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入殓师

2019-12-12 09:31:49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

入殓师

 

一、影片的叙事

 

1、题材选择

 

《入殓师》是一部戏里戏外都低调的片子,它选择这种题材——多少有非主流的低调和稍稍变态的色彩,却具有天然的承载力和表现张力,这是同仁们心中有,却不可为外人道的一件事。

 

入殓师,也就是给死者化妆的职业人。很少有电影表现这个领域,文学方面也一样。前些年获得过美国图书奖的托马斯·林奇的《殡葬人手记》,专门写殡葬行业的见闻,多少有些填补空白的意味。

 

不仅是日本,在其他国家人们对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也有不同程度的偏见。人们对死亡一直是讳莫如深的,像入殓师这样一个为死人服务的职业长期被人忽视且略显神秘,被搬到大荧幕的机会很少,就像影片中表现的那样,丧葬业是每个人都避讳,更不想接触的,从业人员遭人厌恶的程度可想而知,这对于剧本冲突的编写和主人公形象的深层次发掘都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男主人公小林大悟以入殓师为职业,自然承受巨大压力,其心路历程是重要的看点。导演用镜头将入殓师的工作流程温文舒缓的展现出来,满足了观众对人道主义、人文关怀的潜在诉求,影片对入殓师的叙述和我们在观看影片之前天壤之别,这无疑会带来极大的心理落差, 其结果是让这部电影具有很强的表现张力。

 

2、情节设置

 

《入殓师》保持了日本电影里常见的婉约、含蓄,对桥段的设置和情节的掌控非常成功。摇曳迭宕地描绘骨肉离别,夫妻之爱,朋友之义,家庭之情,还有人对工作的态度,生命的意识。影片以“入殓”为主要故事情节线,让观众感悟到死亡的悲痛,由此产生的对生存寄于的深沉冥思,给观众造成悲哀的情感基调,但是导演却在很多地方用一种轻喜剧的方式来展现葬礼、死亡、入殓师的工作以及他与周围人的情感故事,但是影片也没有止于笑声。导演泷田洋二郎对喜剧和悲剧的界线以及观众的情绪拿捏得非常的准,幽默处令人忍俊不禁,感人处却又令人动容不已。

 

小林大悟(本木雅弘饰演)原是一位管弦乐团的大提琴演奏家,因为乐团解散小林大悟不得不放弃演奏家工作返回到故乡山形。小林大悟在一家报纸上发现了一则征人广告一 NK 代理商, 年龄不拘,保证高薪。看着这一个社会门槛要求很低的工作,大悟前往应聘。社长佐佐木连看也没有看他的履历,便决定录取了他。大悟前来应聘的“旅行的家务助理”居然是“安乐出发的家务助理”。而那个号称 NK 的配置是入殓师。小林大悟一边犹豫,一边回家与妻子


小林美香(广末凉子饰)说,自己找到了一份在结婚场所的喜悦工作。为了生活,大提琴手开始了他的入殓师职业。

 

他一共为七位死者入殓:留男,直美,雪美,澡堂煮汤阿姨等等。佐佐木生荣和小林大悟一老一少两位入殓师,行走它乡,进出陌院,把他们好好的含棉洗净,给逝者擦拭身体、换衣服、化妆、打理好后放进棺材,送进火葬场,对一些特殊状况也有所讲述,比如给女逝者擦拭时发现原来有“那一根”,进入腐臭、苍蝇横飞的公寓打理死去一周的老人。化妆的结果不能让濒临崩溃的死者家属满意等等。

 

主人公在一次次的跟随社长工作中心态也在逐渐的转变,从开始的吃不下饭到后来的啃家属答谢的丸子,对于死亡和所从事的职业有了全新的认识,不论是已逝者,还是他的大提琴, 乃至包在歌谱里的石头,都是有生命的,它们需要尊重。主人公在入殓师这个职业上不断成长,接受了妻子失而复得和父亲死亡的考验,抛弃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父亲静静的死了,握紧的双手里是那颗来自儿子的小鹅卵石,这一段说它是煽情也好,说它是矫情也罢,作为观众可能都会不能自己。

 

3、叙述手法

 

电影通过镜头画面、组接剪辑叙事。《入殓师》的镜头善用平常的二十四格画页,顶多加上七十二格慢闪进行创作。在需要表达故事浪漫情怀时刻所时运用慢动作镜头。比如,男主人公小林大悟的大提琴正在田野流水,莹天白云,旁边下面,即兴发挥。而那一些蓝天白鹤, 勾引出来的男主人公的童年回忆又是对于影片的必要情节画解。

 

《入殓师》中常用的剪辑是“化进化出”与“交叉剪辑”。从视觉效果上看,所谓化只是淡的一记变体。化是容蓄镜头时间的一束承载之物。影片在运行时间转“化”的时刻。常常采用的是西方银幕上时间过度的经典手段,即:把前一位画面镜头中的最后一两个画格声带上的声卡叠印录制在后一位镜头的声带上面。这样一来,这种对白换切中的“化”为自然。“声” 先于像。这样做的益处,是不让画面陷于空白或者断挡。比如:男主人公入殓师小林大悟默默端坐,田园溪流,手执琴弓。面对蓝天,背靠富士山白雪,乐曲朦胧。

 

这段主人公在田埂上拉大提琴的段落,稍稍改动后出现过很多次,这个悠扬寂寥的过场,像整部片子的窗子一样,在适当的时候开启呼一口新鲜空气,荡涤男女主人公的情感思绪,又像一夜酣甜的沈睡一样,欣欣然蕴蓄力量,开始一段新的叙述。

在七分二十秒时刻。缓缓升上来的字幕显出标题:入殓师。紧接着,琴声如诉。七分钟以前的电影故事,只是作为了叙述故事一式插曲,与后吻和。后来在影片《入殓师》进展 119 分时刻,电影序曲中的情节,才又与整个《入殓师》接壤上了。通片严合,气心为一。应当具备获奖的画影结构资格。

 

二、影片的意境抒写

 

《入殓师》影片在意境的营造上有许多充满诗意和忧伤的画面,既是写实的,更是写意的, 画面每框,精致丰富,生活贴亲,没有刻意的草根和山寨语言。影片的意境一如早先渡边纯一的原创小说《死化妆》那样,表现一种人文作家对于东瀛岛国独有情钟的东方遗旧民风追索。


影片在表现人、事、物时,整体上呈现出诗意化的倾向,不留痕迹地宣扬了一种东方文化和价值观,使其原本面目笼罩上了强烈的人文气息和暖色调,从片中表现的入殓仪式,人物形象,配乐方面很容易感觉体会得到。

 

1、入殓仪式

 

在表现入殓仪式方面,影片镜头画面不断细致入微的向人们展现日本人的入殓程序,为仙逝的人涂挚口红,为升华的故灵穿衣戴珠。一切都是按照仪式的程序来要求。一丝一毫的差池都不能有,表现日本的独特岛国文化。不利于向广处发展,所以要向深处发展,不能做到广而博,就要做到精而深。入殓的程序也体现了这种仪式化特征,每一步每一个动作,都要求精益求精。

在镜头和画面中,入殓,为逝者送行变成了一种充满艺术之美的仪式。八殓师在处理遗体时, 几乎像日本的茶道,有和敬清寂的气氛,全神贯注地投入,一片诚心实意地做事,动作庄严而肃穆,似乎是在把某些日用平常从熟悉亲切的气氛中拔高为仪式,教人体会出神圣和庄严, 一种日本文化特有的美感。那寻求次序、心怀虔敬的传统,死亡不再是阴森恐怖的现象,而呈现出死之静美,生命的尊严因此历历在目。

 

2、人物形象

 

在片中看到的人物都是善良的,甚至有被和谐过的味道。广末凉子的表演在镜头中将女主人公小林美香塑造成了一个春光般明媚、月光般皎洁的格外纯粹的日本女性形象,她的熠熠表现会叫人不自觉想起来关于女人与女性的美,达到了表演上“三位一体”的效果。其中,女主人公出走又自己主动回家的一幕生活剧,在东方是很熟悉的场景,片子的处理表现良好女人的爱心复苏,婉约求全。以家庭为念。教人想到《协奏曲》里的宫泽理惠。

 

影片中的另一个女人——鹤乃汤小澡堂阿姨长相并不十分标致,身为女人,她做得标准,芳心劳务,辛勤一生,一直到死,为了烧洗澡水,弓腰取柴,一头栽下去再也不能起来。她这一去,从此以后山形小镇,人们又缺少了一个可以去休闲的地方。送鹤乃汤小澡堂阿姨上路的时候,镇子的上的百姓们自觉围拢而来。平凡的好女人总是让人从心头怀念的一席芳草。画面上,入殓师把小澡堂阿姨的迎天容颜勾勒得那么光照,素面朝天。

 

眼神忧郁的本木雅弘出演了内向、敏感、深沉的日本男性。山崎努饰演的前辈入殓师“社长” 如道行高深的禅师,一切明了而圆融,富有魅力:“死只是一道门,通过了这扇门,人们仍然还有继续往前走。我们还会再见的……”

 

3、配乐

 

《入殓师》的配乐由 New-Age 配乐大师久石让完成,主人公小林大悟原本是大提琴师,因此久石让就以大提琴作为主奏乐器,大提琴时而忧伤、时而激越的乐声,强化了电影的艺术感染力,深化了影片的主题和意境。

 

影片中有这样一个段落,小林第一次参与入殓仪式以后,夜不能寐,他想到了自己早逝的母亲,想到了抛弃家庭和情妇私奔的父亲……此时,随着小林的独自,镜头以第一视角垂直扫过了母亲的遗像和一些家什,并最终落在了小林拿出的大提琴盒上。随后由男主角的扮演者


本木雅弘亲自演奏主题曲《Memory》,此时镜头以一个平行移位的方式由现在联想到了小林小时候,与此同时配乐在大提琴干涩的音响上,加入了钢琴和其他弦乐,凸显了温暖的爰的气息。此后,《Memory》在《入殓师》中由本木雅弘先生反复拉起,贯穿始终,这首单独听觉得平淡的曲子,在影片中却极为煽情。

 

“田垄拉琴”那场戏中的配乐段落从圣诞夜小林在 NK 公司吃鸡腿拉琴开始,小林首先拉奏的是古诺和圣桑的《圣母颂》。随后画面调转。出现大量剪辑的小林为死者做入殓仪式忙碌的身影,而音乐也从《圣母颂》自然而流畅的变为了入殓师的主题。在这里导演通过音乐传达出了小林随着工作的深入,他在内心更加了解自己,更加了解了生命的真谛。这段配乐一气呵成,c 大调的《圣母颂》音乐和 G 大调入殓师的主题平滑的过渡到一起,音乐一下变得明朗而开阔,此时小提琴和中提琴弦乐适时加入,活泼而富于希望,画面中是美丽的白天鹅和春天的那一抹新绿。虽然片子描绘的是入殓的情节,可是却没有了一点悲伤的气氛。这段配乐最终结尾在小林忙完一天的工作出现在家门口发现妻子已经回来的时候……

 

配乐《BeautifulDead》在小林参与的入殓仪式中两次出现。第一次出现是老入殓师为一个年轻母亲做入殓仪式的情节中,当失去爱人的大男人突然扑在死去的妻子的棺材上失声痛哭的那一瞬间这首配乐达到高潮。配乐以大提琴和其他弦乐组成的五重奏组开始配乐的主题,凄婉而哀伤,配乐里的高潮段落使用小提琴升入主旋律,以大跨度而舒缓的配乐描绘着那个大男人失声痛哭在妻子棺材前的那种五味杂陈。第二次出现则是在小林为澡堂老板娘做入殓仪式中,主奏乐器从大提琴变为了单簧管。竖琴华丽的拨奏似乎描绘了澡堂老板娘平凡而伟大的一生,这次出现少了几分悲凉,却多了几分憧憬和希望。音乐终结在小林的妻子终于原谅丈夫时的那浅浅的一笑……

 

影片中最让人潜然泪下的情境营造出现在影片最后小林为父亲做入殓仪式的场景中。这段场景没有一句台词,导演将小林对父亲的回忆与此时小林为父亲做入殓仪式的情节,交织在一起,那张失焦的父亲的脸逐渐清晰明朗。随着父亲手中小石子的突然掉落,主题《Memory》哨然响起……这段配乐和入殓师的主题完全一样,可是却充满了脉脉温情。这段配乐简单质朴,大提琴和钢琴对话似乎是替代了小林和父亲的对话,大提琴象征着父亲,而钢琴则象征着小林。此时音乐似乎是虚拟了父子对话,抑或是看到了父子之间本应有的正常关系。这段音乐代替主人公之口,或者说超越了主人公当时的心境,将主人公的心境描摹的如此深入而透彻,细致而精雕细刻,纠结而毫不做作,沁人心脾,这样的配乐类似在《1900 传奇》里那首著名的《PlayingLove》。

【更多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