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音乐之乐

2019-12-24 09:12:41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

音乐之声

 

二次大战前期,奥地利舒伯格地区优美的山水中,有一座巨大的修道院。修道院里,有一个让修女们头疼的见习修女玛丽亚。玛丽亚生性活泼,爱唱爱跳。院长嬷嬷将玛丽亚介绍到前海军军官冯·特拉普男爵家做家庭教师。玛丽亚忐忑不安地来到上校家,迎接她的是上校的冷面孔和七个孩子的拒斥态度。上校用管理舰队的办法管教孩子们,而玛丽亚却试着以温情的关怀去感动他们。在上校离家去维也纳期间,玛丽亚通过野游与孩子们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并教会了他们唱歌。上校带回了施奈德男爵夫人和食客麦克斯。上校有意娶施奈德夫人,而麦克斯,则到处寻找参加萨尔茨堡音乐节的音乐小组。在为施奈德夫人举办的舞会上,上校与玛丽亚坠入爱河。几经曲折,这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坏人吞并奥地利后,强迫冯·特拉普上校出来为他们做事。上校不从,欲率全家出走,但事机不密,为坏人侦知,他们被迫来


到音乐节上。音乐节上.他们全家的演唱感动了全场观众。演唱完毕,他们又寻机逃出坏人魔掌,奔向自由。

 

《音乐之声》改自美国同名音乐剧,不管是作为音乐剧,还是作为电影,《音乐之声》都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其中很多旋律深入民间,几十年来传唱不衰。《音乐之声》是以音乐剧的形式,去反映二次大战时期奥地利的一段特定的历史。坏人势力以同种族、同语言为借口, 对奥地利实行吞并。而一些奥地利卖国分子,也对坏人卖身投靠,充当坏人的走狗。影片中, 我们可以看到各个阶层的坏人分子,就连上校大女儿的男朋友、送电报的小伙子罗尔夫,也被坏人所迷惑,成了坏人分子。影片塑造的上校一家,则是与坏人不妥协的人。面对坏人分子的威胁利诱,上校都不为所动.最后勇敢地逃出了坏人控制的奥地利。

 

由一个音乐剧改编成电影,这是一个相当困难的任务。因为二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这种差异如果不予以巧妙处理,就会使影片中充满不协调因素。首先,一般的戏剧剧目在改编成电影时,就面临很大的挑战,这一挑战就是戏剧本身具有的强烈的假定性和电影的逼真性之间的矛盾。如果在镜头前仍按戏剧化的方式表演,那么,演员无疑会显得与真实的布景极不协调。对于改编音乐剧《音乐之声》的电影制作者来说,这个问题就尤为严重。大段的歌唱性段落和奥地利秀美山水的逼真的布景,成为影片制作的重大问题。文森特·明尼里提出, 音乐片的处理应使“曲子的出现不能使人感到突然、生硬和滑稽。这样效果就很不好。我们必须巧妙地处理,使它在开始时,人们觉得它仿佛就是对白。”这无疑是一个很高的要求, 这就要求导演能够巧妙地弥合电影与音乐剧之间的巨大差异,甚而更进一步,使二者协调配合,使各自的表现增辉。《音乐之声》在这一点上堪称音乐片之精品。在这部影片巾,我们可以感到,电影手段为原来音乐增添了活力,而音乐又为画面增添了光彩。

 

影片一开始,是一连串的航拍镜头。这些平缓优美的航拍镜头,将奥地利山区的优美景色尽收眼底。同时,声带上,原音乐剧的序曲部分缓缓出现。这一段音乐,在原音乐剧中,是一段很优美的描述性音乐,它大致地勾勒出奥地利优美的风光给人们的印象。在电影中,由于电影的自由度和表现力,使得这段音乐得以具象化。画面准确地为音乐作了说明,并最终形成一段有声有画的优美的电影段落。在这个段落的结尾,摄影机推近忘情地在山坡上旋转着的玛丽亚。这样,影片就很容易地从景物——描述性音乐的非故事空间,转到了以玛丽亚为主体的故事空间。而这种转换,仅仅靠一个推镜头即告完成,平滑流畅之至。接下去,影片又使用钟声为契机,顺畅地完成从山上到修道院的转场。这样,影片就既保持了常规电影的流畅节奏,同时,又没有对原剧优美的音乐造成任何损害。值得称赞的是,编导并未无节制地利用电影空间的这种自由度,而是表现得相当克制。在冯·特拉普上校吟唱《薄雪花》这一段中,镜头并未离开上校家客厅做逍遥游。这种克制有效地保持了影片从一开始就经心刻意营造的那种特殊情境和氛围。

 

教孩子唱歌一大段是为评论家所称道的经典段落。在这一段中,编导深谙声画匹配的原理。在音乐相对较为简单、不太富于变化的时候,充分调动画面的表现力,场景转换带来的新鲜刺激,使这一段变得十分丰满。孩子们在不断转换的场景中,反复重复简单的曲调。而最后, 导演用了一连串跟摄镜头,表现玛丽亚带着孩子们骑车游玩,在园中载歌载舞,这样,就以镜头的大幅度运动,帮助音乐达到了高潮。

 

木偶戏一场,则是电影充分发挥自身之长,弥补舞台剧之短的一个典范。在舞台上,这段木偶戏的表现只能重氛围,重音乐。而在影片中,编导抓住了很多细书,不断在木偶戏、玛丽


亚和孩子们中间进行流畅的切换。这样,就使得整个一场戏显得更加火爆、鲜活。

 

扮演玛丽亚的朱莉·安德鲁斯在此片中的优秀表演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这一角色,导演原拟请著名女星奥德丽·赫本演出,但因诸种原因未能成功。于是,朱莉·安德鲁斯,这位在舞台剧中扮演玛丽亚的女演员便成了影片《音乐之声》玛丽亚的扮演者。安德鲁斯恰到好处地表现了少女玛丽亚清纯、刚强的天性。尤其是随着剧情的发展,安德鲁斯准确地表现了玛丽亚性格上的微妙变化。扮演上校的普拉默,也是一位优秀演员。在这部影片中,他表演得不温不火,恰到好处地在人们心目中树立起了一个奥地利爱国者的形象。

 

本片的摄影师特·麦克柯德是好莱坞的老资格摄影师。在这部影片中,他对影调的准确把握和对画面的精心处理,为这部影片添色不少。如他在影片中完成了一系列高难度的移动镜头, 另外还令人钦佩地处理了两堂景极具挑战性的照明问题。大教堂婚礼,与萨尔茨堡音乐节露天剧场两段的光处理,令许多专业工作者叹为观止。特·麦克柯德还是一位善于利用剪影创造氛围的大师,玻璃亭中,玛丽亚和上校互吐衷肠这一段,就是以剪影来获得巨大艺术感染力的。

【更多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