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看上去很美

2019-12-30 09:14:34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

看上去很美

 

《看上去很美》是著名导演张元根据王朔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的一部电影。该片画面精美,镜头运流畅生动,背景音乐典雅成熟。而整个故事轻松幽默,而又不缺乏含蓄地思考和批判, 蕴涵了导演对逝去的红色的时代的体悟。在该影片中,张元发展了《回家过年》中熟练度的生活细节叙事,并结合了《东宫西宫》等电影中的,利用另类视角颠覆主流意识形态进行历史记忆的叙事方式,成功地演绎了一次儿童狂欢游戏式的 20 世纪 60 年代的“胜利大逃亡”。

 

儿童画视角的娴熟运用,是该片在艺术上的一大特色。整个故事发生的时空是中国 20 世纪

60  年代的一所幼儿园。张元在整部电影中,基本上运用了一个顽劣的儿童- 方枪枪的视

角来叙述故事,并在故事中穿插了其他孩子,比如南燕、北燕、于倩倩、毛毛等小朋友的故事。可以说,从外表上看这完全是一部儿童的电影。但是,电影的深度思考功能恰恰体现在这种借助儿童视角对整个 60 年代的红色记忆的另类叙述,儿童用自己的稚嫩、充满幻想又有几分荒诞的眼光,验证了成人世界对儿童的压制和权力控制,也验证的了成人世界内部的虚伪和做作,特别是对待性的问题。在男童方枪枪的眼中,整个世界不过是一个大地游戏场。一切都是那样有趣,充满了幻想和可能性。他在幼儿园里欺负小朋友,捉弄老师,逃课,并不断搞恶作剧。电影开始的时候,方枪枪总是在梦中看到黑色的天幕下,有着漫天大雪,而他光着身子在雪地上撒尿。在这样的梦后,他总会尿床。这也暗示了儿童的梦境在现实逻辑中的尴尬处境。在他的眼中,严厉的李老师变成了一个长尾巴的妖怪,他煽动其他的孩子试图把李老师捆起来···· 儿童化视角的运用,让这个故事充满了幽默的色彩,并形成了和

严肃刻板而虚伪的成人世界的对比。故事最后,叛逆的方枪枪被老师和其他孩子孤立起,他 孤独地站在石凳面前对着黑夜的来临,这也暗喻着儿童的世界的软弱无力很成年阴影的到来。

 

对红色文化的记忆的另类颠覆,则是导演张元贯彻王朔小说原著多体现出的一种探索精神。整部电影在儿童化的视角下展开,却通过幼儿园这个平凡的文化时空,另类的再现了 20 世

纪 60 年代中国的历史的文化想象的和细节回忆。比如,当时的幼儿园所呈现出的强烈的军事色彩。不但是方枪枪等儿童的父母都来自部队,而且他们的名字也有着强烈的军事印记。孩子们最喜欢玩的游戏,仍然是打仗、负伤之类的模仿军事活动的行为。而对于幼儿园的成人而言,他们对儿童的管理也是半军事化的,统一的军绿色的服装,统一而严格的作息、吃饭、上厕所的制度,其中,最能展现张元对那个时代的思考的莫过于幼儿园的奖励制度------

“小红花”。《看上去很美》的英文版标题正是“REDFLOWER”。“小红花”是对小朋友的奖 励,也是那个军事化、意识化社会的一种具有象征性的能指镜像。“红色”象征着革命,而 红色为代表的奖惩,不过是一种规范与惩罚的控制措施。当孩子们按照大人的标准吃饭穿衣 的时候,就会奖励,反之,则会受到惩罚。这里,张元也暗喻了一个时代对人精神控制。这 里的小红花规则唯一可以更改力量就是权力。只有当汪海的父亲 一个官员出现后的时候,

小红花的评比规则才发生了变化。连园长和老师们都要巴结领导,而改变这一评比,同时, 这种文化的记忆的颠覆,还表现在暗含于儿童化的视角背后的成人视角。特变是当方枪枪违反了规则,使用了暴力欺负小朋友的时候,惩罚便出现了。尤其是方枪枪一声国骂,既表现了那个时代规则潜在层面的粗鄙,也表明了儿童世界无意间对成人世界真相的一种戏仿。在这里,张元还巧妙地运用了“性意味”和“成长”的主题。当方枪枪和北燕懵懂而幼稚的游戏被老师命名为“不要脸”的时候,所有成人的规则侵入了儿童的世界。而这种对方枪枪的惩罚,最有力的并不是体罚,而是“孤立”,即让个体彻底地被排斥在群体之外,这也可以看做一个成人仪式的代价,方枪枪以“孤独”的命名实现对世界早熟而绝望的感受。这也是


整个一个时代,个体生命在群体命名下一种“集体无意识”。

 

同时,这部电影也展示了张元一贯的对电影形式和技术的追求。张元的电影,并不运用大量隐喻性的画面和长镜头、象征性的道具,考验观众的耐心和细心,而是擅长用华美丰饶而又含蓄隽永的画面和声音,吸引观众的心灵,通过不动声色的细节刻画,打造一个有意味的电影叙事。我认为,张元是中国会讲故事的导演之一。我们还看到,张元的镜头语言运用也越来越活跃,极少静止的长镜头,而大多运用变焦,大纵深、多角度拍摄,并和精致而紧张的近距离镜头结合,注重有张力的生活细节的表现。例如方枪枪在木马上旋转的镜头,张元非常精彩地使用了旋转镜头和特写镜头,表达了方枪枪的激动、迷惑等复杂心情。而在表现幼儿园中整齐划一的时代氛围。更为重要的是张元对背景音乐的运用。背景音乐中以小提琴和钢琴为主,在那舒缓而充满梦幻色彩,又不乏一丝哀伤的音符之中,方枪枪的童年幻想被很好的衬托出来。同时,背景音乐也随着剧情的改变而改变,当出现了幻想中李老师长尾巴的情节,整段音乐变得欢快而跳跃,而当方枪枪一个人孤独地被群体放逐的时候,音乐则变得更为伤感而又有悲剧感。

【更多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