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编导类艺考院校大面积取消校考,是机遇还是挑战?

2021-03-26 14:42:25

影向编导

 

 

临近年终,准备参加艺考的学生和家长,都在关注着国家、省级、大学的招考政策变化。媒体似乎找准了受众的心理需求,各节点都在谈艺考政策,动不动就声称“XX年艺考将是史上最难”。相信,很多家长去互联网上一看便知,近十年来的艺考都被他们称之为“史上最难”。“没话找话说”是无知网络媒体、无知写手经常耍闹的把戏。实际上对于艺考、艺考专业、专业招生,不能仅仅从政策表面谈论,需要探究实质规律,给关心这一话题的学生和家长更多有价值的参考,而不是仅仅靠“之最”口号哗众取宠,骗取微薄的点击量。

编导类艺考院校大面积取消校考,并不是2020艺考新政策,教育部从2018年年底就已经开始预告,只不过2020年是执行的关键节点2018年年底,教育部发布的《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基本要求》(以下称《要求》),给 2019年以后的高校艺术类专业招生提出一系列改革要求,其中就包含限制校考规模,强化省级统考地位的规定。除此之外,还有本文要谈到的艺考生文化课录取分数线的提升问题。

教育部关于艺考的《要求》中明确指出,除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为首的国内30所独立设置的本科艺术专业院校(含部分艺术类本科专业参照执行的极少数高校,如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外,涉及到广播影视、传媒、编导等相关类专业的招生院校,2020年起使用各省级统考成绩,不再单独组织专业考试(俗称校考)。对于新生派招生此类专业的大学,更是有硬性规定,艺术类专业开办不足四年的高校,只要省统考涉及的专业,一律不得组织校考,招录直接使用省级统考成绩。

大面积取消艺术专业校考,尤其大规模取消涉及编导类专业院校的校考,实际上是近二十年来国家艺术高等教育试错的产物。早在上个世纪90年来,伴随着大学扩招的强劲形势,各大综合类大学及师范类院校开始增设影视艺术类专业。引领这一局面的是两所国内文科类重点大学(一般称之为211985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前者就是要求中参照艺术专业大学招生的校考院校,后者从2014年就开始积极提前响应《要求》政策,按照省级统考招生。之后的十余年,省级各地综合类大学及师范类院校开始效仿他们开办影视类专业,当然更多的是借政策“改头换面”的地级市大学被“艺考红利”吸引而来。实践证明,很多院校不具备开展专业教育的硬件与软件条件,很多课程设置都与未来职业需要相去甚远,究其本质,绝大多数院校开展的不是“专业教育”,而是影视传媒类的“通识教育”,与专业大学真正的专业教育有着本质的区别。

比如,2012年北京大学的影视编导特长生招生的取消,足以说明,影视类专业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不同,与开办这一类专业的大学知名度无关。

华东师范大学2014广电编招生说明

2018年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数据统计,全国开办影视类专业的大学高达500余所,而今天按照《要求》校考招生规定的影视传媒、编导类大学仅存不足20所。因此,本文称“2020大面积取消编导类院校校考”不是博得眼球的“言过其实”之语,而是需要我们积极应对的客观事实。

那么,2020年编导类艺考院校大面积取消校考,是机遇还是挑战?

回答这个问题,不能仅仅关注政策表面信息,需要弄清楚国家出台的“大面积取消校考”这一政策背后的实质是什么。

最初,大学开办包含影视传媒及编导在内的艺术类专业的初衷是好的,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几个艺术专业大学提供有益补充,满足社会对于艺术类人才的需求。但是,经过若干年的无序发展,让艺考成了市场和某些高校敛财的工具。

      最被诟病的就是“灰色产业链”产生,诸如家长想方设法寻找社会关系,培训班老师、招生中介牵线搭桥收“黑钱”,“面试考官”收“通关费”,并通过考前办辅导班的形式泄题、考后追加招生计划名额等方法索贿“吸金”等等,此类社会问题频频见诸于报端。

     以至于,很多人一谈到艺考就想到“招生黑幕”,好像艺考,尤其是专业知名大学的艺考招生都是在不正当竞争中进行的。本来为国家挑选艺术人才严肃的“艺考”,为什么在社会上形成 “不公平” 这一负面观念呢?其根本原因就是,招生权利的下放太过彻底,招生选拔录取的权利都集中在艺术专业院系的某一部分人手里,更大问题还在于绝大多数开办艺术专业的地方类大学并不具备办学条件与资质,负责招考录取的很多老师并不像少数专业知名大学那样严格按照专业规律筛选人才。

     无视艺术教育规律,无视人才选拔原则的这一部分人拥有了招生权利之后,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权利”变现。于是,在如火如荼的艺考中,伴随而来的就是大量“不公平”招生现象的产生。“我国是一个教育大国,政策的公平应当是第一位的,首先需要保证考试制度的公平。”这是教育部及时出台《要求》在制度宏观层面上的需要。

     基于公平招生的原则,大面积取消(不按照专业教育规律招生)编导类校考,是比较大的进步,进而给真正喜欢编导类专业考生铺就一条更加公平的艺考之路。这是艺考新政策带给适合编导艺考考生的新机遇。优秀的编导考生不用再担心招考黑幕,不用再担心不公平的录取,不用再担心进入大学后的学习氛围变差的问题。大面积取消编导类校考,不仅仅是当下招录公平问题,更是让极少数专业知名大学的校考变得更加纯粹:省级统考帮助专业大学初级筛选,降低校考的压力,让专业考官有精力更深入考察专业考生,更有利于对优秀人才的选择,使得作为艺术人才的重要选拔形式---艺考,真正回归到专业化道路上来。

     如果说,取消不专业的“编导类”校考,使艺考变得更公平,让艺考变得更专业,对真正喜欢艺术专业、具有专业学习条件的考生来说是机遇的话,那么对于未来“投机取巧”的艺考生是个很大的挑战因为省统考过后又退回到文化课录取的道路上,而且今天的校考院校都是专业性较强的,对于考生专业条件要求较高。如果你不喜欢专业,文化课基础较差,未来选择编导类艺考将面临诸多障碍。

     艺考,一直被冠以“低分考生”绝境逢生之法宝。每年的艺考之所以成为媒体热点话题,就在于报考现场的“人山人海”的热闹景象。这一景象被拍成画面,视觉上是更利于传播的。那么是什么让更多的人来到“本应该十分冷清”的艺考现场的呢?原因尽管很复杂,但是并不难懂,一个就是当下“娱乐致死效应”始终在误导着“心智未熟透”的高中生们,让他们错误地认为艺考就是进入“娱乐界”当明星的绝佳选择。另一个就是每年艺考把全国各地中学几乎所有的文化课欠佳的同学都号召起来了,在这些文化课较差同学的眼里,艺考似乎成了 “大学梦”“本科梦”“考学捷径”的代名词。

      艺考是不是能实现“明星梦”我们先暂且搁置,但在过去十余年,的确让很多高考成绩较差的同学实现了“大学梦”,甚至“知名大学梦”,先不说这些考入大学的考生适不适合学专业,单凭“低分可以学艺术”的“示坏”效应就足以吸引数十万的高中生进入到艺考道路上来。高中生因为文化课成绩不好,或者不喜欢文化课而选择艺考,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社会层面上将“艺考”定义为升学的捷径,也有“对文化课要求相对不高”这一公认观点的现实考量。可以说,成绩差的高中生成就了火爆的“艺考”,同时也支撑着“艺考市场经济”。

在教育部发布的《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基本要求》中,明确指出要提高艺考的文化课录取线,并且未来按照省统考招生的本科院校的录取线都在一本线。即使校考的专业大学,某些专业文化课最低录取线也在一本的70%,很多大学重点专业的文化课要求无限逼近一本线。

北京电影学院录取政策

中央戏剧学院录取政策

中国传媒大学录取政策

上海戏剧学院录取政策

浙江传媒学院录取政策

      依据院校官网公布的2019年招生简章显示,中央戏剧学院戏剧影视导演(戏剧导演方向)、演出制作方向等共计8个招考方向的录取分数线较以往有所提升;北京电影学院从2015年开始逐步提高文化课录取要求,2019年导演系、文学系分别提高到本省一本线的70%85%,电影学专业的制片和电影评论两个方向都提至90%;中国传媒大学2019年改革更是把初试环节设定为文化素养基础测试,分为语数外和文史哲两种类别,考生可自主选择其中一类参加,2020年将有可能只考察学生的文史哲综合知识积累,这实际上就是更高要求的文化素养考察,这与中传大部分专业的传媒教育属性不无关系

      如果说北电、中戏、中传是编导类知名专业大学,提升文化素养还可以理解,但事实上,作为编导类中等层次的浙江传媒学院,在文化素质考试改革上早于中传。浙传的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及专业方向文化折算分2018年最低要求为75分,2019年最低要求提高到了80分。这说明,考生至少要达到所在省普通类本科一批录取控制分数80%,才有资格参与广播电视编导类专业的排名。北京影向编导教育机构的吴峯老师告诉笔者,2018年浙传广播电视编导专业高考实际录取分数已达到普通类本科一批录取控制分数的93%。多年从事编导艺考教育的吴峯老师指出,作为中等层次的专业院校,浙传这一录控线在往年是不曾有过的。这也充分说明,重点知名专业大学的文化要求会变得愈来愈高。

传媒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招生重点院系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的党委书记曾祥敏谈这样解释文化与艺术的关系:“艺术类人才需要天赋,但更需要扎实的文化素养基础作为支撑,否则犹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国家一再强调提升对艺术类考生文化素质的要求,这是尊重了艺术类人才培养的规律,而且更体现出本土的文化底蕴和内涵,唯有如此才能培养出真正优秀、有创造力、有影响力的艺术人才。”

大面积取消编导类校考意味着,无论是按照省级统考招生的大学,还是专业性较强的校考院校,都将提高对考生文化课高考成绩的录取要求。留存下来的少数校考大学,在专业要求上将会变得越来越高,尤其是按照专业成绩排名录取的导演、摄影制作等专业,文化课录取的较低标准换来的将是对专业成绩的高要求。”专注于编导名校考前培训的北京影向编导艺考教育的资深导师吴峯这样对笔者表示。

  “文化课录取线显著提升”、“少数专业类知名大学专业测试标准提高”已成为未来编导类艺考生不得不正视的两大挑战。对此,北京影向编导教育吴峯老师的判断是,随着艺考改革的不断深入,未来艺术省级统考将会越来越重要,校考只剩下极少数的专业级别较高的大学继续采用,文化课分数也会无限地提升至一本线。这也表明国家日益重视艺术专业考生的人文综合素质,从长远来看,这样的选拔和培养模式不仅更具有公平性,也更科学。

开办影视类相关专业的普通类大学,最初定位就是“通识教育”,不是“专业教育”。今天“大面积取消编导类校考”,让这些秉承“通识教育”理念的普通类大学回归正途,对社会、对学生、对艺术教育都是十分有利的事情。编导类的省统考时代的到来,也说明“专业教育”与“通识教育”是不兼容的,普通类大学开办艺考专业的主要任务就是素养普及式教育,专业类大学就是培养未来艺术精英人才的重要阵地。

综上,笔者想对未来的编导艺考生说一点仅供参考的想法。如果你对影视传媒或编导类相关专业没有感觉,但是还不算讨厌,可以通过省统考报考普通类大学。由于统考内容与真正的专业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只要考生的高中文化课综合素养不是很差,统考过关基本上没有任何障碍。如果你十分喜欢编导专业,并且自认为拥有学好专业的条件,那就准备好拥抱这个“编导专业校考大学”稀缺的时代吧

因为,2020大面积取消编导类校考开启的未来,对于适合学习编导专业的考生来讲,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影向编导 直通名校

扫码关注我们

010-86201402
预约考察报名
联系我们
010-86201402