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刘伟强&麦兆辉《无间道》——生命无间,人性有道

2019-08-21 15:25:24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

刘伟强&麦兆辉《无间道》——生命无间,人性有道

《无间道》这部被香港影评界称做拯救了新世纪香港电影市场的作品,堪称香港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自播映以来,一度拿奖拿到手软。2007 年,在纪念香港特区成立十周年举办的“香港特区十周年电影选举”中,《无间道》夺得最佳电影称号。这在每年量产三百余部影  片、有东方“东方好莱坞”之称的香港实属不易。

 

不仅如此,舆论界还称颂《无间道》改变了香港电影的制作模式,其影响之大,程度之深, 至今不绝。那么,从电影元素来说,影片《无间道 1》的开创价值和经典意义究竟在哪里? 本文试从文本分析角度探讨它的成功之道。

 

熟悉香港电影的人都知道,以警匪、枪战、黑社会为题材的影片是香港电影界乐此不疲的类型影片。早期表现善恶对立、黑白对抗,讲述有消费性的故事是其主要特点。到 80 年代, 一批在商业元素包裹下兼注重刻画人性的影片出现,如吴宇森的悲剧英雄系列等。很显然, 从大的类型来说,《无间道》仍然属于此类影片。但是,它又是一部非常独特的影片。既有商业故事,又注重塑造人物,表现深刻的人性挣扎,深入思考人生和命运的主题。

 

从题材来看,善恶对立是这类影片惯常的思维模式,也是这种类型影片展开叙述和结构故事的关键所在。但这部影片开头就安排了对韩琛犯罪集团的抓捕行动,这惯常的情节高潮一般都安排在影片最后,顺势揭出谜底,结束故事。而为了保持影片情节张力,双方的这种欺骗与反欺骗常常被安排为潜在的斗法过程,作者运用巧妙的隐藏和恰当的暴露来制造看点。而在这部影片中,冲突戏被提前,还有,双方的卧底一开始就是显露的,传统悬念亦被舍斥。这表明,影片并不以此为看点,那么,题材表现的重点何在呢?

 

原来,在剔除完全注重故事情节因素的传统做法后,影片题材已经发生了巧妙变化。影片前面安排的这次情节高潮表明,其重心已经由警匪对抗的故事巧妙地转化为警匪双方内部的硏鈐人性倾轧——双方调查自己队伍中的内鬼,由此深入刻画人物。

 

影片主要刻画了两个人物,陈永仁和刘建明,表现他们身份错位,自我丧失的无奈,表现了他们希望回归正常人的身份和生活的愿望和共同的悲剧命运。

 

陈永仁本来是警校的优秀学员,但恰恰因为他的优秀,他幸运而又不幸地被派作卧底。从此走上了一条艰难的不归路。原本说好是三年期限,但如今已经快十年了。年限的不断延长, 既说明了卧底生活的艰难和危险,又反衬了他的痛苦;既隐含了他工作出色,又说明了他愈是做得好愈是无法摆脱苦境的悖论和无奈。为了成为出色的卧底,他不得不干那些“合乎” 他身份的事,以博取信任,但是身为警察的自觉和为人的良知又使他强烈地自我谴责。他处于极度的心理折磨之中。刘建明没有陈永仁那么多的磨难,他似乎一切都挺好,物质丰裕, 地位牢固,精神自得。殊不知,他的虚伪和做作已经被身边最亲密的人观察得一清二楚。她

 

称他有二十八种性格,很可怕。如果说陈永仁面临的是忍受,那么刘建明面临的则是选择。陈永仁无法找回自己的身份,不得不压抑自己的痛苦,那么,刘建明则是在如履薄冰的幸福边缘迷失,在即将爆发的火山口流连忘返。

 

同时,影片还表现了他们希望回归正常人的身份和生活的愿望。苦难中的陈永仁是这样,幸运之中的刘建明同样是。女友觉得他很“可怕”,“挺可怜”。特别是他在除掉黄警司之后,原以为韩琛会更加赏识他,结果却发现韩琛在利用他,背着他甚至甩开他在做事。他于是彻底幻灭了。转而寻找陈永仁合作,就是希望回归的标志。

 

陈永仁既是一个好人,又是一个英雄,但他离幸运就是稍差一分,他的悲剧命运令人同情。刘建明开始是一个替犯罪组织卖命的人,但在最后,他请求陈永仁给他一个机会,他的忏悔是真诚的,但他觉悟之时已经晚了。

 

影片刻画的这两个主要人物,从价值观来说,他们分明代表着正价值和负价值。传统警匪片不但表现他们社会角色的对立,而且更要强调他们性格的冲突和人格的强烈对比。但在《无间道》中,影片恰恰突出写他们人性和人格中相同的一面。

 

影片开头就表现了他们的人性相通。序幕中,刚刚被派到警队训练的刘建明望着陈永仁被赶出警队大门的背影,心里说:“我想跟他换。”刘建明到音响店挑选设备,偶遇陈永仁,两个人沟通顺利,感受相同。影片开头的这两个画面和细节都是隐喻性的,为整个影片刻画人物打下了基调。

 

陈永仁和刘建明人性的共同点表现在很多方面。从工作能力来说,他们都是出类拔萃的。从个人品德来说,影片更表现了他们普通人性的一面。作为人,在普通生活中,他们原来是如此的接近和友好。刘建明对待MARY,和陈永仁对待心理医生的态度多么相似!MARY    能够观察到刘建明的心理隐衷,指出他的伪装和可怕,我们可以逆向理解为是因为刘建明对待自己亲爱的不设防造成的。同样,陈永仁也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医生。他竟然连自己是警察这样天大的秘密都告诉了她。在传统警匪片中,反面人物像刘建明之类人极容易被概念性地丑化, 而与此同时,像陈永仁这样的英雄则会被概念性地拔高和纯化。而在这部影片中,它既没有刻意拔高正面人物,也没有有意贬斥反面人物,它注重表现了人物在具体环境下的真实行为和心理。

 

通过影片对陈永仁和刘建明两个人物塑造手法的分析,可以透析出创作者悲天悯人的人道主义态度。这种创作心态,是决定这部影片取得深层突破的内在原因。创作者在对待他所塑造的人物时,不是以一种价值判断为预前提,将所有的人物进行好坏分类,然后做出是否符合道德规范的判定,而是采取了客观的中立态度,以一种自然主义的客观性和现实主义的典型性来表现人物。因此,影片中人物的性格表现和影片故事的情节发展动力都是人性的表现和流露。

 

诚如刘建明说的,他在被派做卧底时是没有选择的。陈永仁也是这样。在影片序幕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因成绩优异被派卧底。陈永仁做卧底尽管非常称职,但过程却是非常痛苦的。他打人被抓,影片不是故意暴露他的缺点,而是通过这样的细节真实地表现他的无奈。他在心理医生面前流露自己的秘密,并不是他没有自我保护意识,而是他寻求心理解脱的努力。陈永仁的可贵和伟大恰恰是他的真实,如痛苦、心理变态、激动和矛盾,是他在空有报国之志,但又盲目盲从并略显无知的青年,在一个或许不知所谓的信仰下,在那黯淡的岁月里,去尝试一个在理想中光荣伟大,而在真正的革命浪潮中却似乎毫无意义的事情。他们的死似乎没有多少意义和价值,然而,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又有多少人是清醒地面对一切并认清一切的呢?假如再让他们选择,这些年轻鲜活的生命,他们还会这样做吗?电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观众们可以去思考。

 

从上文中的分析可以看出,电影基本上以小说为起点,在尊重小说人物和情节的前提下,对原著进行了大胆改编,不光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了,而且增添许多耐人寻味的情节,尤其是其对于人性的探讨,似乎要比原著还要深入和广泛,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应该说这是一部改编的很成功的电影。最后,有必要强调一句,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都在发挥自己最大的优势来塑造人物,深化主题,以期在艺术上取得更高深的造诣,并最终感动读者与观众。其实, 这一点不仅仅是张爱玲这样的文学大家或李安这样的国际知名导演所刻意追求的,更应该是每一个文艺工作者所孜孜以求,并求之无悔的。

【更多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