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导艺考影评范文 《心理罪》——类型基础上的风格糅合

2020-05-13 16:02:45

影向编导

 《心理罪》——类型基础上的风格糅合

 
《心理罪》这部电影的出现背负着一定的压力。首先是原著作者雷米的同名小说,拥有庞大的阅读量;随后拍成的同名网络剧,也有一定的反响,吸引了相当数量的拥趸粉丝。所以, 选择这样一个在其他媒介形式上有着成功基础的作品进行电影改编,有着相当的挑战,又存在着一定的风险。影片的名字仍然叫《心理罪》,自然,作品最大的卖点,还是努力在心理分析、心理画像这个角度进行案情推理,这当然有赖于剧中主要角色方木这个人物的塑造。
 
方木作为一个孤儿,孤单的生存环境使他在成长的过程中间养成了极其敏锐的观察力,再加上后天养成的分析能力,使他成为一个在犯罪心理方面具有相当精确判断力的天才,电影新构置的人物前史设置使这个人物的成立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影片的开篇,即展示了这种天赋的魅力,当刑事警察和法医们群聚在犯罪现场,面对残破的尸体,正在找寻罪案踪迹的时候, 方木高声说,犯罪分子就在现场,随后他理据充沛、具有说服力的分析,让犯罪分子精神崩溃,现了原形。方木这个出场亮相具有一定的冲击力,不仅给他本人提供了一个参与案情的契机,更重要的是,也成功地显示了他的能力和特点,为整个影片的叙事风格奠定了基础—
—“烧脑”的推理分析混搭刺激的动作场面。
 
李渔讲作品开篇要立“凤头”,夏衍先生强调“第一本”,从营造一个有力的开端这个角度讲,
《心理罪》的创作者做了一定的努力。在随后展开的主叙事的剧情改编设计上,创作者抓住电影叙事时间有限、信息量大、爆发力强的特点,紧紧扣住吸血杀人案这条主线,制造悬疑, 不断地翻转叙事走向,增加作品的可看性和吸引力。
 
主案仍然由凶杀案开启,在老师的推荐下,方木作为实习警员,加入到侦破团队,他根据掌 握的蛛丝马迹,特别是被杀害的运动员身上所带有的罕见的阿尔法强造血因子这条重要线索, 从犯罪心理的角度,分析出犯罪分子的目标在于血液。顺着血液这条踪迹,探案者穷追不舍, 剧情就不断地翻转,在接近终极犯罪分子的过程中,掀开了三重障碍,发现马凯、追踪马凯、 抓捕马凯,查询到擅长搏击的小女孩父亲,最后到达真凶——变态医生,罪案主犯埋藏之深, 剧情做了精心的设计,欲盖弥彰,抽丝剥茧,峰回路转,最后真相大白。
 
创作者对于观众的观赏欲望做了有针对性的应对设计,也是努力希望能够满足观众的欣赏期待。作品的人物设计,作为犯罪方的嫌疑人,他们躲在暗处,而且为了案情的扑朔迷离,由阶段性的数个人物来承担,分散了叙事力量。所以主要人物就由来自于侦破方的两位来承担, 刑警队队长邰伟和作为实习生的心理分析专家方木,他们两个人物的关系,成为了在探案的情节线之外,另外一条贯穿始终的人物互动线。
 
两个男性的二人搭配格局,也是探案剧的标配,福尔摩斯和华生的人物搭配成为扬名世界的标准人设。探案剧需要探案者智慧力和动作力的双重支持,探案者不仅智慧要高过对手,同时体力也要能够击溃对手,当剧情中缺乏这样一个文武一统的标准人才的时候,就需要配置一文一武的人设来应对艰险的探案情景。
 
同时,探案者的内心活动如何展示出来,如何把一些关键的信息展现给观众,激发观众的参与,在与观众的互动中实现叙事效果的多样性,这也都是创作者需要思考的叙事技术问题。所以,在电视剧《神探狄仁杰》中间,有一个虚构人物叫元芳,由此也产生了一个社会流行名言:元芳,你怎么看?因为,狄仁杰需要一个和他说话的人,只有和元芳对话,才能把更多的有意向的信息带给观众,从而引导叙事走向,形成叙事效果。电视剧《大宋提刑官》, 宋慈的身边也虚构了一个名叫英姑的女子,通过他们的互动来带动信息流走向。
 
所以邰伟和方木的二人关系,亦在类型的规范之中,两个内向的人也需要通过交流把有效信息带给观众。但是在这个常规之中,创作者又引用了一些类似警匪片、黑帮片的亦敌亦友的人物关系元素来使这二人之间不断地有所冲突,并以这种矛盾冲突形成剧情推动力。它类似于《喋血双雄》中间,李修贤和周润发饰演的角色,相生相克,最终走向相知的一种人物关系设计。
 
《心理罪》开头,邰伟与方木已经结下了梁子,方木沉湎于自我的卖弄性表述,让现场失控, 让犯罪嫌疑人脱逃,在追逐的过程中,又导致了邰伟的战友“慢半拍”被犯罪分子刺成重伤, 最后不治身亡。这就形成了二人的一个冲突点,少不更事、恃才傲物、夸夸其谈的方木,如果不是刻意在众人面前卖弄自己,而将自己的所思所想,悄悄告诉办案刑警,就能够有效地采取措施,在现场就可能控制住犯罪分子。而他一鸣惊人的显摆,导致了不测后果,这是方木的过错。而由于“慢半拍”的死亡,又加重了邰伟的内心纠结,他曾由于幼年时期父亲的死亡而陷于自责,“慢半拍”的事,更加重了他的内疚,他在谴责自己的同时,也会愤恨导致这个结果的所有人和事,包括方木。所以当他再次遇到方木,怨恨顿升,而方木还不知祸从何起,还在卖弄自己的观察力,说邰伟是左撇子转右手。所以,两人的关系,就在这种文斗武斗中间不断演进。邰伟虽是一个常常直面死亡的警察,但内心珍视生命,他对看到的死亡放不下,对父亲的死亡,“慢半拍”的死亡,都纠结于心,就是对于犯罪嫌疑人的生命,他也一样的珍视,拉着要坠楼的马凯的手,虽然吃力但不愿放开。
 
马凯拿刀子切割邰伟紧绷的手臂,并吸食从他手臂中流淌出来的鲜血,但他依然努力地试图拯救他,绝不放弃,还在大叫着试图说服马凯:“我们能医好你的病。”所以,他评价方木, 说他虽然智商高,但是,他只适合做研究,不适合做警员,因为他对生命,少了那么点敬畏。对于生命缺少敬畏,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让方木认知到这一缺憾的真正意义。所以当方木的女朋友陈希被吸血族罪犯杀死在水箱中时,泛红的血水映着他的眼,他明白他永远地失去了他心爱的人,切肤之痛让他知道了生命意味着什么,他的人生感悟实现了升华,但是这个所得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推理侦探片作为类型,常规设置的叙事高潮在于最后的重场戏,众人环聚之下,大侦探娓娓道来,扑朔迷离的案情终于真相大白,处心积虑、欲盖弥彰的真凶,最终被锁定,此时显示着叙事的智慧,也体现着节奏的快感。
 
这样的场景,我们在“尼罗河”的游艇上、在“东方快车”上,都曾看到。但是这样的常规设置也带来一些问题,由于把谜底藏得太深,聚力于结尾大揭秘,会导致前边大部分的戏份,可能会比较沉闷、迟缓,这对于当代观众来说,可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所以《心理罪》在样式上面也吸收了一些动作电影的特征,增加了一些打斗场面,加快影片的节奏,期望提升观众的兴趣。影片重点营造了四个重要的动作场面,各有特色。第一个动作场面是追捕医院护工,动用了一些跑酷的元素,尤其是邰伟在两个高楼之间长距离凌空跳越,在影院中引起惊呼,随后在都市中穿梭,在游乐场中追逐,最后在沙滩与海浪之间,将嫌疑人制服。
 
第二个大的场面,渔船坟场,邰伟与黑衣人在舱底搏击,随后在泥浆中大战,两个裹满泥浆的人在黑暗的光影下拳脚撞击,造型感十足。第三个大场面,是暴雨夜,抓捕马凯,紧张的气氛,加上暴雨如注,动感摄人。第四个动作场面就是大结局的荒岛隧洞大决战,心理变态医生的吸血恶魔式造型,再加上实验室的陈设,让这场打斗添加了一种西式吸血鬼惊悚片的意味,体现了作品的多样风格追求。面对观众日益提高的视听艺术欣赏需求,电影创作是坚守纯粹的类型片套路,拍摄纯正的类型片,还是在依托基本类型的基础上引入多种能吸引观众的元素进行融合,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心理罪》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和实践,它也会为电影工业的后续发展带来一定的经验和启发。影评fanli 拷贝QQ.jpg
如何写高分影评 拷贝问问.jpg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