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命题故事范文:珠宝设计师

2019-12-16 09:20:28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命题故事范文

珠宝设计师

 

    狄克星期六上午到达棕榈温泉。

 

    “星期三我曾经从洛杉矶打电话来,”他说,像大多数胖人一样,说话有点喘。“该有我预定的房间吧?”

 

    “当然,狄克先生,”在温泉办公室接待他的女人热情地说,“我叫安娜,是这里的经理,请坐,我拿一份登记表。”她三十来岁,细高个,一头红发,白色的连裤套装,剪裁得非常合体。她从一个档案里取出一张印好的表格,回到办公桌前。“现在,我们需要一点资料,狄克先生,让我看看,你在电话中已经给了我们住址,所以住址是有了。请问你多大年龄?”

 

    “四十四。”

 

    “职业?”

 

    “这有必要吗?”他不高兴地问,“你知道我只住一个星期,只想减几磅肉,又不是申请贷款。”

 

    “我们并不是刺探什么,狄克先生,”她说,“可是,我们是领有执照的合法健身地,我们必须遵守政府的法令。其中之一就是这张表格。”

 

    “哦,好吧,”狄克不耐烦他说,“我是个设计师。”

 

    “真有意思!”安娜说,“你是设计衣服的吗?”

 

    “不,”狄克简单地回答说。

 

    安娜等了一会儿,期待他进一步说明。当发现他不想再说时。

 

    她勉强笑了笑,继续问道:“你在哪里工作,狄克先生?”

 

    “这也要问?”狄克问,探过头去看表格。

 

    “是的。”

 

    狄克叹了口气。“我在泰菲公司工作。”

 

    “有名的珠宝商?”安娜问,扬起两道眉毛。

 

    “有名的珠宝商。”狄克证实说。

 

    “啊,这真是太有意思了,”安娜说,“那么,你是一位珠宝设计师了?”

 

    “对,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

 

 

    “当然有。”安娜又问了几个问题,让狄克签字,然后站起身。

 

    “狄克先生,请跟我来,我带你到马尔克先生那里去,他是你的健身指导。你可以把行李放在这儿,我会派人送到你房间的。”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带着这个小箱子,”他说,“那里面装着我准备在晚上做的东西。”

 

    安娜等狄克拎起那只较小的箱子,然后领他到外面,沿着一个大游泳池边走去,池子里没有人。

 

    “你们这里人不多,”狄克说,他为了追上苗条的安娜,已经开始喘气了。

 

    “别误会,”她说,“我们大部分顾客现在都忙着别的事呢。健身房课程、徒步运动、日光浴,等等。午饭后,池子里就全是人了。

 

    “午饭,”狄克第一次显出兴趣,用手指弹弹他的大肚子。“请问午饭什么时候开?”

 

    “十二点三十分。你的健身指导会在午前把你交给米尔太太,她是我们的营养专家,然后她才能为你准备三餐。”

 

    他们来到游泳池的尾部,沿着一堵石墙继续向前走。

 

    “那边是什么?”狄克感到好奇。

 

    “那是女宾部,”安娜告诉他,“白天男女是分开的,先生们在这边,太太小姐在那边。这样每个人都可以自在些。当然,晚饭后就可以随便来往了。”她对狄克笑笑。“你的工作一定非常有趣吧?”

 

    她试探地问。

 

    “工作总归是工作,”他含糊地回答说。

 

    “我很喜欢珠宝,”她说,瞥了一眼他手中的箱子。“你说你晚上还要工作?”

 

    “是的,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要做,我答应在某一天之前赶做出来。我不能在假期时什么都不做,不过,为了我的健康,我又觉得必须减掉几磅。”

 

    “你的确找对地方了,狄克先生,”她向他保证说。这时他们走到一座长方形建筑前。“请这边走,”安娜说,为他推开门。

 

    他们走进一个现代化的体育馆,里面有许多胖人,身穿灰色汗衫,在做各种各样的运动。安娜领狄克走过擦得雪亮的地板,来到角落。那里有一个用玻璃隔开的小房间,里面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个肌肉健壮的年轻男人,他身穿合身的白色T恤,正咧着嘴笑。

 

    他面前的桌子上,有一个话筒。

 

    “马尔克,”安娜说,“这位是狄克先生,他要来住一个星期,请多关照他。”

 

    “当然,安娜小姐,我非常乐于——啊,对不起,”他拿起话筒,“沃伦先生,我必须提醒你,你练习划船时,腹部要缩紧,记住告诉你的要点。”他放下话筒。“安娜小姐,我乐于为狄克先生效劳。”

 

    “谢谢,马尔克,午饭前请和米尔太太联系,开菜单。”说着,她拍拍狄克先生手臂,“再见。”:安娜一走,马尔克就伸手要接狄克的小提箱:“狄克先生,让我派人送到你房间。”

 

    “谢谢,但是我宁愿留在身边,”狄克说,“那是我必须费心做的一些东西。”

 

    马尔克微笑着说:“随你的便,狄克先生。”他从办公桌取出一根皮尺,量量狄克的腰围,看看尺寸,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真希望你能多住几天。”

 

    “啊,不行,”狄克直率地说,“你们在《体重》杂志上刊登广告,说按照你们的方法,一天可以减去一寸,我希望在这里七天能够减去七寸”“啊,我们能办到,没错——对不起。”

 

    马尔克再次拿起话筒。“戈尔先生,你练臂力的时候,记住背部要挺直,这是做这个动作的要点。”他放下话筒,转身对狄克微笑着说。“现在,请跟我来,我们给你找些合身的运动衣裤。”

 

    他们离开玻璃办公室,进入一间一尘不染的存衣间。马尔克打开一个衣柜,取出两件大号汗衫,拿到附近的桌子上,迅速而熟练地在背上钉上狄克的名字。

 

    “现在,请坐在这儿,我要给你试试运动鞋和袜子。”

 

    狄克坐下,手提箱搁在大腿上。

 

    “你的东西一定很值钱,你才会这么仔细,”马尔克说,冲那个手提箱点点头。狄克和气地看着他,没有说什么。马尔克耸耸肩,给他量脚。

 

    他给了狄克七双白色袜子,一双高筒运动鞋,然后指定一个柜子给他。

 

    “午饭后请立即到我这里来,狄克先生,”他说,“以便开始你的运动课程。

    现在,我们最好到米尔太太那里去,免得中午你去餐厅时,没有你的那份。“

 

    马尔克领他走出体育馆,跨过草坪,来到餐厅。狄克跟随马尔克进入厨房边的一间办公室,那里面有一位穿白色制服的矮胖的中年妇女。

 

    “工作人员都穿白色衣服吗?”狄克尖刻地问。“这有点像医院。”

 

    “清洁是良好健康的一部分,和健康一样重要,”马尔克说,“白色是清洁的象征。”

 

    “真让人感动!”狄克低声说。

 

    “这位是米尔太太,我们的营养专家,”马尔克介绍说。“现在我把你交给她,下午见。”马尔克离开前,狄克注意到他好奇地瞥了一眼那个小提箱。狄克心想:“五分钟之内,他会向安娜打听,什么东西这么珍贵,毫无疑问,她会告诉他的。”

 

    “请坐,狄克先生,”营养专家说,“我们坦率地谈谈。”

 

    狄克微笑着坐下,希望能获得她的菜谱。

 

    “我可以找人替你把箱子送到房间里,”她说。

 

    “是的,我相信你可以,”狄克干巴巴地说,“不过,我宁愿留在身边。现在,谈谈午餐——”“别担心,”她说,举起一只胖手,“我从你的外表就可以看出,你是一个胆固醇过多的人。”

 

    “真的?”

 

    “真的,狄克先生,从你的脸上可以看出来。你非常爱吃煎鸡蛋、香肠。你腿上放着那个箱子很不舒服吧?”

 

    “没事,”狄克坚决地说,“你准备让我吃什么样的饭菜?”

 

    “我的特别餐,”米尔太太骄傲地宣布说。

 

    “特别餐?”

 

    “就是花菜和肉汤,”她解释说,“每样各一杯,合起来四十七卡路里。”

 

    “就这些?”狄克问。“就吃这些?”

 

    “当然不是,”她嘲弄地说,“光吃花菜和肉汤,没人能活下去,你可以愿意吃多少芹菜就吃多少芹菜。实际上,我要你带几根芹菜,整天咀嚼。”

 

    “整天带着芹菜?”狄克脱口而出,“这是什么名堂?”

 

    “因为那是最好的减肥食品,每根芹菜可以减少五卡路里的热量”“减少五卡路里?”

 

    “是我自己发明的,”米尔太太说。“你瞧,普通一根芹菜含有十五卡路里,但是,人每咀嚼一次讨厌的东西,就会生气耗去二十卡路里。结果,每一根芹菜减少五卡路里。”

 

    “太妙了!”狄克喃喃道。

 

    “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米尔太太说。

 

    “可以,什么事?”,

 

    米尔太太神秘地探过身。“你那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狄克怀疑地看看四周,然后探身过去,神秘地低声说:“此刻什么都没有,不过,我希望不久就装满芹菜!”

 

    米尔太太扬起头,哈哈大笑起来。狄克站起身。

 

    “对不起,”他说,“我还得去见安娜小姐。”

 

    他离开米尔太太的时候,她还在大笑不止。

 

    当他再次回到温泉前面的办公室时,他说:“安娜小姐,我得出一个结论,如果我带着这只箱子到处走的话,会惹麻烦的。”

 

    “是的,”安娜同意说。

 

    “同样的,如果我的箱子整天没人看守放在屋里,我既无法好好休息,也无法集中精力锻炼,那就达不到此行的月的。当然,我可以在本地的银行租保险箱,存放在那里,可是那样一来,我晚上就不能工作了。我最近在重做一条项链,那是一位公爵夫人的传家宝,原谅我不能说出她的名字,一说出来,相信你会认识的。

 

    项链原来做得非常精致,但是我的顾客认为不合她的个性,因此我为她重新设计。我早就告诉过你,我答应了交货日期,问题是,我夜间需要这口箱子,如果我租保险箱的话,我就取不到箱子了。“

 

    “为什么不干脆放在我们的保险箱里呢,狄克先生?”安娜小姐提议说。

 

    狄克扬起眉毛。“我不知道你们有保险箱。”

 

    “我们有个很好的保险箱,狄克先生,你要不要看看?”

 

    安娜小姐带他走进后面的一问私人办公室,里面一个角落里有一个矮小坚固的保险箱。

 

    “政府规定我们要将账册放进有防火设备的容器里,”她解释说,“我们里面还有一个小现金盒,放五十元或六十元在里面,另外还有几件客人的值钱东西。不过,你可以看到,如果你愿意的话,你的箱子仍然可以放进去。”

 

    狄克抿抿嘴唇,挑剔地看着保险箱。“我可不可以问一下,多少人知道它的密码?”

 

    “只有我和镇上银行的行长,他是温泉股东们的信托人。”

 

    “其他职员不知道吗?”

 

    “不知道。”

 

    狄克考虑了一会儿,终于点头同意了。

 

    “很好,安娜小姐,我接受你的意见,将箱子存放在你的保险箱。每天晚饭后我来取,九点你关门之前送回来。那样每晚可以有两个小时工作。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安娜微笑着说。“你是我们的客人,狄克先生,我们是为你服务的。”

 

    “我想保险箱是由你负责的?”

 

    “当然。”

 

    狄克用指尖敲敲箱子的外壳,说:“好吧,你打开保险箱,我现在就放进去。”

 

    安娜熟练地转了三次密码盘,在她开始对密码之前,回头对狄克说:“如果我要对你的箱子负责的话,我希望只有我一个人能打开这个保险箱。”她彬彬有礼地说,“能不能把脸转到别的方向?”

 

    狄克清清嗓子,转过身。安娜转动密码盘,转了四个数,再抓住门柄一拧,拉开厚厚的门。“开了,”她伸出手,狄克仍然有点不情愿地把箱子递过去。他看着安娜将箱子存放进最下层的架子上,失上门,再转动密码盘。

 

    “啊,行了。”她说。

 

    “啊,我可不可以看看?”狄克走过去,费力地弯下腰,试试门柄,它关得很牢。“你知道,这并不是针对个人的。”

 

    “当然。”

 

    狄克瞥了一眼墙上的钟,快十二点半了。“如果这样的话,我要去吃午饭了。

    然后我要回马尔克那里,开始减我的腰围。晚上见,安娜小姐。“

 

    他摇摇摆摆地离开办公室,像一只大企鹅。

 

    那星期的其他日子里,狄克非常努力。他在马尔克或其他教练的指导下,不停地运动。天亮不久,吃完米尔太太“饿死人的早餐”后,就开始进行一连串无止境的运动,这种运动,只有虐待狂才能想得出来。

 

    他上午先是按摩,然后是蒸汽寓淋浴,一小时的柔软操,到附近山脚徒步,再淋浴,然后吃午饭。

 

    下午先是矿物浴,接着是针对具体部位的减肥课,然后是紫外线日光浴;器械运动,淋浴;四十分钟的游泳,尽可能多游几圈,他的最高纪录是两圈。最后一堂课是跑步,边跑边喊:“减!脂肪!

 

    减!脂肪!“然后他疲惫地回到房间,倒头睡下。

 

    客人在晚饭前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晚饭后,院方提供由米尔太太调配的食物,补充一夭的营养。晚上,男女可以在游泳池或娱乐室交往。

 

    狄克有意避开每天的这段交际时间,他吃完饭后,就到安娜那里取回箱子,然后退回他的房间。他总是在九点差五分前出来,将箱子放回保险箱过夜。他的这种例行工作毫无变动,直到星期五,安娜介绍他认识亨利太太。

 

    当狄克去存放箱子时,亨利太太正在安娜的办公室。

 

    “哦,狄克先生,这位是亨利太太,”安娜说,“亨利太太,这位是狄克先生。狄克先生,我们正在说你呢。”

 

    “是吗?”狄克毫无兴趣地说,他注意到亨利太太身材很苗条,看来不需要到温泉来减肥。“很高兴见到你,狄克先生。”亨利太太的声音很甜美。“安娜小姐告诉我,说你是一位珠宝专家。”

 

    “我怕安娜小姐过奖了,”狄克说。

 

    “你太谦虚了。任何一位为女公爵改镶传家宝的人,都必定是一位专家。”亨利太太注意到,狄克不高兴地瞥了安娜一眼,于是马上补充说,“你一定不要怪安娜小姐告诉我,她知道我也遇上了同样的难题,想帮帮我。”

 

    “同样的难题?”

 

    “是的,你知道,我也有一条项链,是我姨婆遗留给我的,我很喜欢它,但觉得它太重、太俗气了。我戴着时,觉得它太亮,大重。

 

    所以,当安娜小姐提到你的手艺时,我就开始想,是不是可以将宝石重新镶一下,使我戴的时候,更舒服些。“

 

    “夫人,”狄克说,“任何珠宝都可以重做,任何珠宝都可以重镶,我建议你和你的珠宝匠商量——”“可是,我的问题不在是否能改镶,”她说,“问题是我该不该重做,所以我需要一位专家的意见。让我拿给你看看,安娜小姐,请从保险箱拿出我的项链盒。”

 

    “真的,亨利太太,”狄克看看手表说,“我认为——”“哦,请你看看吧,”她请求说:“不会占用很多时间的,”安娜小姐递给她一只天鹅绒面的盒子,她立刻打开,拿给狄克看。“这很可爱,是吗?不过,太重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狄克低头看着打开的盒子,一看到项链,他脸上的不耐烦就消失了,显得很感兴趣。

 

    “天哪!的确很精致。”

 

    “我相信,你现在明白我的难题了,”亨利太太说。

 

    “是的,我只瞥了一眼就明白了。不过,亨利太太,恐怕我不能建议是否改镶,因为要提出建议,得花好几个小时专心研究。很不巧,今晚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夜,我是来减肥的,明天早晨就要离开此地。”

 

    “可是,你不能今晚做吗?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过分,不过我愿意付你认为公道的工资。我非常需要一位专家的建议。”

 

    狄克很感兴趣地审视着项链。“手工很好,我猜是一百二十年前做的。”

 

    “我的天哪,你真是内行,狄克先生,”亨利太太称赞说,“它是有一百二十年了,我是家族中第六代。”

 

    “这个小小的涡卷形装饰,是受法国的影响。”

 

    “很有可能,”她说,“它是在新奥尔良做的,那时候该地在法国统治之下。

    哦,狄克先生,你愿意为我研究一下吗?“

 

    “哦,我必须承认,我被迷住了。这么上乘古老的东西,可不多见。”

 

    亨利太太演戏般地双手合十,说:“我早知道你会愿意的,狄克先生,你一进门,我就知道你是一位真正的绅士。当然,一位绅士是不会拒绝帮助一位困境中的女士的。”

 

    “两个条件,我帮你做,”狄克终于说道,“第一,因为我今天十分疲惫,检查你的项链可能不理想,明早我告诉你的意见,也不是正式的,和我服务的公司不相干。第二,我只是个人意见,不是专家,不要报酬,这样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呢?狄克先生,你太高尚了,我非常乐于接受。”

 

    “很好,安娜小姐,你是我们的证人,现在,请把箱子还给我安娜好奇地看着他:”你今晚不把箱子留在保险箱里?“

 

    “不,假如我要检查亨利太太的项链,就需要箱子里面的许多东西:测量仪器、珠宝辨别镜、抹布——你们俩为什么古怪地看着我?”

 

    两个女人互相望了一眼,然后回过头来看狄克。

 

    “坦白地说,狄克先生,”安娜说,“我相信原则上亨利太太是愿意让你拿她的项链的,但是要你的箱子留在保险箱里当作,嗯”安全的保证,“狄克说。两个女人张口要说什么,狄克举手拦住了她们。”不,不,你们当然是对的。你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们。很好,安娜小姐,麻烦你把我的箱子放在桌子上,我就在这儿打开。“

 

    安娜将箱子放在桌子上。狄克从衬衫下掏出一把钥匙,打开皮箱,掀开盖子,亮出一个可以移动的天鹅绒板,上面挂着一条镶有一颗大绿宝石的项链。

 

    “这是我目前正在做的项链,是一条有特别价值的英国货,我将它留在保险箱里,你们满意了吗?”

 

    安娜看看亨利太太:“这很合理,亨利太太,你说呢?”

 

    “是的,我想是的,我的天哪,这样是不是有点尴尬呢?几分钟前我还在求人家。不过,我希望你能理解,这是我们的传家宝。”

 

    “我非常理解,”狄克说。“实际上,应该我自己提出留东西担保。我唯一能找到的借口,就是我饿昏了头,这全是由于米尔太太的菜单。”他取下那只天鹅绒板上的项链,小心地用一块布包起来,递给安娜。然后放下箱子的盖,啪地一声关上。“啊,两位,如果没有什么,我要回我的房间了,再见。”

 

    两个女人默默地看着狄克走出办公室,一手提着箱子,一手拿着亨利太太的项链。

 

    第二天早饭后,狄克回到温泉办公室结账,安娜和亨利太太都在等着他。

 

    “早晨好,两位。”他招呼道。

 

    “早晨好,狄克先生,”安娜说。“我来拿账单,你和亨利太太谈。”

 

    “哦,是的,”亨利太太说。“我想听听你的高见,狄克先生。”

 

    安娜离开办公室,狄克和亨利太太坐下来,在桌子上打开项链“亨利太太,我要说,这是我见过的珠宝中,最有创意的好珠宝之一。宝石都是上乘的,镶嵌得非常巧妙,真是巧夺天工,这么好的东西要由我来重新设计、重新镶做,那是最好不过了,但是,我要老实告诉你,我个人的意见是,项链不该改造。”

 

    “为什么,我——我不太明白,狄克先生,”亨利太太说,“你既然乐意改造,为什么又反对呢?”

 

    “让我解释。我乐意改造、重新设计,是因为这是一种挑战,这是非常愉快的。换句话说,我的动机非常自私。除此之外,项链不应该改造是我个人的判断;如果它是我的,我又是位女性的话,我把它擦亮,戴上,其他什么也不做。”

 

    “可是,我戴它的时候,总觉得太……太炫耀。”她反驳说。

 

    “不要那样,”狄克对她说,“骄傲地、大胆地戴它,配上你最简单、最合身的长礼服。不要再戴其他首饰,连耳环也不要。如果我可以直言的话,你还要将你的头发高高地梳起来,显出光光的脖颈,双肩也尽可能地露出来。换句话说,炫耀项链,但不要再戴其他饰物。”“狄克先生,”她说,“你的主意非常高明,你说得非常有道理!”

 

    “你这么想,我很高兴,”狄克说,盖上项键盘,递还给她。这时,安娜走进来。“啊,我的账单,谢谢你。”他瞥了账单一眼,从口袋里取出一叠旅行支票;

    多签了些钱,“请将余额分给马尔克和他的助手们。”

 

    “你太慷慨了,狄克先生。”

 

    “没有什么,”他看看窗外,一辆出租车驶过来。“我叫的出租车来了,我得告辞了。我可以取回我存放的项链吗?”

 

    “当然可以。”

 

    安娜打开保险箱,把包着的项链递给狄克。他放进皮箱中,锁上箱子。

 

    “我们希望你再来。”她说。

 

    狄克哈哈大笑:“我希望不必再来,虽然我必须承认,你们的治疗非常好。马尔克今天早晨给我量身体,我减的不止一天一寸。

 

    我腰围减三寸,胸围两寸,大腿各一寸半。七天总共减了八寸。相信我,如果我想再减肥的话,我会直接来这里的。啊,我得快点了,再见,两位。“

 

    他蹒跚地走向出租车,一手提着衣箱,一千提着珠宝箱,安挪和亨利太太含笑目送着他。

 

    那天晚上,打开行李之后,狄克便离开他在墨西哥城永久居住的旅馆,走到林荫大道上,停在杂志架前,拿起最近出版的《体重》周刊,然后走进酒吧。柜台顶头他最喜欢的位置空着,他便坐了上去。

 

    “晚上好,狄克先生,”吧台侍者说,“上星期我们一直很想念你。

 

    “杰克,你好。是的,我有事离开了。”

 

    “看来你像是瘦了一点。”杰克说。

 

    “是的,是的,我是瘦了点儿。”

 

    杰克递给他一张菜单,然后到柜台那头,招呼另一位顾客,狄克边看菜单,边打哈欠。他很疲倦,因为昨晚他花了大半夜时间,取下亨利太太项链上值钱的宝石,并装上相似的赝品。他还没有去看收购赃物的人,所以,宝石还在他的箱子里,和他的假项链放在一起。但是,据估计,那些宝石价值三万到三万五千元,他可以净得八九千元,这钱够他在这里过一年了。当钱用完时,美国总还有别的温泉在等候他回去。

 

    “狄克先生,点好菜了吗?”杰克问。

 

    “是的,不过,今晚我不太饿,旅行期间把胃口弄坏了,所以,我只想吃些点心;两个干酪面包,加上全部配料,一碗红番椒,一杯双料巧克力麦芽酒,一块草莓蛋糕和咖啡做甜点。”他向杰克笑笑。

 

    “明天我开始真正吃,吃回减掉的体重。”

 

    杰克转身去准备点心,狄克开始读《体重》杂志。

【更多2020编导艺考命题故事范文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