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卡拉是条狗

2020-01-02 09:11:16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

卡拉是条狗

 

一、导演作者

 

《卡拉是条狗》是一部由导演自己编剧的公映影片。这对我们将它当作中国大陆剧作分析的标本有重要的意义。因为这在大陆是是一种比较少见的情况,即我们可以看见编剧的设置、构思、风格在电影中得到比较完全的体现。在这部影片中编剧和导演在更大意义上是作者。这里论述的不是特吕佛和巴赞倡导的作者导演,那是指在一个导演的一系列影片中能看见他自己一贯性的元素,能看见他用自己的风格或者小技巧或者习惯中呈现出导演的签名。例如吴宇森的教堂中飞鸽子和三方举枪对指、徐克那复杂的镜头的运动设计和极其花哨的剪辑。我这里说编剧导演是作者是指编剧的构思就是导演的构思,除了现存的电影政治经济机制对他的影响外——我在本文中将分析、推断这种机制对编剧形成的较大影响——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将本片的编剧作为一个可以实现自己的构思并对自己文本负责的作者。

 

编剧就是导演,这在分析公映影片的剧作时具有比较大的意义。对大陆电影创作队伍影响巨 大的电影学院导演系曾经十分提倡编导合一。但是近年来,决定于电影创作的审查体制和商 业运行的要求,大多数情况下,编剧是是看不见的。因为他们在电影创作中的工作不具备连 续性和统一性。因为在大陆并没有一个统领影片的构思、创作、生产、发行的制片人。编剧 将剧本交给导演以后就与创作过程告别了。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导演与制片人之间并无合同 规定,也无行规或者经济的约束。所以我们一般情况下很难分析一部影片的编剧,而只能从 完成作品中去分析剧作的作用。我自己的电影编剧创作也经常在电影中出现面目全非的情况。

 

这部影片由于是导演自编自导,可以看见一种具有作者意义的书写。我们可以将它看作是导演用摄影机完成的剧作。可以看见导演的完整构思。分析本片剧作,我们可以看出本片在风格上的走向:它有可能对商业制作的模式及影片风格有一些有意的偏离。再考虑导演的此前的创作走向,这种编剧导演合一带来的作者性也使这部作品同时也明显地有意识远离主导文化对电影叙事的一些实际要求,虽然我们在结尾处可以看见主导意识形态对生活的艺术呈现


所持有的光明、和谐等要求。

 

二、选材——与前人作品和现实的对话

 

本剧选择的题材比较独特,它的主人公是底层人,但在生活境况和政治经济地位上还不那么边缘。也许,主人公的名字与他的生活地位和境况有一语双关的关系。从对生活材料的的选择来看,本片的选材对于中国大陆电影而言有极大新颖性。《北京晚报》对本片首映的宣传就是以“关于宠物”的电影为标题。从它完成的戏剧最高任务来看,编导的选取的题材不是寻找、不是动物保护主义、更不是家庭关系,本剧的选材是写一个下层平民如何想从派出所把狗捞回来。从我前面分析作品与主旋律叙事的关系来考察,联系这里的创作实践就可以大致知道本片与主导文化的一整套叙事规范、价值取向有相当的距离。

 

从初中的语文课开始,我们的语文教师就会反复教育我们:选材要严。对于今天的导演,选材问题还是创作的首要、最重要、决定性的问题。有时,我们这里的“选材严格”更多地意味着选材要慎重、选材要保险、选材要在政治上考虑周全。

 

就选材和对题材的处理而言,我在本片中看到一种政治上正确的理念指导。艺术创作中的政治上正确大约是指:艺术中体现的观念没有与普世价值观和公认准则、道德契约相违背的内容,也不能用编造历史或者用违反普世价值观的理念去改写或者阐释历史。它有时更多地强调一些思想文化讨论中被相对共识所认可的新观念。如对民主和人权价值观的认可、对少数或者弱势性别、族裔、人群的平等对待,对不同宗教信仰的品德对待等。有时,政治上正确也表现为不认同对这些族群的过分“善待”或者“照顾”。在艺术领域,可以认为政治上正确是与现实主义创作倾向久远以来对下层群体的关注、表现相契合。

 

但是,在一定时间和地域,政治上正确这一能指可能被政治上保险所替换。在许多时候作者在选材时可能会更多地考虑政治上保险而忽视政治上正确。政治上保险更多地是考虑作品在电影的意识形态机器运作中要符合管理机构和主导意识形态对主题及其所呈现的形式趣味的要求。例如一部搞笑风格的喜剧在秉持教化性权威叙事的意识形态机器中就可能是政治上不保险的。周星驰影片在不同地区的创作、审查、发行情况也许可以作为分析这一现象的标本。

 

从创作这个过程来分析,我们在任何一部作品中都可以找到两个对话关系:与前人作品的关系,与现实生活的关系。

 

我这里不准备从宏观上去分析本片在创作方法上对中国电影中某些传统的延续或者改写。我只就我观察到的一些对本片有比较明显的影响的具体的作品做简单提及。

 

就《卡拉是条狗》而言,影片的重要性、真实性还来自它与现实关系的对话。它的感人与否、认同感的来源都是依据编导对现实境遇的感悟和体现。这一方面的评价相对于各人有一定的主观性,但我认为在一个自由议论的传媒体系中,影片与现实的关系是相对可知的。从我个人的对它的观影经验来看,从一般看到的报刊和网络评论的大致主流意见来考察,本片对现实关系的描写比较忠实。

 

本片可以作为中国电影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的样本来分析。现实主义做为观念和方法被政治化,


这个能指被改写、被掏空又被无限增加负荷,因为种种扭曲它已经耗尽合理性。今天的电影工作者已经学会在潜意识中忽视创作的许多现实主义创作精神的要求。

 

本片的认同感首先不是靠镜头语言来营造,它主要依靠剧作线索。在根本上,它来源于作品与现实境遇的对话关系。巴赞的现实渐进线理论不仅关乎表现方式的实在性,也关乎表现内容的真实性。“80 年代我们在阅读巴赞电影理论的时候将它削去了一半,将它的现实渐进线和真实论牢牢地限制在物质现实的层面,而对于巴赞论述中包含的社会历史判断和人性情感的真实作了很巧妙地回避。但这对于巴赞来说是强暴的、不公允的。巴赞十分重视影片在社会的和人道情感层面的真实。巴赞的‘现实的渐进线’概念是既包含了物质现实层面的纪实, 又包含了社会历史道德层面的真实在内的。”在谈到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时,巴赞说:“这场革命触及更多的是主题,而不是风格;是电影应当向人们叙述的内容,而不是向人们叙述的方式。‘新现实主义’首先不就是一种人道主义,其次才是一种导演的风格吗?”

 

《卡拉是条狗》是一部表现小人物的喜怒哀乐的平民电影,影片围绕工人老二“拯救”爱犬卡拉的故事展开,但该片并不是一部反映人与动物之间感情的电影,而是通过老二对卡拉的执着,表达了一种小人物在社会中的无奈与痛苦。

 【更多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