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十七岁的单车

2020-01-11 09:16:42

影向编导

 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

十七岁的单车

 

影片讲述了两个青春年纪男孩的自行车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过程,向我们诠释了执着。两个主人公通过自己的努力,拼命想要融入城市,却被城市无情的拒绝。这是一个有关于人与社会的故事,两个主人公在城市受到的冷漠待遇,使观众看到了城市市民对下层群众的轻视与冷漠。

 

本片侧重通过人物的心理与思想的变化来讲故事,用理性又客观的视角来审视故事。重在强调了两个主人公的遭遇。从而使观众看见蕴含在主人公身上的执着品质,也反映了敏感的社会问题。

 

影片发生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候的交通工具迅速发展,城市中的人们普遍都以自行车代步。因为各地区的发展不协调而产生城乡差距,农民和市民被区分开了,城市人对农村人的轻视,农村人的自卑,这样的带有阶级色彩的思想被深深地植入社会。农民进城打工更是形成了一股持续至今的风潮。本片主人公小贵的存在便合乎情理,一个孤身远到城市打工的单纯农民。片头几个年轻的农村孩子在招聘时木讷的表情、简单诚实的回答、对五六七八百的工资满意的笑脸是当时社会城市中单纯沉默的农民工的真实写照。小贵和小坚对自行车的渴望,自行车对两人的重要性才能被确定,又促成了人物执着性格的表现。公司员工、洗浴店人员、小坚及其同学对小贵的轻视思想的存在才合乎情理,小贵与小坚悲剧的结局,才能反映出社会的冷漠。

 

导演用自行车这个道具将两个男孩的故事串联了起来,自行车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有不同但都非常重要的意义。两人由最初的欺负与被欺负关系到后来渐渐理解对方并接受对方。交换自行车又不信任的检查完好与否到不检查再到开口交谈,再到后来一起逃脱追打。小贵与小坚


是同一类人——处于城市最下层的贫民,但是他们面对自行车被抢所表现出来的反应却是不一样的,其人物所反应的主题也是不一样的。

 

小贵是来自农村的孩子,他勤劳朴实,愿意通过自己的劳动换来城市的肯定。不到一个月就快挣得一辆自己的自行车。自行车是小贵在城市里唯一的谋生工具,自行车已是小贵生命的一部分。小贵唯一的反抗是对自行车的坚持。执着找自行车,执着要回自行车,尽管被人毒打了三次,他要保护自行车,趴在地上死死的抱住自行车,最后为了保护自行车他第一次回击打人。小贵对生活是憧憬的,对生活是执着的。但仍然摆脱不了悲剧的命运。别人莫名其妙的给他洗澡、还差点毒打他,快递公司里员工和经理轻视执着找车的他,小坚及其同学抢他的自行车还多次毒打他,给小贵不坚强的内心造成打击,改变了小贵对城市的认识,对生活的憧憬。小贵在空荡冰冷的建筑楼里发出的哭喊是撕心裂肺的。片尾小贵一个人扛着已经坏了的自行车,独自走在马路人行道。导演用慢镜头延长放大了小贵的悲伤,马路上停留的大量车和人是看客,与小贵的运动形成对比。使观众强烈的感受到了小贵的悲伤,看到这个城市的冷漠,对外来人的隔离。他的软弱是必然,在每个城市人人都冷言,没有生存技能, 没有亲人,没有情感寄托的城市里。他是没有力量与这些抗争的,软弱是人物的性格特色, 也是时代的结果。

 

小坚渴望亲情与爱情,但消极的面对,懦弱不去主动争取。小坚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父亲屡次对他爽约,偏袒非亲的妹妹,在亲情上,小坚是缺失的。自行车象征小坚的爱情。拥有自行车,他才觉得自己配得起喜欢的女孩,敢和女孩交谈、送女孩上学。只有在描绘小坚的这一段美好爱情的心理时,导演在镜头里安排了绿树、太阳的出现,还将画面变亮,像是阳光照耀,色彩变得饱满,还有纯粹、舒服而快乐的音乐。明显的变化使观众感到了爱情給小坚带来的快乐,也使得后来闹矛盾后,小坚出现的画面恢复灰冷的调子,对比出失去爱情的小坚更加绝望。小坚的爱情却是建立在物质信心上,注定了小坚贫穷的会失去爱情。没有了自行车,他竟然会无措的对女孩发脾气、冷落女孩。抢回自行车也是在同学的怂恿和帮助下成功的。对有钱的情敌的恭顺。其实小坚本质上是一个懦弱、不积极的人。在冲动打人后将自行车环给小贵,意味着对爱情的彻底绝望。小坚和小贵的人生态度是一组对比,一个执着、坚强守护生命,另一个懦弱胆怯的做人。尽管社会身份相同,但小坚的家庭在城市,小贵的家庭在农村,或许是两个人物性格和态度的不同的重要因素。导演对两个人物家庭背景的设置也体现出了城市的冷漠、冰冷。

 

快递公司员工,洗浴管里的人,小坚的同学,小坚喜欢的女孩,小坚的情敌,代表了城市人。小贵的朋友,保姆,小坚的家人,代表社会下层贫穷人。这两类人也构成了鲜明的对比。前者对两位主角的态度或冷漠或轻蔑或轻视,从正面反映,后者或顺从或报复的人生态度从反面衬托,城市对社会底层贫穷人的排斥。

 

执着的人生态度,冷漠无情的社会环境,便在充满矛盾与反差的人物设计上清晰反映。

 

导演在本片中很少用到小景别来表现人物,多采用了全景或者远景来叙事。大全景讲述妹妹与小坚的对话、小坚对女孩的道歉失败、小贵在马路上寻找自行车。这样的运用景别,使得观众被放到了一个客观理性的角度来看待、思考人物所经历的事情。小鬼躬身茫然的站在画面中间,两侧以及后景全是黑暗的门面。俯拍小贵穿梭在来往的自行车海中。都用远景将人物的活动呈现在大环境中,并且是有许多行人的环境,以及多次出现的环境人物镜头、仰拍高大空洞的建筑物的镜头。将主人公与社会环境联系起来,并强调、暗示社会环境对主人公


命运的影响。

 

音乐表现人物情绪和暗示处境。由于影片为了达到客观理性的叙事效果,片中的声音多为于情节相和的人声和音效。音乐的出现便具有了特殊的意义。略微欢快但有些别扭的音乐,小贵拥有自行车而高兴快速行驶在马路上的镜头出现了四次,每次都有且只有这个音乐,外现了小贵高兴的心情,同时又暗示小贵不会美好的命运。小贵在街头寻找车子使画面是缓慢忧伤的音乐,外现了小贵的伤心情绪。小贵丢失自行车的地方。丢之前响亮的打鼓声刺耳,暗示了不好的遭遇。丢之后,响亮的欢快鼓声和锣声淹没了沉默焦急寻找自行车的小贵。欢乐与悲伤的对比,体现了小贵与城市人的隔离,不能融入城市的生活。电玩厂里面嘈噪的游戏声,既符合真实环境,也表现了此时小坚浮躁的心情与性格。小坚和小贵互相交接自行车是画面配有上面提到的旋律和另一支忧伤的旋律。反映了两个的关系慢慢变好,也对两人的命后面遭遇的暗示。周迅扮演的女人的红衣服、红高跟鞋,其欲望的外现,也是小贵的憧憬和追求。高跟鞋走路的音效也外在了人物情绪。影片中的音乐都是有着忧伤的,是对主人公遭遇的侧面反映,表现城市对底层贫困民众的剥离。

 

执着追求,老师勤劳的农村青年,积极的想融入城市,不得。城市的底层贫穷少年少年,融不进本属于他的家。两个男孩敲不开城市紧锁的大门。导致青年梦想破碎的东西:贫富的差距,人情的冰冷。希望不再存在于我们生活的现在。

【更多2020编导艺考热点影评请关注“编导艺考网”公众号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