论。此时,小混混们的表情是这样的:

他无论跟导演、洪爷还是夜总会的小姐讲话,都是同一副腔调,与场景显得格格不入,甚至有点滑稽可笑。所以每当他头头是道讲演技,柳飘飘就笑他:“死跑龙套的。”

 

当妈咪说“我们是夜总会小姐”时,尹天仇很坦白地回答:“看得出来。”

第二次演死尸的时候,尹天仇涂了满脸泥巴躺在地上。无论其他人怎么拳打脚踢,他都不起来。杜娟儿因此另眼相看,并叫他以后跟着她开工。

只是,当杜鹃儿骂上次那个怎么也死不了的死尸时,尹天仇毫无必要地擦干了泥巴坦白,自己就是上次那个死尸。结果把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搞砸了。

当杜鹃儿慧眼识珠让他演男主角后,两人越走越近。那会我们以为,这是一个小人物努力奋斗往上爬并迎取白富美,抛弃糟糠之妻(柳飘飘)的故事时,尹天仇当着杜鹃儿的面,对柳飘飘的那句“yesI do”,让整个剧情急转直下。尹天仇因为真诚和坦白,美梦碎了一地。

而最后卧底的那段戏,让尹天仇真正明白,生活中的戏是那么难演。

本来,尹天仇把装着枪的外卖送到吴孟达手里就算完事。但吴孟达怎么都没机会打电话叫外卖,因此节外生枝。

尹天仇到点没接到电话,居然还是按部就班地去敲门。此时尹天仇进屋,“剧本”就已经变了。但无论吴孟达怎样旁敲侧击地提醒,甚至动手打他,他的脑筋都没有转过来。这时候, 尹天仇紧张到忘了台词。

演完这场戏之后,他终于承认,自己没有演戏的才华,还是当观众好了。当卧底居然要真的杀人,还要在黑社会面前镇定自若,对答如流,说错一句话就有可能挨子弹。

而在电影开头,他对着大海喊:“努力,奋斗。”夜晚跟柳飘飘在海边时,他说:“天亮了就就会很美。”无论每次演完怎么被赶出片场,如何被羞辱,尹天仇都没有放弃。但在离成功最近的时候摔下来,以及一场节外生枝的枪战,却让他轻易就说出“我没有演戏才华”。

毕竟,影坛其实是个名利场,想要成为角儿,除了演技以外,还需要八面玲珑,甚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杜鹃儿跟导演说:“我观察他好久了。他很用心。”导演说:“演戏是生意,又不是谈恋爱,光用心有什么用?”

但在尹天仇心里,却是“演戏诚可贵,真诚价更高”。

所以,《喜剧之王》和周星驰中后期的很多电影一样,有着悲剧的内核。阻止一个人成功的, 原来不是付出的汗水不够多,也不是你的智商不够高,而是因为不愿意遵守那些会磨灭你的纯真和棱角的规则。这才是最让人绝望的。

从电影中你也可以看出,尹天仇想要的,不仅仅是当男主角,而是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演绎。但这一切在势利的市场和电影工业面前,显得那样一钱不值。

尹天仇很认真地教小混混怎样演绎痛,而小混混却用他来讹老奶奶。这跟《少林足球》里, 五师兄总想在高科技的世界里将少林功夫发扬光大,却被人看作神经病的剧情非常类似。

“我是一个演员”,这句话包含的是一种对于演绎的信仰和骄傲,而不仅仅只是成为电影工业的一个工作人员而已。

他可以为了一个死尸角色,被人拳打脚踢,可以为了当替身,被火烧到像烤鸡翅膀,却任何时候都西装笔挺,平和但又骄傲地说:“我是一个演员。”

这就是《喜剧之王》结尾的现实意义。周星驰在现实中就喜欢改剧本,喜欢用自己的方式演绎。这在他出名之前就是如此。但是,这世上只有一个人最终成为周星驰。大多数人只能卑微地在冰冷的电影工业里,成为一颗按部就班的螺丝钉。

正如你怀揣着高尚的文学梦想,却只能在办公室里打开微信编辑器,憋屈地打下“好看的女孩都自带烧钱属性”一般。赚钱和成名其实不难,难的是站着把钱赚了。

最后,当尹天仇发现一切都是泡影时,便回到了家,一声叹息后跟柳飘飘说了一句:“飘飘,我爱你。”

他放弃了电影梦,她逃离了红灯区,都选择从言不由衷的戏里逃脱出来。幸好,他们还有爱情这片最后的伊甸园。

【更多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