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百鸟朝凤

2019-08-14 09:54:00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

百鸟朝凤

当支撑起唢呐的双臂如凤凰羽翼一般伸展的那一刻,唢呐声又像凤鸣样,穿透云霄……

 

故事不算复杂,传统唢呐艺人在时代变幻中的坚定抉择继续传承还是改弦更张,另觅生路; 亦是老艺术家对艺术的坚持与操守,但是,在见惯了文化的传承和延续的故事之后,一曲百鸟朝凤,却又像火石一样,擦出星星之火,不够明亮,却足矣慰藉。

 

唢呐对于焦三爷来讲,是自己的信仰,是能够超越生命一般为之执着,并洒下一生中最重要的鲜血的东西,一句“无双镇不能没有唢呐”便道出了传承数百年却依旧被人坚持并且绝不  放弃的东西。

 

与其说,唢呐看人,不如说人为唢呐,一代又一代,黄河千里岸边,秦川八百里山原,有多少人为了它的流传似焦三爷一般声嘶力竭,又有多少人因岁月流转,江山不复而改弦更张, 另谋生路,我们说“百鸟朝凤”一代弟子只传一人,师父不光要三岁看老,更要紧的是板正, 正弟子人,正弟子规。是要将这几百年流传下来的老祖宗的宝贝完完全全教给下一位继承者, 传承的是手艺,是技法,更是人品,是信仰,因为以唢呐为规尺,我们看到了许多许多世态炎凉,人心不古,但又在一曲又一曲的百鸟朝凤中,体悟到了令人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的欣慰和温暖。

 

百鸟朝凤,非德高望重者不能受用,而“德高望重”的界限就掌握在“班主”手中,而班主  的善恶观,人生观,价值观,又成为了演奏的基本条件,所以也就不难理解,在选择亲传弟子的时候,焦三爷为什么放弃了天分更高但是心有野马的蓝玉,而选择了稳重踏实的天鸣。无论是从十几年前的肖老师,还是到了之后的火村老村长,焦三爷执着唢呐,像张天师执着量天尺一般,裁决人的一生短长,辨别人之好坏,用最为公正的方式送奠之人,缅怀死者, 不管在什么时候,不因利益,人情而动,有所信念或称之为执念的东西,就像自远方飘零而来的一粒沙,沧海桑田,狂风骤雨,我自岿然不动,淡看花开花落,满看云卷云舒。

 

唢呐对于天鸣来讲,是父亲棍棒下的种种期许,是无言面对父亲是的转身离开,是在河边无数次的弯腰、无数次的吮吸,是师父的嘱托,是自己的承诺,但是,然后呢,在为无双镇的唢呐苦苦挣扎的时候,他也有过动摇,也有过摇摆,是对自己钟情的唢呐的失望,是对大时代的沧海桑田的变化的悲哀。但是,在数次的摇摆中,他还是没有改变,哪怕是因为师父的泣血而鸣,哪怕是为了师父变卖家产只为游家班在度卷土重来,东山再起,是师父的感动让他坚持,是因为感动,才有着对唢呐的不离不弃。

 

但是,谁又是生来便是热爱呢,不过是一点一点的深入了解,一度一度的徘徊放弃中笃定信念,是从一个又一个抉择中,找到自己的最终信仰,是沉沉的将自己沉入虚空,聆听心的声音,才得到的令自己不会后悔的答案。

 

艺术本就是应该与自由共生,与疯狂同在的,无双镇唢呐的规矩可以破,但是唢呐本身不能丢,婚丧嫁娶,四台,八台,百鸟朝凤,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而疯狂,焦三爷为之疯狂,是抛弃生命的疯狂,艺术本身就是凌驾于生命之上的,焦三爷深深知道这一点,所以为了他的唢呐,哪怕是得不到后人一点期许和赞赏的,他也还是在为此奔波,翻山越岭,泣血而鸣;

 

天鸣也为之疯狂,是看不到未来的苦苦求索,是贫穷与困厄中的埋头行走。

 

世界在变,人在变,但是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像千百年以来西方所推崇的上帝,国人崇尚的儒释道,或者说,信仰是什么东西,信仰就是能够让你坚持并且体味到幸福滋味的虚无飘渺的梦幻。

 

而面对大潮的改变,所谓的“唢呐匠”除了坚持却做不了什么了,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无力让自己更加疲惫,变了,变了,焦三爷自顾自的重复着两个字,变了,但是,面对着变了的世界,自己却无能为力,究竟是时代的悲哀,还是匠人的落寞。

 

礼崩乐坏的故事并不少见,但是在这无数的风雨飘零的时候,心中有光,才能道远路长。

【更多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