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李安《卧虎藏龙》——武戏文唱

2019-08-24 10:20:05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

李安《卧虎藏龙》——武戏文唱

 

作为一部有内涵的武侠片,《卧虎藏龙》充分体现了导演李安将武戏文唱这一特点。电影本身除了具有很深的内涵外,在人物形象塑造、故事情节和电影制作效果上都令人震撼,是集艺术性、商业性和娱乐性于一身的影视大片。

景别

 

“竹林之战”的主要内容是玉娇龙与李慕白的对打是阴柔与阳刚的对决,具有丰富的文化承  载意义。按传统武侠片的风格,大多会运用近景来表现暴力的破坏性和惨烈的血腥场面;然而两位大师却棋高一招,他们大量运用大远景和远景来表现格斗场面,意在强调主体(两位格斗者)与环境(竹林、山水)的关系,重在写意抒情而非叙述格斗本身,这是对格斗本身的一种弱化。

 

远景使得主体的动作始终受限于茫茫的竹林和山水之中,相对于大自然的浩瀚宏伟,主体的激战又是何等的渺小与苍白,无论主体怎样在竹枝上腾挪跌宕,在林中飞舞穿梭,却始终处在大自然的包围之中。青绿柔韧的竹子和山清水秀的背景淡化了主体拼杀的暴力性,浓密延绵的竹林和山水更像个大熔炉,将代表中西文化,阴阳气质的两个主体共融于一体,共同传达出一种“和”的意境与情感。另外,远景运用的视觉刺激性较弱,大片山水风光也有利于观众视觉休息,心情放松,从而留给导演更大的表达意境的空间。

 

运动镜头

 

在”竹林之战”这场戏中特别突出的运用垂直纵向运动镜头。这打破了电影因宽银幕而较多见的横向调度,一方面显示了主体轻功垂直飞跃特殊之处,另一方面也预示了上方无限的画外空间。片中玉娇龙与李慕白打斗中,玉娇龙踏着竹竿纵向运动,当上升到竹尖时,又被李慕白打下去,快落地时又借助竹子的韧劲踩着竹竿再次上升。在此过程中,镜头始终随着主体上升下降,在左右布满竹林的镜头中,这种纵向的运动让观众感觉到竹林有无限的高,又有无限的深,无限的画外空间使主体永远无法逃逸。从而在有限的镜头中,表达出一种无限的空间包容感,传达出主体与自然“天人相应”的境界。

 

色彩

 

“竹林之战”大量运用远景,使得青翠的竹林布满整个画面,使得整个场景呈现绿色基调,  而主体因着白色衣装,在绿色背景中显得格外清晰、明快,但也绝非达到刺眼夺目的程度。李安向来是一位中规中矩、不愠不火的导演,任何过于偏激的手法都可能破坏他追求和谐平衡的创作理念。绿色属于中间色,不冷不暖,能够表达恬静、宁谧、生命、和平的情感。片中大面积的绿色自然成为柔化打斗、渲染宁谧的主要元素。大片绿色表达的“和平”和“恬静”与微小主体之间打斗的”武力”和”运动”达成并存与交汇,具体而言是前者利用一种博大精深的力量将后者包融,这同样是一种“天人合一”的意境。

 

人物形象生动、故事情节曲折

 

一部优秀而又好看的电影,人物形象塑造和故事情节总是能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卧虎藏龙》正是抓住这一特点,提高了影片的质量。影片中三位主人公分别是李慕白、俞秀莲和玉娇龙。男主人公李慕白是武当剑侠,武艺高超且德高望重,多年的江湖生活让他深深体会到现实礼教对人性的束缚。他向往自由、舒适的自然生活,并最终退出江湖与自己心爱的情人安静地生活着。原本平静的生活让突然出现的玉娇龙打乱了,自此男主人公李慕白开始围绕两位女主人公而产生一系列的情感波动。

 

李慕白是一位真正的江湖英雄,同时也是被现实礼教压抑的人物,表面上是在维护江湖正义, 但其内心却处处在逃避传统礼教的束缚渴望得到自由。他将自己的青冥宝剑交出来,是想摆脱束缚追求自由生活的最直接表现。生活中,他最爱的人是女主人公之一俞秀莲,然而,玉娇龙的出现扰乱了他原本的生活,使他徘徊在两位女主人公之间,内心矛盾不已。正是人物之间出现的种种微妙变化和矛盾的性格,构成了影片曲折的故事情节,也最终形成了影片的风格。

 

女主人公俞秀莲是一位镖头,也是江湖上重情重义的人物,其和李慕白关系若即若离。玉娇龙的出现使李慕白和俞秀莲看到了彼此年轻时的影子。她生性狂野、任性,凭直觉行走江湖。这种率性而又狂野的性格恰恰是李慕白和俞秀莲没有的,也深深吸引了李慕白,之后才出现那段竹林上的浪漫。

 

从故事情节来看,影片主要抓住人物之间、人物和环境之间的矛盾展开。李慕白交出宝剑和俞秀莲追求自由生活,以及玉娇龙最后跳崖结束自己的生命,实际上都是反映主人公对现实生活的憎恨,渴望得到一个自由世界,这也是影片所要表达的真正内涵。

 

声音的表现

 

在电影配乐上,声音的表现也是非常重要的。人物的对白、音乐节奏和音乐旋律都能够在视觉上给观众带来冲击。影片的主题曲确定了深沉而又忧伤的情调,时而变奏时而重复的音乐, 充分体现了影片抒情特征。主题曲的音乐演奏多为传统的二胡、笛子、马头琴等,体现了具有浓厚的传统文化色彩。

 

音乐表现人物的内心矛盾

 

电影中玉娇龙与李慕白在竹林的打斗中,就深刻展现了人物的内心矛盾。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李慕白与玉娇龙在寺庙中开始对话,通过李慕白的话语可以看出他既想退隐江湖,又想说服玉娇龙,还想要打探出碧眼狐狸的下落,这也反映了李慕白退隐江湖的内心矛盾,这时的背景音乐用的是大提琴的方式弹奏,暗示着人物内心矛盾的不断变换以及内心的强烈斗争,整个曲子以琵琶声结束,在寂静中透露着几分冷艳,这也正是玉娇龙内心那样的冷峻以及内心所作出的强烈的思想斗争。青冥剑的失而复得,李慕白在月下独自舞动着青冥剑,运用二胡的背景音乐强烈表现出李慕白内心的沉重和凄凉的心境,在二胡的演奏下,整个背景显得十分的空洞和低沉,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在月光的照耀下,李慕白的内心十分凄凉和冷寂,在背景音乐的映衬下,将人物内心的矛盾映衬得一览无余,使观众感到无尽的悲凉。

 

通过音乐表现恰当的影片情节

 

影片《卧虎藏龙》的开头,以大提琴的伴奏引入到影片中的故事背景和优美的自然风光,紧接着将琴声引入到江湖的恩怨当中。通过音乐的消失恢复到平静之后的波涛汹涌和江湖的恩怨情仇。李慕白将青冥剑托付给俞秀莲将给贝勒爷帮忙收藏,从此隐退江湖了却恩怨。然而伴随着俞秀莲进京,音乐开始变得十分紧张,这也预示着江湖恩怨的展开。俞秀莲进京开始展开故事情节的叙述。在俞秀莲与偷剑贼一起打斗的场面没有在竹林时的虚无缥缈,而是伴随着鼓点的节奏,将二人的打斗场面表现得淋漓尽致,通过鼓点的节奏变化,将两人打斗的紧张氛围烘托出来。两个人的打斗也跟随着鼓点有节奏地推进。也同时抓住了观众的心理, 将观众带入到故事情节的展开中。在碧眼狐狸与蔡九的打斗中,音乐背景犹如碧眼狐狸的性格那样阴沉、狡诈,整个氛围充满着阴暗和沉寂,同时也将观众带入紧张的打斗中,为蔡九的命运担忧。在影片中李慕白身中剧毒,当命悬一线的时候喜爱那个俞秀莲表白,而俞秀莲也将隐藏在心中多年的爱意表达给对方。这时的音乐氛围十分的舒缓,大提琴的声音逐渐融入到画面中,也预示着李慕白死去的悲惨结局。影片中阿宝爱情当作主题来进行故事情节的展开,在故事的情节中恰当运用背景音乐,带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变化,使得影片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影片中的爱情在中西方音乐背景的融合之下,将影片中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情以及心理上的矛盾刻画得淋漓尽致。

 

通过音乐来表现真挚的情感

 

电影中有一个画面是玉娇龙回忆当年与父母在新疆一起度过的日子,回忆中有一望无际的沙漠和远处走来的驼铃声响,在电影中运用中国元素的音乐,用巴乌和大提琴吱声的浮雕关系使得电影中的节奏跌宕起伏,让观众的听觉与视觉融合在一起,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巧妙运用了中国的民族音乐元素,对电影中主人公的骨肉情感刻画表达得淋漓尽致,也起到了对主人公内心情感的表现和抒发。音乐中巴乌带着传统的民族特色,以电影摄影的色彩元素,寓意着传统礼教下的情感意味,对人们的情思进行了无尽的映衬,也体现了漫漫的西域情。影片隐隐约约的西域特色音乐也刻画了西域的苍凉。影片用音乐勾画出李慕白的坚韧品格和俞秀莲的善良贤淑,也表达了两人内心的思慕之情和对爱情的渴求,同时也隐藏着两人爱情的无限的悲伤和哀怨。电影中的人物情感用音乐来表现得栩栩如生,让观众印象深刻。

【更多2020编导艺考笔试影评写作范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